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第九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变故

第九仙 刀鞘 2375 2017.09.13 22:43

  赤峰山在古缅修真界虽然是二流门派,但门派中结丹长老不下五个,甚至元婴初期的老祖都有一个。

  赤衣壮汉筑基二层的修为,在赤峰山算不得实力顶端,可也是为数不多的教习之一,备受敬仰。

  此时,尽管他被眼前这修为高深的妖女,不知使了什么法术给控制住,可也不是一个炼气期的修真菜鸟可以随意质问的。

  若不是顾忌那妖女,他早就挥出屠刀了,赤衣壮汉挣开陆易双手,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对着青衣少女解释说道:

  “前辈,晚辈绝无欺骗之意,灵缈宗上空的那道裂缝实在太小了,连空间裂缝都称不上,又怎么算得是鬼冥裂缝呢。”

  那日赤衣壮汉使出疾行符之后,一路狂奔四五日,方才落在这个映月洞中回复法力,只是后来不知青衣少女用了什么追踪之术找到这里,还将他困在这个密室之中。

  陆易眯着眼看着身为阶下之囚的赤衣壮汉,他刚才一听到灵缈宗在灭门之列,顿时慌了心神,但现在细心一想,却实在不信,李青如神仙那般的人物,宗门又岂会差到被灭门的地步?

  如此说来,要不就是赤衣壮汉在说谎,要不就是另有隐情,虽然陆易恨不得马上飞到灵缈宗去看看,但自觉还是先将事情问清楚再作打算。

  至于如何问清楚,陆易笑了一笑,对着青衣少女说道:“姐姐,你的铃铛似乎很好玩,不如借我摇一摇?”

  青衣少女笑而不语,但那跪在地上的赤衣壮汉却闪过一抹厉色,见到陆易似乎十分在意灵缈宗之事,忍不住讥讽说道:“嘿嘿,灵缈宗不但被灭门了,甚至被鬼物连根拔起,宗内变成一片废墟,除了外出的弟子外,门内修士基本死绝了!”

  “看来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陆易一把夺过青衣少女的铃铛,猛地摇了七八下,他对赤衣壮汉可没有什么好印象,正好借此略施惩戒。

  赤衣壮汉闻得铃声顿时抱头翻滚,口中惨叫不停,待到铃铛停下,虚脱一般躺在地上,他艰难的爬起来,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说道:“灵缈宗真的如我所说,此事传的沸沸扬扬,若是不信,随便去问一个筑基期之上的道友,都可以知晓。”

  “灵缈宗不是大宗派吗,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灭门了?”陆易心中波澜翻腾,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哈哈,什么狗屁大宗派?宗主李龙双五十年前就不知所踪,宗内不过几个结丹初期的长老在撑门面,连我赤峰山都不如,还大门派?哈哈……”赤衣壮汉狂笑,甚是不屑。

  陆易听言,脸上却露出了一阵古怪的神色,这个灵缈宗到底是不是李青所在的灵缈宗?可灵缈宗的宗主不是师父李青吗?

  他虽然不知道结丹初期到底有多厉害,但是肯定不及师尊半分,难道还有另外一个灵缈宗不成?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心头,虽然现在看来这两个灵缈宗似有不同,不过陆易心中却更为担忧起来了。

  看着这赤衣壮汉好了伤疤忘了疼,竟敢连番讥笑,陆易便又随意摇了几下铃铛,方才问道:“既然灵缈宗不过是一小宗门,那裂缝又怎么会无端端出现在宗门上空?”

  赤衣壮汉擦掉头上的汗水,目隐厉色,若是别人这般问,他就算再挨多几下铃声,也要讥讽几句,空间裂缝不受控制,它出现在哪里都有可能,出现在灵缈宗又有什么稀奇。

  可是这次却不同,这裂缝是被人用大挪移之法将它硬生生迁移到灵缈宗的。

  赤衣壮汉低头思索了一下,说道:“传闻是璃火宗贪图灵缈宗的灵缈药园,所以暗中做出这等戕害同道之事,只是后来裂缝有变,才造成如今这个惨局。

  至于其中是否还有内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陆易可是亲身感受过鬼物的厉害狡诈,若是璃火修真界有数百个这样的鬼物,那无疑是一场比飓风还可怕的灾难,说是惨局也不错。

  只是想到自己要跨越大半个璃火宗修真界,才能抵达灵缈宗,一下子又纠结了起来。

  陆易现在不过是炼气期六层的修为,他一个鬼兵都应付不来,现在璃火修真界鬼物横行,此去与送死有什么不同?

  但赵汐还等着自己的静魂玉髓,不去又万万不能,若是将希望寄托在其他宗门清除鬼物的任务之上,那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平定这场风波了。

  这件事得从长计议。

  陆易沉吟了片刻,想到赵汐,也不管赤衣壮汉是否记得这样的小事,直接问道:“这个被灭门的灵缈宗是不是有一个叫赵汐的人?”

  “哼,不过是一个小门派的事情,我哪能记得那么多。”赤衣壮汉敷衍说了一句,但见到陆易又拿起那个铃铛,咬牙切齿,只得接着说道:“真的不知道,若说灵缈宗有什么出色的弟子,倒是有一个叫温孟娇的天才女子,被五行灵宗流水谷的凝霞上人救下,并收为徒弟了。”

  闻言,陆易一阵失望,虽然此灵缈宗与彼灵缈宗还不能确定是同一个,但陆易隐隐觉得师尊所在的灵缈宗就是这个被灭门的灵缈宗。

  可璃火修真界那么大,此时又有鬼物作乱,若是没有赵汐确切的消息,他真的很难在五年之内找到他。

  至于说赵汐会不会随着宗门一起陨落了,陆易是不用考虑这个问题的。

  若是他生,静魂玉髓必定会在五年内送到他的手中,若是他死,这静魂玉髓也必定会送到他的仇人手上。

  这是承诺,不是誓言!

  “咯咯,虎兄,姐姐的铃铛可好玩?”青衣少女见两人皆沉默不语,笑着说道。

  这青衣少女亦正亦邪,陆易虽然与她有几分暧昧,也猜不到她为何要救自己,但可不敢轻易得罪她,闻言连声笑说:“姐姐的法宝自然非比寻常,只是弟弟叫陆易……”

  陆易尚未说完,便见到青衣少女拿出一块令牌在手中把玩,片刻之后,又听到她心满意足地说道:“咯咯,既然如此,不如姐姐拿童犀话铃来交换你这个令牌?”

  陆易对师父留下的那块宗门令牌可谓是了如指掌,上面的纹路都不知数了多少遍,青衣少女一拿出来,他便知道是自己储物袋中的那块。

  虽然确定无误,陆易还是急急取出怀中的储物袋,运起灵识往里面一探。

  只见储物袋中除了那些药材和灵石等物之外,令牌和所有丹药全部不翼而飞,甚至连生机丹都没有遗漏一颗,至于被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那瓶静魂玉髓,更是连装着它的匣子都没有留下。

  令牌和那瓶静魂玉髓可是陆易的命根子,就算是储物袋这等神奇之物都无法与它们相比。

  此时两者皆被青衣少女抢走,陆易顿时心急如焚,但又想到她不管是救人还是伤人都全凭喜好,变化无常,只得假意说道:“姐姐的童犀话铃可是厉害无比,弟弟的令牌只是一个身份凭证而已,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与我交换,姐姐岂不是亏了?”

  “咯咯,姐姐吃的亏可不止这一次呢!”青衣少女眉目传情,红唇微卷。

  陆易看到那红唇之上被自己咬出的一道牙印,妖艳迷人,顿时心神一荡,那月色之下的曼美身姿又浮上心头,眼中竟渐渐铺满迷离之色。

  就在这时,《青榕剑诀》竟他在体内自行运转,刹那之间便有一股凉意渗入丹田之中。

  陆易一惊,迷离尽消,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魅功,但先前那副迷失的状态肯定是那青衣少女施法所为,暗中狠狠捏了一下腿侧,才笑着说道:“姐姐再吃亏,那岂不是要倒贴我了?”

  “咯咯,虎兄生得俊气,妾身自然是喜欢得很,只是不知道姐姐这侍魂虫会不会喜欢了。”

  

作者感言

刀鞘

刀鞘

喜欢本书的道友,记得收藏推荐一下哦!

2017-09-13 22: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