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盛夏灼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病态教育,夏言之殇

盛夏灼心 柳川静 1432 2020.11.14 00:05

  或许是隔代教育种下的恶果,才导致了夏言在很大程度上总是沉默寡言,独来独往的性格,但了解他的人方知一切皆是因果,但熟悉他的我知道,那灰色的童年并没有给夏言留下太深的痕迹,他与我们一样,仍然有着属于17岁少年该有般快乐与留念。

  夏言的父母可以说是包办婚姻,母亲是个善良的人,但碍于外公的呵斥以及农村家庭所谓女大当嫁的陈旧思想,无论是家里还是村民亲人朋友的压力,都成了那个时代压垮自由女性婚姻的稻草,因为无论其中任一,都无法单独把俩个不相干的人组成一对,然后美其名曰“天赐良缘”,其实不过是碍于别人的眼光下的妥协,而这妥协,是俩个人以及后代的幸福,仅仅只是我为了“我们都一样,都一样……”

  每每谈起家里的事,夏言没有流露出懊恼,怨恨的情绪,因为他知道,这是时代大环境下的局限与思想上的束缚,老一辈的人经历过混乱,视借助高考入籍城市的唯一机会,至少对于农村的大部分人而言是如此,农村没有城市的算计,更多的是自由以及繁重的农活,而男子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自然而然成为了家里经济的重要支撑,也就成了家里话事权最高的人,所以大男子主义在农村里盛行并不稀奇,而城市教育却更注重孩子的性格培养,独立人格的塑造,往往更重视孩子自己的看法,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城市孩子更善于交流变通,而农村的就有点像钻牛角尖,认死理,迫于经济控制,夏言没得选择,那天回家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不过他倒是我行我素的人,既然高考决定不了他喜欢的路,那就自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自己养活自己,就这样,接近俩年的浪迹天涯生活开始了……

  录取通知书倒是早就到了,可再也找不到夏言,即便是我们几个小伙伴也不知其所踪,临近登记入校的最后一天,夏爸手拿着那张纸,抽着旱烟眼神恍惚,据我所知,夏爸并不喜欢这种乱人心智、致人上瘾的神奇玩意,但那天以后,就再也没见过烟袋从他身上脱离过,或许那云里雾里没有夏言,但却能短暂地麻痹神经,也许当嘴里那口雾吐出来后,那天的争吵仿佛就可以不存在一样,仅一墙之隔的我们,怕是忘不了夏言消失前天晚上那撕心裂肺的怒吼,以及抗议,可这又怎样呢,还不是得乖乖填北大,那天傍晚,他找我谈话:“我已经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即便它在别人眼里这是个正确的决定,但在我眼里人生只有选择,没有对错,所谓对错不过是人主观上的意识判断,原先我以为读完大学跨专业再考自己喜欢的那个地方的研究生便可以了,但后来一想,我花了12年的时间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到最后近在咫尺的成功,那是一步之遥的距离,却只能看着它在自己手心里流走,我再也感受不到它带给我前进的动力,未来对于我也就没多大意义”,听到这,我呆住了,生怕他干出什么傻事,结果他却嘴角上扬,眼神迷离地望着对面的山,迷离中带着好奇,仿佛他能看穿这座山,见到山背后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属于他一个人,不需要支持鼓励的人,不在意别人眼里所谓的“正确”,心之所向,方是彼岸,此时的我看到这副神情,觉得也就没再劝解的必要了……

  第二天,夏言便消失了,夏爸夏妈不以为意,以为是孩子闹脾气,第二天,第三天,夏爸陷入了慌张懊悔的情绪阴霾中,从前那么整洁无不良嗜好的他变成了一个手持烟袋的出彩庄稼汉,作为哥们,我支持他,作为朋友,我理解他,苦战12年光阴后,如果还要花四年呆在自己不喜欢的地方,而仅仅只是替别人的意愿走下去,那这样的人生才是可悲的,我想,如果不是被逼的迫不得已,夏言绝不会走这种下下策。

  农村定时定点的炊饭烟雾飘散着,明天就要离开了,去上大学了,夏言到底怎么样了,谁也不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