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球场杀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自助天助

球场杀机 石寒柯 3102 2019.04.11 07:35

  自助天助

  石乾锋喊完,身子往后便倒,再也不想动一下!

  阿金特却立即忙活起来,对着电脑视频道:“给我买齐云社对鹰扬社的比赛,给你五千万英镑!”

  不知对面说了什么,阿金特显然极其不耐,道:“不管那么多,记住重点下胜负和比分......”顿了一下又道:“对,赶快!”说着扫了一眼石乾锋,又道:“我不懂那些,你看着办,赢要赢最多,输不能超过一百万,你看着办......”

  接着又吼道:“我管他几张黄牌,几张黄牌,几分钟进球,你看着下注就成,我只要结果,输超过一百万你自己想想后果!”

  说着愤怒地关掉视频。转头对石乾锋道:“我建议你起来好好看球!”石乾锋瞟了他一眼,再不理他。

  阿金特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你不是异想天开要当主教练吗,不看看球队现在的样子怎么管理球队?”

  盯着石乾锋,又道:“再给你一个忠告,我也已经说过了,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正确的判断,这一场比赛真是好时机,你越是失落才越能磨练意志!”见石乾锋动弹两下,缓缓坐起,又补充道:“如果你还有以后的话!”

  无论如何,石乾锋明白阿金特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也知道他是出于潜在同盟的考虑在帮助自己,虽然心中悲痛,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屏幕!

  出乎石乾锋意料的是鹰扬社提不起士气是可以预料的,可是齐云社在场上似乎也没有半点精神,这是怎么回事?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越往后石乾锋的疑虑越深,把几种猜想都放到场上去印证,可是好像就没有一个符合的。阿金特的脸色却越来越黑,时不时还飞出一声冷笑,石乾锋这才想起还有赌注的事。

  半个小时过去,忽见阿金特转头石乾锋道:“我有一个经验,但凡能成就大事的人,不仅要自己努力,一半还要看天,用你们的话说叫‘自助者天助’是这么说的吧?”

  石乾锋苦笑着点头,阿金特不怀好意地笑道:“看来老天似乎不太想帮你!”

  石乾锋终于忍不住道:“这一场比赛本来就不能说明什么,就算在平时,偶然性也是很大的,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

  阿金特冷冷地打断他道:“你也不用为自己找借口,注已经下了,一切看天意。”石乾锋无语,又听阿金特道:“你别不承认,这就是最公平的办法?”

  石乾锋冷笑道:“公平?”

  阿金特点头道:“没错,且不说收益,你知道你的主意要冒的风险系数是多少吗,是若熙宁的一万倍都不止......”

  石乾锋冷然道:“风险越大不是收益越多,不也是你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作这门生意的初衷吗?”

  阿金特似乎有些意外石乾锋的回答,微微一笑道:“不错,这也是我愿意陪你冒这个险的原因之一!”

  石乾锋也忍不住好奇道:“还有别的原因?”

  阿金特笑道:“至于第二个原因就是如你说的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说着苦苦一笑。

  石乾锋道:“那我是该谢谢你?”

  阿金特笑道:“不用,一切还得看比赛的结果,看天意!赢了,至少我先挽回了一些损失,无论结果如何总算对这一笔交易有个交代,输了也没......”

  正说着,场上风云突变,对方前锋皮特一脚软弱无力的射门居然进了,球场内一片哗然。慢镜头显示球速很慢,可是鹰扬社的门将库卡什似乎心不在焉,球居然脱手了,奋力捞回来的时候,球已经整体过了门线!

  齐云社欢欣鼓舞,鹰扬社无精打采,这是双方士气最真实的写照。

  按说主场作战被进了一球,该是猛烈反击,可是屏幕里,球员们却还在慢条斯理地倒球,似乎只想赶快耗掉上半场最后五分钟。

  只见左后卫科里遭到皮特虚张声势的逼抢,丝毫没有了以往的从容,匆匆一脚过渡给接应过来的左中卫贝尼加,贝尼加居然看也不看顺势回传猛将。一直尾随皮球的皮特猛然加速,在库卡什触到皮球之前先捅了一脚,皮特倒地!

  点球,点球加红牌套餐!

  没有比这更加伤害士气的了!

  对方前腰10号内德·比奇冷静主罚命中,2比0!

  看着场边黯然捋着花白头发的主教练,石乾锋心里五味杂陈。

  屠杀似乎已经开始,上半场最后一分钟,6号中卫斯劳特金盯人不紧,又让身材瘦小的皮特顶进一记头球。

  主裁判一声哨响,上半场齐云社3比0领先。队员们拖着沉重的步伐,一个一个埋着头往更衣室走,没有言语,没有任何交流。

  主教练沉默着,球员沉默着,整座球场沉默着。

  石乾锋也沉默起来,此时的他也分不清自己是该为主队担忧,还是该为自己期待!因为对手每进一个球,都在他心里划一刀;可是每进一个球,又似乎把他从阎王殿里多拉出一分。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悬挂在万丈悬崖上,只有右手还抓住了一块突出的石头。

  这时悬崖上偶尔会伸出救命的绳索,可是那绳索还缠着钢刀。想活命就得抓紧绳索,可是抓绳索就不可避免地要被刀刃划伤!

  升一寸,握一下,划一刀,伤一次,最后逃出生天,肯定也是伤痕累累!

  只有阿金特一人兴致越来越高,又给自己叫了龙虾红酒,还给石乾锋也叫了一份。道:“你还是少一点那些无畏的悲伤,该担心担心自己。”

  或许阿金特说得有道理,隔着屏幕,自己又能做点什么呢?

  即使有想法有抱负也要等自己先闯过了眼前这鬼门关不是吗?

  下半场开始,换个心情,对手也并没有拿出百分百的实力,可是如石乾锋所说,心态已经完全失衡,人数又少了对手一个,进球挡也挡不住。

  开场十分钟,对手又利用任意球和反击连下两城,比分一下子扩大到5比0!

  赛场内鸦雀无声,石乾锋的余光里只有阿金特不断举起的酒杯,和那难以掩饰的笑脸。此时的石乾锋已经心如枯槁。

  场内的球员却好似激出了火气,这样的场面石乾锋见得太多,所谓的“输球又输人”,球场上例子不少,鹰扬社更不少!

  进了两球的皮特尤其卖力,全场也熟他最积极,反击跑得最快,反抢也比上半场卖力许多,人人都看得出他想拿“帽子戏法”在射手榜上领先。

  斯劳特金看不下去了,在一次逼抢中,狠狠铲翻了皮特。

  又是一张红牌!

  此时场面已经失控,双方球员纠缠在一起,贝尼加推了内德,齐云社中卫5号波特罗为内德出头,拳头差点砸在贝尼加脸上......

  双方都有愤怒的理由,慢镜头显示,斯劳特金铲球动作过大,双脚离地,几乎揣到了皮特的膝盖,加之皮特又是单刀球,红牌没有争议。鹰扬社也有愤怒的理由,皮特那一摔过于夸张,加之皮特一向以假摔闻名,不由得球员不冒火。

  最终除了被罚下的贝尼加,双方都各自付出了两张黄牌的代价。眼看比赛再次失衡,阿金特心花怒放,石乾锋却暗暗担心起来。

  以他看比赛的经验,如此时候要么引发暴力冲突,要么齐云社会识趣地收起攻势,慢慢把时间耗掉,毕竟谁也不想为了一场师父已经没有悬念的比赛受伤或者吃牌。

  接下来的几分钟似乎都如石乾锋所料,齐云社有意增多了后场传控,轻易不过半场,而鹰扬社也无心恋战,两个前锋在前面做几下逼抢的样子,其实根本威胁不到齐云社的球权。阿金特渐渐收起笑容,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这么结束了吗?”

  石乾锋也无奈,道:“比赛还有二十多分钟呢......”他也只能这样安慰阿金特,也安慰自己。阿金特却显然不买账,冷笑道:“那你就好好享受这二十分钟吧!”

  石乾锋哪能听不出他的嘲讽和威胁,可是他又能怎样,他又没有遥控比赛的能力,即使有,他忍心在这样的日子雪上加霜吗?

  比赛的进程还是被皮特改变。齐云社一脚漫不经心的长传反击,鹰扬社后腰24号科布伦冒顶,皮球阴差阳错地到了皮特脚下。

  皮特可丝毫没有客气,带球直扑禁区,在中卫夹抢之前,禁区外面就是一脚劲射,球又进来!6比0!

  此后鹰扬社彻底丢失信心,而齐云社也丝毫不留情,比赛结束前两分钟把比分改写到8比0!这是一个神奇的比分,石乾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神奇还在继续,齐云社角球开出,球在门将和双方四五名球员之间弹来弹去,最后落在刚刚上场的齐云社16岁小将路德·洛身前,这小将想也不想,凌空就是一脚抽射,球划过一条大大的弧线直挂右上角!

  9比0,9比0!

  比赛结束,没有一分钟补时!

  阿金特纵情宣泄,可能这一生他都没有这么畅快过。石乾锋却呆坐沙发,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屏幕,那里宣告了他的重生,又极有可能是他另一个战场!

  平静下来的阿金特这给了石乾锋一句话------

  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想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