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盛夏灼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母校探望,旧事重提

盛夏灼心 柳川静 1294 2020.11.13 04:06

  分公司的技术问题在三个小时内就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时间自己任意安排,太爽了,跟着大佬果然不一样,其实这次回炎城我的作用并不是很大,也就做做样子罢了,所以我更多的是一个陪同作用,路过还没有拆迁的旧市场后,我们看到当年我们结盟的那棵老槐树,沿着槐树后走200多米便是高中母校了,说到母校,当年,夏言可以说是校里的天之骄子,学校当年的升学率很大程度上因为他有了质的飞跃,可惜,当年夏天,再报完志愿后,他便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他,直到前几年,他被作为人才引进计划招聘,我们才旧友重逢。

  “是夏言吗?”闻声闻声看去,隐约间,一个苍老的中年妇女形象直勾勾的看着我们,生怕我们会瞬间消失一样,不用细辨,我也能才出对方的身份,因为夏言跟我一样在这个故乡没什么亲人,而能在镇子里,在学校旁边被人认出不是同学就是老师,要么就是学校里的其他人,因为这个闷葫芦可没有什么校外的朋友,“欧老师,是你吗?”,我们边说边走向前,这时我也七七八八认出是欧老师了,“老师,真的是你啊,此刻内心不禁有点激动,毕竟多年不见,光阴如白驹过隙一般,曾经我们是小孩,活在大人保护的世界,如今,我们长大了,这其中的感觉五味杂陈”,我内心边思考着,边向前去握老师的手,夏言也忙急跟上脚步与恩师相认,那年夏天,只有他,成了夏言的保护伞,可惜,最终还是没起到决定作用,但夏言一直对当年老师的帮助,引导与理解铭记于心,多年以后谈及此人,夏言眼镜满是感激与怀念……

  那年夏天,夏言成了镇上唯一有机会冲击北大的学生,可惜他的分数只能报北大护理,夏言则非常不喜欢北方,更不喜欢这种偏女性的专业,夏言喜欢画画,可惜啊,那年夏天,看得到从来是表面的风光,谁又知道他背后的黯然神伤,作为唯一能给学校带来极大声誉的宠儿,自然得到校长的亲自拜访,校长以资助为条件希望夏言能为学校争一个北大学生的名号,有了这个名号,学校便能提高生源与知名度,夏言的态度自然是反感的,是啊,我又不欠你的,干嘛要把自己四年的光阴放在一个自己奋斗多年却自己并不喜欢的地方,奈何强势的父亲以经济控制为由逼着夏言报北大,夏言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父亲说一不二,小学以前,稍有不慎,皮带,藤条,树枝,衣架,甚至电线,都成了“我是为你好”的人生教条,童年的光阴里,夏言不止一次问我,你知道那种东西打人最疼吗?其实,衣架是最舒服的,皮带打完留个疤而已,疼痛感没那么强,最痛的是电线,外层软绵绵,内层金属,抽在身上,没痕迹淤青,但真的是“痛彻心扉”,说着扬起裤脚露出左小腿背后的疤说:“你看,这是皮带打的,一点也不疼。”记得当时听完他的一番高深“分析”,我多么感慨自己生活在一个教育正常的家庭。

  是啊,幸运的人用童年温暖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其实夏言的爷爷教育儿子的手段更是有过之而不见,这也难怪夏言的童年会这么惨,甚至于17岁也不敢反驳父亲,而母亲更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这便是失败教育种下的恶果,幸亏这一些伤害并没有给夏言留下多少阴影,时间与新式的素质教育模式赋予了他思考的能力,这不难从他的善良看出,只不过这人性格实在是太冷了,不过也难怪,悲惨的童年多多少少会给人留下点印记,好在这个印记无伤大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