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死期已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家可归

死期已至 风逸谦 2615 2019.06.12 21:59

  卡尔特人崇尚科技和武力,轻视一切华而不实的东西,比如艺术,比如音乐。在他们眼中,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和窗外的鸟鸣声没什么不同,甚至后者还要更悦耳些。

  乔丽亚也对音乐一窍不通,但这并不妨碍她欣赏这个音乐盒的整体美感。紫水晶雕琢而成的古代楼阁,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富丽而不失优雅,精细而又大气。阳光由塔顶直射下来,被分割成细碎的七色光,随着乐音的鸣奏如万花筒般流转。

  这样精巧的工艺,哪怕在卡尔特星也是少见的。

  江尤看着乔丽亚眼中的赞叹,笑着问道:“漂亮吧!”

  乔丽亚点了点头。这种漂亮,和她一贯信奉的暴力美学截然不同,会让她的内心获得短暂的安宁。这种感觉很少见,不过不坏。

  江尤小心翼翼地将音乐盒放回原处,然后起身向木屋走去。

  乔丽亚不解地道:“你不带着它吗?这个音乐盒,好像对你很重要。”

  江尤走到那扇虚掩的木门前,叹息着道:“就算带着,又能带到哪里去呢?”

  乔丽亚沉默了一下,忽然抬手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不要难过,”她说,“你该放过你自己。”

  第一次有卡尔特人愿意拥抱自己,怔愣之下,江尤竟然忘记了挣扎。一米八三的个头在卡尔特人面前显然是不够瞧的,乔丽亚单膝跪地,这才勉强和他平齐。

  反应过来后,江尤被这突如其来的怜悯和莫名其妙的善意激怒了。被一个雌性卡尔特人像洋娃娃一样抱在怀里,他觉得又难堪又愤怒。不管乔丽亚是出于同情、安慰还是其它心理,都让江尤感觉到了耻辱。

  江尤立刻挣脱了乔丽亚的怀抱,然后就对上了她写满哀伤的眼睛,已经到了嘴边的控诉就这样咽了回去。

  “抱歉,”乔丽亚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退后了一步,“我只是不想看你难过。”

  江尤不想在这个小插曲上浪费时间,勉强笑了笑,表示没关系,然后便转身推开了门。

  人类的房间显然不适合卡尔特人进入,乔丽亚善解人意地退到院子里,给江尤留出足够的空间。

  “吱呀”一声,时隔百年,摇摇欲坠的木门再次行使了自己原本的职能。江尤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生怕动作稍微大一点,这件木屋就会化作历史的尘埃,飘散在空气中。

  空了一百五十年的房子,灰尘足有几寸厚,叫不出名字的野草顽强地生长着,将腐朽的地板拱出一道道的裂缝。几只聪明的小燕子从天窗飞了进来,在这里搭窝续巢,不知道已经住了多少年。饭桌上的两副碗筷依旧好好摆着,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可凌乱的房间和满墙的弹孔却不断提醒着江尤,这里曾经发生过的那场争斗。

  江尤在楼梯拐角处捡到了那把黑色的弓,迟来的悲抝就这样席卷了他。百年的辛酸苦楚在这一瞬间汹涌而来,几乎要让他窒息。

  从小到大,父亲都是江尤最崇拜的英雄。他是一个天生的冒险家,热衷于追逐死神的脚步,直到遇到了江尤的母亲,才选择了安稳的生活。母亲去世后,他放弃了高薪的工作,带着心理出现问题的江尤来到了乡村。

  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助,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从头开始,对任何人而言都应该是困难的,可父亲却总是那么游刃有余。他一个人搭建了这间木屋,一个人开垦了房前的荒地,一个人把江尤养大,慢慢引导他走出童年的阴影。

  那是江尤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和他一样高的黑色弓箭,屁颠屁颠地追赶着前面高大的男人,哪怕摔倒了,拍拍膝盖上的灰又立刻站起来。男人慢悠悠地走在前面,黑亮的眼睛四处扫视着,一旦看到远处一闪而过的猎物,立刻回身拿过那张弓,抡圆臂膀拉满弓弦,“嗖”的一箭,男孩晚上就能有一顿肉吃了。

  拎着五彩斑斓的山鸡骑在父亲脖颈上快乐得大喊大叫的男孩永远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坐在落满灰尘的楼梯拐角,抱着父亲残破的弓箭泣不成声。

  哭着哭着,江尤就这样睡着了,生命监测手环上闪烁着的红光猛然一顿,某个不该有的程序悄然运行了起来。

  江尤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母亲下葬的时候。憔悴的男人靠着墓碑抹了一把眼泪,笑着安慰怀里的孩子:“阿尤,没事的,妈妈只是有事先离开了,这没什么的,真的,人总会经历这些的。”

  小江尤抬起头,表情平静得吓人:“爸爸,人都是会死的吗?”

  男人顿了一下,坦诚地回答道:“是啊,人都是要死的。总有一天,你身边的人会一个个的离开你,包括爸爸。如果真的只剩下你自己,你也要好好活下去,真正的男子汉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的。”

  江尤坐到了父亲对面,苦笑道:“现在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爸爸,我坚持不下去了。”

  男人轻抚着小江尤的头,眼睛却看向了江尤的方向:“我都知道,你做得很好,为什么不能继续坚持下去呢?”

  江尤道:“我努力过的,爸爸。在卡尔特人面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维持人类最后的优雅和骄傲。我这样坚持了好多年。”

  男人不赞同地摇摇头:“这样很好,可为什么最后关头选择了逃避呢?”

  “我并不认为这是逃避。”哪怕只是在梦里,江尤也因父亲的反对而感到了沮丧,“我看不出继续坚持下去的意义。在一个屠杀了全人类的种族面前,我的所有努力都只是一个笑话而已。我只是一个阶下囚,我活着无济于事,我死了也无关痛痒。”

  男人似是生了气,拉着小江尤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指责道:“那你的放弃就有意义了吗?你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了,你肩负的责任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的生命是全人类的牺牲换来的,你不能自私,不能软弱,不能就这样轻言放弃!”

  “父亲,我……”江尤还想再争辩,面前的空间却陡然扭曲了起来,小江尤被父亲抱在怀里,隔着一层淡淡的迷雾,对江尤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满怀轻蔑。

  江尤猛然惊醒,金色的阳光透过墙缝洒了进来,温柔地笼罩着江尤,却无法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温暖。

  他待在自己的房子里,却觉得无家可归。

  江尤依旧坐在那个角落,望着手中的弓箭发呆。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生命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得以延续的。生命的重量实在是太过沉重,沉重到压垮了他自身。

  屋外的打斗声唤回了江尤的意识。江尤轻车熟路地拿起藏在桌子下的柴刀,快步赶了出去。

  乔丽亚的右肢依旧保持着巨斧的样子,左手紧紧握着一把麻醉枪,警惕地与眼前这个又粗又长的凶恶巨兽对峙着。听到了开门声,她的触角立刻颤动了起来,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江,别过来!”

  江尤看着横亘在院子里的十几米长的褐色巨蟒,立刻停住了脚步。他有这个自知之明,面对这样的场面,不拖后腿就算帮忙了。

  那巨蟒是天生的猎手,见乔丽亚因江尤而分心,立刻欺身而上,张开血盆大口向乔丽亚攻去。

  乔丽亚向后一跃,险而又险地躲过了这一击,但还没等她站稳,巨蟒水桶粗的尾巴便已横扫而至!

  乔丽亚躲闪不及,所幸挨了这一下,粗壮的蛇尾打在卡尔特人坚硬的表皮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乔丽亚借势一跃,又向后退了十几米,左肢轻轻一扬,“簌”的一声,那是麻醉弹射出的声音。

  这场战斗本该到此结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