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盛夏灼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黄昏相逢,梦回少年

盛夏灼心 柳川静 1220 2020.11.20 02:22

  “真的是你们?我没有看错吧,还是我出现幻觉了,你们来了。”诺揉了很多次眼睛,似乎很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我们,“我真的太想念你们了,余下的时间看到你们,我没有什么遗憾了,哎,你们见到梁静了吗,她刚刚跟这出去过。”此时夏言的眼角泛起些许泪花,或许那泪花不是他的,是我的吧,毕竟我也是不忍看到眼前的一幕而扭头转向他,李诺,眼前的他,与过去实在相差甚远,化疗脱发,眼圈见黑,靠着行动支架走路,瘦骨嶙峋,实在让熟人不忍直视……

  “你们还好吧,这些年怎么样了?看到我这个样子很奇怪吧,哎,活了二十好几了,也够了,这病跟遗传有点关系吧,家族遗传的骨肉癌,加上不合理的作息等等,你们怎么不说话呢?我们好久未见了”李诺倒是滔滔不绝,似乎病魔并没有让他的精神削减几分,还是旧友相逢,开心劲盖过了疼痛感,哎,夏言回了一句:“凑合吧,也就那样了。”

  这话一出,我顿时感觉变成自己变成了空气,什么叫凑合,你那么成功也叫凑合,那我还不是活成了条狗的模样,夏言起身走向窗前,望着窗外的黄昏景色,似乎不愿意还是不敢再直视李诺,窗外的浅淡橙色背景,渲染着大地,仿佛也渲染着诺那即将油尽灯枯的生命,此刻的他望向了窗外,像极了沈石溪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条养在屠户家的日薄西山的老狗,或许人在时间面前注定是那么脆弱,时间仿佛也对这些来之匆匆,去也匆匆的生灵不以为意了吧,毕竟,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我们从来都是默默地对抗着人生中的生老病死,就像那条老狗一样,谁又会在意曾经风光无限的猎犬,谁又记得,时间早已磨平了,剩下的或许也就是静静地等待死神的镰刀悄无声息地勾走我们了吧,在这之前,象征生命暮年的黄昏或许对于诺是再合适不过的静谧景象了吧。

  “你们怎么这么安静啊?好朋友见面搞得这么尴尬。”白大褂的一声提醒打破了宁静,我回头看了看他,殊不知脱了医生帽的他也是头发稀疏,“他,好像不是医生吧,医生在这么安静严肃的医院不应该这么活跃吧。”话音刚落,他便答道:“李诺,你朋友不简单啊,这么有洞察力。”诺连忙介绍我们认识,许久片刻,方才知道他叫杨建,是这是医院最大股东杨乃康的侄子,还是诺的病友,“那他岂不是也是癌症患者?”杨建倒是坦然:“我是中期转晚期,而且骨肿瘤也转移了,哎,我们都是在这里等死的命啊。”气氛顿时尴尬了许多,说完,他便离开了……

  这,在医院进出自由啊,诺解释着说:“他倒是潇洒,跟没病似的,大概觉得自己没得治了,整天瞎逛,要是到了晚上发病叫的比谁都痛,白天却仿佛跟没事人一样,刚刚就是他偷了医生服出去帮我拿铁盒的,我想再看看有没有你们的消息,然后写一封最后的信。”

  “不用了,我们在这里了。”夏言低声细语,眼镜却仍是看着外面,“嘿,你们刚刚有看到梁静吗?”诺再次问道,大概,也许,或者,算是看到吧,不过好像又没看到,毕竟没有确认吧,此时夏言说了一句:“去散步吗?”

  黄昏下,三个被拖的长长的影子肩并肩地走着,宁静下的祥和或许也不过如此吧,笑声充斥着周围的肃穆与安静,向着远处的槐树缓缓飘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