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独角兽与变色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独角兽与变色龙 压寨二夫人 4049 2020.02.05 16:47

  一些人下午还有其他事情,因此,虽然算得上是一群人的聚餐,但不过是在一食堂二楼的小炒区弄了个包厢凑活。

  一个个几乎都认识,不认识的能混进学生组织的也多是外向的人,很快包厢里的几个人就混的很熟。

  有意无意,离栖的座位在顾琛对面。男生旁边就是那个浅栗色双马尾的女生,和她另一边的女生对着手机聊得热火朝天,一张小脸上全是灿烂的笑容,迎着光的缘故,颊边的亮片和闪粉几乎都在blingbling地闪闪发光。

  离栖参加的校内活动不多,桌上除了习白芷和顾琛没一个人认识的。右手边的习白芷已经和旁边的人热火朝天地聊开了。另一边的完全陌生的男生也在和邻座的人讲话。

  离栖低头吃着饭,姿态接近虔诚:一桌子侃大山的,总要有人给予食物足够的尊重。

  “顾琛,你的绅士是只有一半的吗?”坐在顾琛另一边的一个女生调侃道,“给茉莉伺候得无微不至,我也坐在你旁边啊,怎么跟看不见我似的。”

  离栖下意识抬头看去,顾琛左右都市女生,男生半侧向左手边的浅栗色双马尾,女生却半个身位凑在另一个女生那里看她手机上的什么东西,面前的碗里堆满了菜肴,不由说一定是女生爱吃的菜色。

  见到大家把视线移到自己身上,女生茫然地抬起头。

  出声调侃的女生一头深棕的大卷,看起来成熟干练,冲浅栗色笑道:“茉莉,你面前碗里都堆成小山了。再不吃可就满出来了。”

  叫茉莉的女生闻言吐吐舌头,笑起来,双眼弯弯,眼下的亮片反射的光芒几乎刺目。

  顾琛只是笑笑,脸上没有任何窘迫,只是低声问身侧干练的女生需不需要自己的帮忙。女生也没矫情,笑着指了指接近桌中间的大瓦罐。餐厅简陋,没有转动装置,个子小巧的女生要吃放在中间的菜肴的确不怎么方便。

  顾琛拿起右手边女生的碗,帮她盛了一碗汤。没有坐下,而是递过去的同时,顺势问了隔了一位的圆脸女生。

  隔着热菜氤氲的薄薄雾气,离栖看见对面原本和顾琛右手侧女生讲着话的那个女生有些受宠若惊地把自己的碗递给顾琛,一张圆圆的脸上瞪着一对圆圆的眼睛,双颊显而易见的绯红,接过顾琛盛了汤的碗时,脸已经涨得通红。

  顾琛将碗递给圆脸女生的时候,离栖也收回了视线。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对面似乎有一道视线在自己脸上停了停。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就遍布了阴云。起初是薄薄的一片片,相互之间漏出明亮的光线。

  离栖和习白芷洗漱完毕的时候,云翳不知何时已经厚重了,乌沉沉地笼在天际。空气中是风雨前夕的窒闷。

  离栖和习白芷拿了伞和包,在最近的食堂吃了早饭。

  起床气加上糟糕的天气让两人都没什么说话的欲望,吃的早饭也不多,面对面数着炒饭的米粒。

  习白芷率先放下筷子。

  虽然是周末早晨,食堂里的人竟然也不少,闹哄哄的声音裹在潮湿厚重的空气中,显得模糊而沉滞,仿佛有一团看不见的棉花塞在双耳中,听又听不清、取又取不掉,徒引人心烦气躁。

  “离栖。”习白芷突然开口叫她。

  离栖懒洋洋应了一声,头也没抬一下。

  “如果你拿到第一的话,我送你个礼物吧。”

  离栖的筷尖在炒饭中间顿了两秒钟,然后继续没精打采地在饭粒间翻检。

  “好啊。”她有气无力地应道。没有抬头,也就无从得知此事习白芷的神情。

  走到半道的时候,天空开始飘下毛毛雨。

  细密的雨丝如织般无声落地,看似毫无分量却又分明无孔不入。

  明明撑起了伞,赶到二报的时候,衣服上还是拢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覆在墨绿色的布料上,看起来仿佛人皮肤表面的汗毛迎着光照,毛茸茸的。

  离栖伸手一拂,一道清晰的痕迹立现,指尖濡湿,抬起手来看时,却寻不到半点水渍。

  习白芷去后台换衣服补妆。

  离栖在前排签了到。

  前三排预留给工作人员和老师,左边的一块区域划为选手席。

  离栖看了一眼前一日坐过的位置,正好囊括其中,见没有人坐着,径直走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是被雨声惊醒的。

  离栖回过头就见到隔着落地窗玻璃,外面已经是倾盆大雨。狭窄的走廊地面已经被斜进来的雨水打湿,落地窗上也残留着一些雨点打过的痕迹,斜斜的一划,水珠蜿蜒着下滑,在某一处陡然停住,似落不落地僵持在那里。

  离栖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另一侧似乎有人。

  转过头。

  隔着两个座位上,坐着顾琛。

  男生低头翻看着一本册子,漆黑如墨的刘海微垂,白皙的脸庞上五官端正清秀,侧脸的线条行云流水。

  二报隔音差,偌大的雨水敲打着屋面、地面,发出擂鼓般的声响,湮没了一部分音箱里的声音。两者多多少少地掺着,落到耳中,便显得渺远而模糊。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注视,顾琛抬起眼,扫了一眼台上的人,转头看她,“准备一下吧,下一个是你。”

  上台的时候,离栖还没完全清醒。站在台旁候场的时候,忍不住去看落地窗,一见到那雨水,耳中的雨声似乎也成倍地放大。

  台上是习白芷和男主持人在念着串台词——学生会外联部给竞赛拉到一个赞助,提供了校赛、省赛的奖金,要求也就是介绍选手的时候多读几次人家的广告。学生会的能人才子倍出,愣是给人家编了好几串不同的广告词,和串台词几乎无缝衔接。

  不知道习白芷说了什么,下面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

  离栖抬眼看去。

  她站在舞台旁最黑暗的角落里,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站在台中的习白芷穿着一条白色的抹胸小礼服裙,浑身像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光芒一般。她只能看到习白芷的大半张侧脸,纵是这样刁钻的角度,女生脸廓、五官的弧度都无可挑剔,且因了那灿烂的笑容,显得愈发柔和秀美。

  恍惚中,那张侧脸隐约勾勒着回忆中什么。

  习白芷报出离栖的名字,同时转身朝她走来。

  习白芷转过脸的一刹那,离栖愣在了那里,不顾身旁工作人员的催促,只是定定地站着,直直地看着在灯光中朝自己走来的女生。

  那张笑着的脸,和回忆中的一帧帧,缓缓重合。

  眼眶周围冲上酸气。

  习白芷走到了离栖面前,脸上的笑意未褪,注视着她的眸中眼波流转,却有种无从探究的幽深。

  “离栖,上去吧。”

  离栖站到了答题台后面,抬眼去看舞台角落的候场处。

  白色连衣裙的女生静静地站在那里,低头看着手中的台本。

  大屏幕上的题目开始浮现,右下角是一个悬浮的倒计时器,显示着三十秒钟的倒计时。有后台的女生字正腔圆地读题,话音落下的时候,倒计时开始。

  离栖根本没有偏头看一眼屏幕,自始至终只是直直地盯着斜对面的习白芷。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栖一言不发,也一动不动。

  视线终点,一缕长发自女生的耳侧滑落,女生伸手挽到耳后。不知是惯性还是因为台上一直没有声音、台下开始升起的细语声,习白芷抬头看向了离栖的方向。

  大屏幕角落里的倒计时只剩下三秒钟。

  离栖终于开口,直视着习白芷,和女生视线对上的时刻,轻轻报出答案,声音通过话筒和扬声器传遍整个报告厅。话音落下的时候,计时器刚好到终点。

  “回答正确。”

  下一题。

  离栖岿然不动,执着地望着习白芷,等倒计时开始,便慢吞吞地开始答题,不曾快、不曾慢,也就无所谓紧张或是焦虑。

  随着她答题的数目一道道增加,下面的惊呼声也越来越大。

  第一轮是每人快答十五题。题目是用软件在官方节目组给的题库中随机抽取的,知识面广,题目难度由易入难,越到后面越考验一个人真正的知识积累,有些题目甚至百度都百度不到。

  离栖已经答到了第十三题,迄今,没有一次失误。

  “第十四题……”

  读题的学生是学播音主持的,咬字、声调都让听者十分舒心。

  离栖任由女声从自己耳中一句句钻入,只是定定地望着那个方向,一如此前地说出题目答案。

  意料之中的,屏幕上闪现出“回答正确”的绿色艺术字,然后进入下一题。

  这种比赛,感兴趣的人不多。台下的观众虽多,却几乎都是被“计入课外学分”的名号勾来的。再加上选手许多也只是重在参与,水平普遍不高,故一眼望去观众席上一个两个,都低头专心致志玩手机。

  离栖拜林奕良所赐,在校内的知名度当真不低,加上一路绿灯,台下许多人的兴趣被调动起来,不少人难得愿意把宝贵的视线从手机上暂时调离片刻,望向台上。

  不知是大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是一阵哄笑声,却也零星传来几声加油的呐喊。

  “第十四题,大家都害怕猛兽,但猛兽也有致命的弱点如狼。以凶狡猾著称,但它却害怕火和鲜红的颜色,而且它的腰最怕打,请问:老虎最害怕什么?——计时开始。”

  台下一个男生喊了一声:“火!”

  另一个角落里立刻响起另一个男声:“水!”

  习白芷身旁有人牵扯了一下幕布,她便半隐在了阴影中,披着一件厚厚的外套,小脸上的神情晦暗不清。

  离栖扯了扯嘴角,弯起一个笑容,然后才开口道:“山雀的粪便。”

  台下鸦雀无声。

  屏幕上显示出来正确的答案和四个大字:“回答正确!”

  最后一道题目显示在大屏幕上,读题的女声响起:“第十五题,有一种物质可以传送光线而不会将能量以热的形式浪费掉,它可以把手机信号放大10倍,让电脑的速度提高一万倍,它是?”

  话音落下,偌大一个报告厅中,只剩下了铎铎的雨声,从屋外、屋面回响而来,如同喧嚣的管弦乐一般宏伟壮大,带着强烈而动听的节奏感。

  “氧化镓。”

  “回答正确。”

  离栖垂下视线,转身绕出比赛台,从舞台的另一侧下台。

  走下最后一级台阶,近在咫尺的音响中传出习白芷清亮的声音,“下面让我们欢迎数理系……”

  离栖从报告厅的最后绕回自己的座位上。

  顾琛已经不在了。

  自动弹起的座位底垫竖直翻起供人进出。

  耳边早已是后台同学朗读题目的声音。

  离栖坐回座位。

  隔着厚厚的玻璃,外面的雨势稍弱,不远处的屋面上的积水却源源不断地下淌,流水砸落在地面,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

  身下的座位有厚厚的垫层,尽管如此,也带上了些许离席许久的凉意。离栖扭头看着窗外,抱着自己的胳膊,只觉四周的丝丝寒凉无孔不入。

  醒来的时候是被习白芷推醒的。

  “走吧,去吃饭了。”

  离栖揉着眼睛抬头。有那么一刻,视线模糊,离栖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个人。

  心跳有一刹那的停漏,但是下一刻,她就清醒过来。脑袋还是晕晕的,身体却在轻轻战栗。

  前门有人出去,打开的大门漏进一股冷风,呼啸着,仿佛直接从她的胸腔处穿堂而过。空,而凉。衣物覆盖下的四肢不用看也知道必然泛起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报告厅里的人已经所剩无几。

  习白芷已经换了休闲的服饰,站在旁边,手上拎着她和离栖的包。

  离栖应了一声,跟着起身。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自然而流畅。

  走了两步,离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一条腿上的酥麻升腾,开始时麻和痒,然后是针刺一般细密的疼痛。每走一步,那酸痛仿佛都会加倍。

  离栖龇了龇牙,却没有放慢脚步,一瘸一拐地跟在习白芷身后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想,一头金红色卷发的小美人鱼当初走上陆地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一边是生理上锥心的痛苦,一边是跟随在心上人的身后的隐秘的幸福。

  离栖看着前面习白芷纤细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