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长姐种田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章 你们太吵了

重生长姐种田忙 小刀郡主 3131 2020.09.15 08:00

  “应该是我想多了。”顾明远朝许小优摆了摆手,将脑子里一些纷乱的念头掐掉了。又问道:“对了,她们的情况怎样了?”

  “估计还得擦几天的药才行,被蜂子蛰了,很是痛苦,特别是那个痛,一般人真是受不了。”许小优一回想到,王氏和张婆子那个鬼哭狼嚎的样子,是真的不想再去第二次了。关键她们都是唐如意的亲人,他这个未来女婿不去给她们看病,又说不过去。

  没想到顾明远听了他的话之后,不但没安慰他这个难兄弟,还显得很开心的样子,笑着说:“哈,这还真是恶人有恶报,以后啊,咱都得积德向善,少做缺德事。”

  自己的这个好友脑子缺根筋,说话有时候也是天上一句,地下又冒一句,许小优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他和张婆子和王大婶远日无仇,近日无怨的,为何这么说。他不由好奇道:““明远,此话怎么说?你是不是对她们有意见啊,是不是今日她们怠慢了你的关系?”

  “不是,我那里会在乎那些。至于怠慢不怠慢我的事情,要不是为了陪你,我才懒得去。关键是她们一直欺负阿绾她们一家啊。现在这两恶婆娘在家好好的被蜂子蛰了,不是恶有恶报又是什么,说明就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阿绾家的事情?”许小优问向顾明远,连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这人一向不大爱管别人家的闲事。今日他刚和阿绾认识,这关心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我是听村上的人说的啊。”顾明远搪塞了住,又转去问他。“你去了唐家村那么多次,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顾明远一脸鄙夷神情的看着许小优。好像他做了啥大奸大恶的事情一般。

  许小优这人也没有辩解,倒是说了句实话。“这事儿我还真的不大清楚,我说今日怎么没有看到阿绾一家,到前面去吃饭呢。我也好久没有和她们来往了,哪里知道她们过的那么艰难。”

  “哼,还说你和阿绾是朋友呢,她的事情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真是不够意思。”不知为何,顾明远突然就觉得唐绾绾好可怜的样子。爹不在了,婶娘和奶奶却一直欺负她们。想着她家一贫如洗的样子,顾明远决定等空了,给她家送点东西过去,再怎么说,也相识一场。

  这样一想,他决定不论这蜂子哲人事件是否和唐绾绾有关,他都不准备过问了。反正倒霉的是那对恶婆媳,想必她知道后一定很开心。

  许小优见顾明远面色在那变来变去,一会喜,一会忧的,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忍不住叹口气道:“明远,你也知道唐家村的人嘴有多毒,我一个外男一直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又不看病,不得被人戳脊梁骨说闲话吗?”

  “她不是有个生病的哥哥吗?你可以拿这个做借口。”

  许小优没想到这件事情他也知道,想到唐威的遭遇,他不由说道:“连我爹都没有办法治,我有什么办法。更何况......”

  想到后面的话,怕顾明远不高兴便是没说出去。

  “何况什么,干嘛欲言又止。”

  “没事。走吧,时候不早了,夫子要是知道咱们去晚了,又得受罚。”

  “那个老夫人整日上课像念经一样,谁受得了。要是来个美女夫子,我一定天天去上课。”

  “你呀。”许小优笑他美色当前,色胆包天。再说了,这世上哪有女人做夫子的,真是想多了。

  两人一边讲话,一边走着,在讲堂外面突然看到一个依稀有些熟悉的面孔。

  只见一名年轻的公子正和院长面对面的在说话,此人背对着他们,看不到脸。但看其身形玉立挺拔,身材匀称,必定是长相不凡。

  这会院长脸上的表情也笑咪咪的,跟吃了笑米饭一样。顾明远和许小优不由对看一眼,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假院长。平日里院长可威严了,凶得很,从未见他笑过,不知今日他为何笑得这么反常。

  顾明远看了会,嘴里不由喃喃道:“怪了,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和咱们院长认识呢,该不会是走后门的吧。”

  见顾明远嘴里嘀嘀咕咕的,许小优也仔细看了看,他这一看不要紧,一下子就认出了他就是昨日他们在路上碰到的那个骑马少年。

  “他不就是昨日去找阿绾的那个人吗,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

  “走,先进去吧,等会打听下就知道了。”顾明远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嗯!”

  顾明远和许小优进了学堂,学堂里乱糟糟的,多数是在说话,还有人在吃东西,最显眼的几个叠罗汉似的看着窗外,正在看院长和陆昱谨说话。

  顾明远上前二话不说,一脚将几人踢倒了。“看什么看啊,夫子马上来了。”

  那几人正看得起劲,一下子被踢蒙了,看到是他,有两人不敢说话,默默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老实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但另外两人却是不干了。看到时顾明远,更是火上浇油。“顾明远你他妈的敢踢爷爷我,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只见此人长得人高马大的,嗓门也大,他旁边那人,也叫着:“顾明远你也太横了吧,我们看得好好的关你什么事,上来就是一脚,你当你谁啊。”

  “干嘛,想打架啊,小爷我今天奉陪到底。”顾明远也不示弱,不知为何,心里窝着火。说完还拉着许小优。

  许小优顿时上前打圆场。“三位都消消火,又没有什么大事情,我帮明远向你们赔罪了。”

  “小优,你要是这么干,就不是我兄弟。”顾明远一把将许小优拉到他身后去了。

  高个子张衡也不买账,顿时朝他们说道:“许小优,是顾明远做错的事情,凭啥你道歉,要道歉也是他道歉,还得让他给我跪着道歉。”

  这下子顾明远一下子就火了,对着张衡挑衅道:“小子,有种的跟我单干,谁要是皱一下眉头,以后我跟你混。”

  “好啊,打就打,谁怕谁?”张衡也棱着眉毛,恩狠狠的瞪了顾明远一眼。

  “走,咱们到外面去找个地。”

  “明远,张衡你们两个都冷静点,又没有什么事情,干嘛打架。要是被院长知道了,可是要将你们送回去的。”许小优眼见顾明远又要闯祸,只能在一旁劝着。

  “小优,是我兄弟的,就顶我。”

  “哼,老子今日要是怕了你,就是你娘养的。”

  “你敢提我娘,等会我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

  “那就干。”没想到张衡说打就打,二话不说,论起拳头上前来。顾明远一个不提防,眼睛被打中了。痛的眼泪汪汪的,顿时嘴里“嗷”的一声,反身朝张衡打了过去。

  两人顿时扭在了一起,桌子被他们推倒了一大排,其他人都吓的往里面躲,有的躲不及的还被桌子砸到了。

  打了一会儿,张衡一把将顾明远压在了下面,顾明远几次想起身都被他的拳头呀了下去。张衡比顾明远高出大半个头,两人对打时,他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会只见他一把抓住了顾明远的头发,眼见要将他的头朝旁边的桌角撞过去。许小优见状,顿时不顾一切的,一把抱住张衡的腰。嘴里大声叫道:“明远,我求你不要打了。你打不过他的。”

  张衡嘴里冷笑道:“顾明远今儿个你算是撞到小爷手里了,我不打的你叫爷爷,我跟你姓。”说完,直接一拳对着许小优的脸上打了过去,将他打的脸一偏,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反手又朝这顾明远的太阳穴位置打了过去。

  张衡这厮下手太狠了,简直不顾人家的死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学堂里的人看到这个画面,已经吓傻了,有的人更是闭上眼睛已经不敢看了。班长这会才想起要去报告夫子,走路时腿都在打着颤。

  就在大家以为马上就要酿造惨剧的时候,只见一少年,不动声息的来到张衡面前,一把将他的胳膊拧住了。张衡当即手变成了麻花,脸上的神情有些难看。“都是同学何必下如此重手。”只听他的声音犹如金石碰撞,人也长得俊美异常,加上气场强大,其他人都看傻了。

  张衡没想到这个学堂除了顾明远竟然还有人敢和自己作对,来的还是一个小白脸,顿时兀自镇定道:“呦,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抱院长大腿的小白脸,别管老子的事,不然我让你滚到你娘怀里去。”说完他哈哈大笑,态度极其嚣张。

  有人笑了,也有人憋着气,看这英俊少年如何处理。

  顾明远也有些愣了,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会来帮自己。忙道:“兄弟,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我自己能搞定。”顾明远说完,兀自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心道,我怎么跟他称兄道弟了,不是看他不顺眼吗。

  却不想,陆昱谨淡淡说了句:“你们占了我的课桌,还有太吵了。”说完,只见他手轻轻一动,脚往前一抄,只这一招,也没见他怎么出力,张衡那一丈八几的大个子,自己往后跌了个四仰八叉,半天动弹不得。

  其他人先是一愣,随后疯狂鼓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