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长姐种田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章 欺人太甚

重生长姐种田忙 小刀郡主 3169 2020.09.01 21:50

  就在唐绾绾开心的时候,却不知道陈娘子正在受着别人的刁难。原来陈娘子早上准备完早饭,看孩子们都没起来,就去找王家媳妇,将她订做的新鞋给她。

  陈娘子绣活很好,做事情又细心,因此她的鞋子在唐家村很抢手。原本是七日内交货的,为了早点拿到那十文钱,陈娘子熬了两晚上,总算将鞋子给做好了。

  一双鞋可以换来的十文钱,这一天的饭钱就有了着落。却不想,也不知道今日是什么原因,原本说得好好的,给了鞋子就给钱的。这王家媳妇却是百般推托,先是说说陈娘子做的鞋样子过时了,后面又说做工不好,然后又说十文银子太贵了,要不起,便是不要了。

  可怜陈娘子说了半天,王家媳妇还是不肯要。就在陈娘子要离开时,王家媳妇说要是五文她就要了。五文钱,一双手工绣鞋,熬了两个通宵,纳鞋底的时候,手指都被磨出了水泡,也亏得王家媳妇开得了这个口。

  饶是陈娘子好脾气被人欺负成这样,也是面色一冷。收起了鞋子,临走时说道:“王小娘子,我不知道你这些话从哪里听来的,或是听了人家的风言风语。我的鞋子十文一双,少一文都不卖。”

  “呵呵,陈娘子你就不要硬撑了吧,也就我敢出这五文钱,不信你四处问问,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出钱买你的鞋。”王家媳妇看着陈娘子离开的背影,幸灾乐祸道。

  陈娘子当然不信王小娘子的话,她还不信这个邪了,于是她一家家的问了过去。

  然而她是越问越心凉,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她几乎将大半个村子都逛遍了,一家一户的去敲门问,有几家她去敲门问的时候,被被人好一顿数落,硬是给轰了出来。

  看到人家像赶苍蝇一般的赶着自己出来,陈娘子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手艺是不是退步了。将自己新做出来的鞋子拿出来看了又看。做工绝对没有问题,她这次甚至还用了平针和圆宝针法,将那鞋面上的花样绣得是栩栩如生的。还是说,又出了什么新鞋样是她不知道的。

  又问了了两家,人家连门都不让她进。

  陈娘子性子也有些倔,她最后咬了咬牙,硬是敲开了其中一家的门,好声好气的问道:“六婶我想问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大家都不肯买我的鞋。平日里,你们不是都夸我鞋做的好吗?”

  “六婶,你开开门啊?”

  “六婶,我知道你平日里待我最好了,你能把门打开跟我说两句话吗?”

  ......

  “六......”

  “好啦,别再敲了,你想让隔壁邻居都听到啊。”

  六婶子乃是中等身材,面相看着倒是个心善的,眼袋略微有些重.身上穿着崭新的一件秋衫,衣服袖子看着长了些,显得有些不大合身。见陈娘子敲门敲到现在也怪可怜的,想了想还是将门打开了。心道,那张婆子再怎么跋扈,也不敢欺负到她头上来吧,她可是有两个儿子。

  和陈娘子打了个照面,她便是好心劝道:“玉珍啊,你就自认倒霉吧。谁让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要我说你们娘几个,日子过得这般艰难,不如投靠你娘家算了。”

  娘家?像她们落魄到这个地步,谁肯接纳她们。

  再说他们人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陈娘子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也没接六婶子的话茬,只是问出自己心里的疑问,只听她悠悠叹了口气道:“婶子,你说的倒是容易。都说这嫁出去的女儿,乃是泼出去的水,哪有倒出去的水,再接回的道理。

  “只是我自认为平日里行事,小心谨慎,且都与人为善,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今日大家为何这般针对我?”

  “你话说的是没错,可是人善被人欺,以后你可得长个心眼。”

  “六婶我不懂,要不你给我说说。”陈娘子说话时,看到六婶子老是不经意的去拉自己的衣摆。她连忙拉着她的胳膊道:“六婶你这身衣服真好看,做工也不错。”

  六婶一听可得意了,连忙跟陈娘子显摆道。“这衣服可是我大媳妇在我生辰时给我买的,这可是苏绣呢,上等货,一般人家买不到的。”

  “你没见过这样的上等货吧,你做一年也赚不到。”陈娘子视线轻轻的从六婶的衣服花纹上飄了过去。

  苏绣么?最多只能算是相像而已,这样的成色,只能算是合格。陈娘子装作从没见过的样子,对六婶道:“婶子福气好,穿着这身衣服也显得精神。不过我觉得婶子最近是不是轻减了些,衣角好像有点长,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帮你缝两针。”

  六婶还以为陈娘子想要做生意,不由一把扯过自己的袖子道:“这个,还是算了吧,我倒是觉得挺好的,一点都不长。”

  陈娘子似乎已经看出六婶的心思,不由一把拉着她的胳膊道:““看六婶说的,就这点小事情,我就一剪刀下去,将这边角缝上一圈,就齐活了。”

  “那你会滚边吗?就是那种衣服边能翻出来的那种?我看城里的太太们,衣服都是那个样子的,怪好看的。”

  “你给我剪刀,针线,一会儿就好。”

  “那行,你可是说了,不跟我要钱哈。”

  ......

  一会后,陈娘子跌跌撞撞的走出唐六婶的家,抱着怀里的鞋子,失魂落魄般的往家里走去。她的眼神是直的,眼里空洞无神,走路时身体都在颤抖着,似乎在强行克制着什么。

  这会她木然的走着,心里依旧响起六婶子说的话。“玉珍啊,别嫌婶子多嘴,你那大嫂和婆婆可是和村上的人都打过招呼了。说以后若是谁敢买你家的鞋和你们来往,就要他好看。”

  这不可能,一定不是真的。她一路冲了出来,几乎是没有做片刻停留。

  陈娘子不相信这是她婆婆和大嫂说的话。从她认识相公,嫁到唐家,相公一直在自己耳边说的,要孝敬,要听从的长辈的话,不能忤逆她们的意思。

  可是如今,她们为何要这样对待她们一家呢,她们已经让步了,相公的抚恤金几乎都给了她们,分家也没有要她们拿出一分钱,为何还要将人逼迫到此。

  她想不明白,脑子里在嗡嗡的打着转。

  ......

  唐绾绾正在家里等娘等的焦急,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看到那熟悉的衣服一角,连忙欣喜的迎了上去。叫了声:“娘!”然而这娘俩刚打照面,还没说上话,便是看到陈娘子,整个人突然就这么往后倒去。

  她这一倒实在是太过突然,幸好唐绾绾身手够快,一把将人捞住了,但就因为这样,她自己也因为重心不稳,一下子被带着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哎呦......!”唐绾绾不小心被膈到了背,正好倒在地上的一块硬东西上,痛的嘴里直抽气。

  她这一声痛呼,便是将屋里的两个小的也惊动了,他们纷纷跟着出来看。

  “大姐姐!”

  “娘!”

  “快点扶姐姐起来。”两个小的,最后在唐绾绾的帮助下,拉的拉手,扯的扯腿,帮着将陈娘子弄到屋子里去了。

  唐绾绾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将那扭了下的腰,别过筋来。但那里还是有些伤到了,走路时,呼吸都带着痛。

  还真是祸不单行!

  掐人中,往娘嘴里灌了些水,两手交叉于病人胸前有节奏的按压,拍背,唐绾绾将自己知道的急救知识都用上了。半天后,陈娘子终于悠悠醒转过来,却是面白如金纸。

  唐小意和唐小柔毕竟年纪小,但是看到娘亲这个样子,吓的呆着小脸,一声不响的站在唐绾绾的身边。“大姐姐我害怕。”

  “娘,你没事吧?你的样子好可怕。”小孩子不会说谎,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看到自己醒来了,眼前是三张面含焦急的面孔,想到前途一片茫然,自己却毫无能力,只想一死了之算了。“阿绾,你为何要救我,怎么不让我去找你爹。”

  “娘,你别胡说,咱们都会好好的。”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早上起来就看到你出去了,你这是去送鞋子了,然后她们又没有要。”

  “是不是我奶她们又从中作梗了?咱们在这村上除了她们,没人和咱们有仇。”唐绾绾的身体里毕竟住着一个成熟的灵魂,对于人和人之间的那些把戏,她看得很清楚。

  娘的鞋都是村上的人,或者邻村的人定做的,价格不高,东西也好,因此也小有名气。如果不是张婆子老是扣她们的银子,她们一家子凭着原主和娘赚钱,再怎样也比现在日子过的好。

  今日陈娘子出去那么久,回来就气地晕倒了,鞋子也没有卖出去,一看就知道是受到极大的委屈。又像是受到极大委屈的样子,想想就知道了。

  陈娘子慢慢的撑着坐了起来,唐小意兄妹二人,见娘醒来了,依偎在她身边,以示安慰。陈娘子便是抱了抱兄妹二人,随即又垂泪不语。半响后她才道:“阿绾,无论如何娘不会看着你们活活饿死的,你且等我缓过气来,我去找他们理论去,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娘,你什么都别说了,也什么都不要想了,你们且等着我。”随即便见唐绾绾风风火火的出了门。看着出门时,似乎带着几分杀气。她那个样子是从来没有过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