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玄狐大人我来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零一 山路难行!

玄狐大人我来养 螺子螺子黛 2251 2021.01.14 07:10

  “尧山?”唐峰瞪着一双浓眉大眼,勒马便转头道:“公子,您要带这个女人去凉居?”

  还不待轩辕珏回答,唐峰便又是一通逆耳忠言,“您今日就是将小的打发到长小姐那里受罪,小的也断断不能让您将女人带到那里去!”

  轩辕珏气极,“你这......”

  “为什么不能?”身边,金惜梦将头上的兜帽除下,笑吟吟问唐峰道。

  “我家长小姐吩咐了,除了未来的五少夫人,谁也......”唐峰说着,忽然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忙回头看向金惜梦,惊喜道:“金四小姐!”

  金惜梦掩唇笑道:“唐峰小哥儿,看来你对本小姐怨念甚重啊!”

  “不敢不敢!小的这便驾车送小姐和我家公子去凉居!”唐峰忙殷勤地行礼,起劲儿地驾驭马车向城外飞驰。

  轩辕珏更是尴尬,“唐峰,不是凉居,是佛庵!”

  “啊?公子说什么?”唐峰佯装听不清,“公子放心,今日定将您和小姐安全送达!”

  金惜梦与轩辕珏相视一眼,皆是羞窘不已。

  眼看快到佛庵山脚下,金惜梦忙叫唐峰停了车,“唐峰小哥儿,你若再不停下,我可要将雨栀另嫁他人了!”

  唐峰闻言,果然乖顺地停了车,“金四小姐,只要您肯将雨栀姐姐许配给小的,小的今后便是您的人!”

  轩辕珏看着公然“背主求荣”的唐峰,又好气又好笑。

  “嗯哼!”金惜梦看着轩辕珏啼笑皆非的神情,大觉有趣,“唐峰小哥儿,明日晌午我会叫雨栀去中普为我采买,到时......”

  “是是,小的明白!”

  看着金惜梦一张俏脸上那得意洋洋的神色,轩辕珏摇头失笑,“四妹妹这般收买我的侍从,未免有失厚道!”

  “轩辕哥哥,你不送我上山吗?”金惜梦挨近了轩辕珏,撒娇道。

  见轩辕珏怔住,金惜梦笑得更加得意,她转身向山上走去,却冷不防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抄起来,待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被轩辕珏横抱在怀中。

  金惜梦全然未料到轩辕珏会当着唐峰的面与她这般亲昵,“你......”

  轩辕珏却一副正人君子的架势,“山路难行!”

  “多谢轩辕哥哥!”金惜梦听着轩辕珏胸中那如鼓擂一般的心跳,不由偷笑。

  翌日晌午,雨栀准备出门去为金惜梦采买些东西。

  “小姐,奴婢很快便回来!”

  金惜梦趴在床榻上,翻着手中的经书,唇边噙着甜美笑意,漫不经心道:“不急,你且在外面逛逛!”

  “真的?多谢小姐!”雨栀欣喜不已,“看来今日小姐心情不错!”

  “嗯,不错!”金惜梦一双素手托住桃腮,盯着枯燥无味的经书,竟然笑起来。

  雨栀见状,忙倒回来,将手放在金惜梦额头上,“奇怪,也不发热呀!怎的今晨起来便一直在笑?”

  金惜梦拍开她的手,“去去!快忙你的去!”

  赶走了雨栀,金惜梦在床榻上打了个滚儿,又回想起昨夜轩辕珏一路将她抱到一宁庵门前,临走时两人还依依不舍地对望良久。

  她越想越觉得心猿意马,“哎呀!还是去走走吧!”

  金惜梦便趿上鞋,来到庵中散步。

  溜达到了后门,见一个素衣身影偷偷摸摸从门缝钻进来,金惜梦忙躲在一棵树后,因为她一眼便认出那身影是空寂。

  空寂从她身边走过,从她那一汪水眸和摇曳的步态,金惜梦作为一只老狐狸,一眼便看出这女子刚刚与男子有过巫山云雨。

  “这小尼姑,真是寂寞难耐啊!”金惜梦心下啧啧道,却突然想起方才满心都是轩辕珏的自己,登时又红着脸,暗暗唾弃自己,“这千万年的岁月,真是白活了!”

  见空寂走远了,金惜梦才从树后闪出来,继续信步走在庭院中,“空心!”

  身后,慈然师太苍老无力的声音响起,金惜梦回头,忙施礼道:“师太!”

  慈然一脸的慈祥,“你随我来。”

  “是!”金惜梦跟在慈然身后,一路竟来到了那间令她有些忌惮的庵堂。

  站在门外,金惜梦有些迟疑,却见慈然笑着向她招招手,“空心啊,进来吧!”

  金惜梦见状,抬足踏进了庵堂。谁知,她甫一进入,身后的门便“砰”地关上了......

  太学司中,冷玉泽今日竟一改颓废,来听学了。

  轩辕珏正与金惜泉、姜允斌坐在一处同赏一篇文章,冷玉泽走上来,面带微笑道:“轩辕兄!”

  “冷二公子,坐!”金惜泉与轩辕珏对冷玉泽态度疏离,反倒是姜允斌很热情地邀请冷玉泽落座。

  “轩辕兄,昨夜在合心阁,玉泽酒醉误闯,多有打扰,那位姑娘没有怪罪吧?”

  金惜泉霍然抬头,看向轩辕珏,“轩辕兄,你......”

  轩辕珏早料到冷玉泽会向自己发难,他双眸从手中纸张上抬起,似笑非笑道:“玉泽以为,那位姑娘是谁?”

  冷玉泽一怔,双目霎时间冲出血色,“她在你的怀中,我怎会知道!”

  “轩辕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人话里有话,金惜泉听得云里雾里。

  轩辕珏正欲开口向金惜泉解释,忽而伸手覆在丹田,面色凝沉下来。

  姜允斌本来一副看好戏的神色,但见轩辕珏举止异常,略一思索,旋即明白过来,他连忙上前搀扶着轩辕珏起身,“轩辕夫子,可是身体不适吗?学生带夫子去休息!”

  轩辕珏与姜允斌对视一眼,两人便匆匆离去了。

  冷玉泽看着轩辕珏远去,才幽幽道:“唉!昨夜的事,若是四妹妹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他偷觑金惜泉神色,见他面带薄怒,心下涌起阵阵快意。

  就在轩辕珏感应到金惜梦动用了他的灵力、与姜允斌一同赶往一宁庵时,金惜梦已然被困在那座庵堂中,四周暗不见光,仿若天地间所有的光明都被淹没,眼前只有庵堂中那一座金身佛像仍然锃光瓦亮,隐隐散发着黯淡的金光。

  金惜梦双手交握,再张开手掌时,两掌之间一股浑圆的两仪灵力正旋转着,越来越大。直至如人头一般大小时,金惜梦忽而向前一推,将那灵力形成的大球打在佛像身上。

  不料那佛像竟然动了,它伸手一挡,将灵力挡开,一只金色的手臂也被震得脱落下来。

  “哼!原来如此!”金惜梦看着那与人一般大的佛像,冷笑一声,“初来时,我便觉得这一宁庵有异,今日才明白,异常的不是这庵堂,而是你!”金惜梦一步步走近,心中默念解印咒解开手腕上的封印,“整座佛庵大大小小十数佛像都掉了漆,只有你金光灿灿,如新的一般。”

  那佛像闻言,睁开了双眼,露出一丝慈祥的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