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盛夏灼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告别恩师,徒步漫游

盛夏灼心 柳川静 1290 2020.11.16 03:18

  见日头已过,时间总在指尖不经意流走,我推了推夏言,示意他很晚了,他看看手表,已经下午5点半了,外面的太阳依然格外猛烈,但相信不久就会迎来美丽的夕阳,傍晚的夕阳总会让人放下一天的疲惫,像一条老狗一样,呆呆地看着,无忧无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一刻,是心灵最静最放松的一刻,十年前的这一刻,是心中那魂牵梦尧的一刻,是简单的简单的一刻……

  告别老师,约定明天拜访的时间后,我们便往那棵槐树走去,烈日仿佛因为那一刻而放低了高傲的身姿,躲在云的背后,也就那么一瞬间,我们在难得的盛夏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意,十年前的此刻,四小联盟成立了,,就在市场边上的那棵槐树下,那个下午,我们在“惩治”那几名小混混后,我们结盟于此树下,十年过去了,我们渐渐快要步入中年,树仿佛没什么变化,或许在这里,他见过太多太多自认为是过家家的游戏了,而那个夏天,是四个叛逆少年的潇洒爽朗笑声,是四个初生牛犊一般的自以为代表正义的天真小孩,或许在这棵老树面前,这已经发生过许许多多这样的事了,但在我们的人生中,它却是唯一的,唯一的青春记忆……

  逃过混混的追捕后,我们各自为彼此的正义感与担当所倾佩,只有夏言嘲笑着我们的幼稚,虽然我们是被迫加入战争的,但想到我们教训了混混,做了从小到大未曾尝试过,在学校里想做却又不敢的事,顿时感觉自己的青春记忆得到弥补,这才是没有遗憾的少年,什么都要尝试一下,即便这种行为不太好,但管他呢,十七岁的年龄没有那么多理由,有的只是随心所欲,很快,我们便走到了槐树下,远处也走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隐隐约约,我仿佛在哪里看过他的眼神,正当我习以为常打算看他地上衣口袋边上的名字,即便我内心渴望他就是他,曾与我们行侠仗义,陪我们度过难忘夏天,给了我们赖以叛逆机会基地的李诺,在内心里,我也打了退堂鼓,因为我相信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你是李诺吗?”夏言先开声了,这时我才发现这白大褂可没什么名字标识,好奇怪啊。

  “我不是,但我有一个朋友就叫李诺,是他让我来清理一下这树下的杂草,顺便拿走这树下的埋藏品。”“什么东西?”夏言赶紧问道,这时白大褂已经开始搬走石头了,然后用小镰刀除草,结束这一切后,他笑了笑,我猜“你们应该就是李诺一直在嘴里念叨的朋友吧?”不经意间,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被挖出来,幸亏腐蚀的只是表面,我双眼紧盯着盒子,那是我们埋藏书信的盒子,夏言笑了笑:“他在哪,他在哪?”,曾听夏言说过盒子,十年前我们约定五年后在盒子里放下一些东西做纪念,并以书信告知彼此的情况,只不过我忘了,但夏言好像确实回来过,那时的我忙于考研,就把这玩意当做过家家的小游戏,没放在心上,夏言嘴里念叨着:“这十年里,就你一个人忘了约定,好在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李诺的朋友,跟我来吧,他能在剩下的时间里见到你们,真的会很开心,即便死也没什么遗憾了,自从他病了,就一直念叨着树下的东西,希望走之前放多一封信进去,并看一下曾经的过去。”白大褂说到,他说的是那么的轻松,或许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事了,但我们的脑海已经是是闪电飘过,一片空白。

  云飘走了,太阳又出来了,我们怀着不安的心,跟在白大褂的背影后,嘴里祈祷般的念叨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