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我在大唐是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面包总会有的

我在大唐是传奇 牧童骑黄鹂 3203 2020.09.19 19:00

  从宫里出来后,徐毅先是去了弘文馆,司农卿这里,用来做账的东西,竟然还是竹简,堆得满屋子都是,本来就那么点地方,倒是都用来堆放竹简了。

  虞老头这几天有点开心,印刷书的事情,已经步入了正轨,眼看着一册书籍就要完成,那可是整整一百套书,想想这事儿,虞老头感觉都能笑醒。

  唯一让他遗憾的是,徐毅这小子,竟然被陛下从弘文馆抽走了,想想徐毅肚子里,可能还有不少的存货,虞老头便禁不住叹气。

  可正这么想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就突然看到徐毅的身影,从弘文馆外进来,虞老头禁不住稍稍一愣,可等他看到徐毅难看的脸色口后,顿时又回过了头。

  这小子一脸的煞相,只怕是揣了一肚子火气,这时候迎上前去,无端端会变成出气的对象,还是先躲躲再说吧!

  司农卿那地方,虞老头其实心里清楚的很,虞老头开始的时候,还想提醒一下徐毅的,可想想这是陛下的意思,便只好明智的闭上了嘴。

  可他才想着躲起来,徐毅就跟看到他了一样,进了弘文馆,便直奔他所在的馆舍,一进来便冲着他讨要纸张,一副不给就不打算离开的模样。

  虞老头很识趣的指了指旁边,那是早上才从纸厂送来的,都是准备下一批印刷用,质量自然是没什么问题,自始至终,虞老头都没开口说话。

  直到徐毅拿起一摞纸,离开了弘文馆,虞老头这才如释重负的松口气,刚刚这小子的目光,有点太吓人了,能把老头吓得午饭都吃不下。

  司农卿的一间破屋子里,苏全友几人,正在小声的议论着徐毅,徐毅刚刚临走的时候,说是去找陛下,按照徐毅在陛下身边的地位,这一去,只怕是就再也回来了吧!

  毕竟,这司农卿的冷清样子,徐毅也已经见识到了,如果,这仅仅只是陛下警告徐毅的意思,那陛下的目的,也该达到了。

  剩下的,就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这冷清的地方,也只有他们几个,继续在这里守着了。

  然而,几个人正这么议论的时候,却忽然听的外面一阵脚步声响,正感到讶异的时候,却见得刚刚才离开的徐毅,竟然又神奇的回来了。

  手上抱着一大摞的纸张,脸色难看的,就跟有人欠了他多少钱没还似的,惹得几个人傻愣愣的坐在原地,一时间都忘了动弹。

  “侯爷,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是苏全友最小反应过来,看着徐毅气休休的将手上的纸张,用力放在案几上,苏全友赶紧站了起来,一脸奇怪的问道。

  “我不回来去哪里?”徐毅将纸重重的放到案几上,整个人站在那里,深深的呼一口气,像是在平复内心的愤怒似的,冲着屋里的几人道:“都别闲着了,起来给我查账!”

  “查账?”徐毅的这话,使得几个人的表情,顿时禁不住一愣,眼底不由的闪过一道疑惑,难不成,这是怀疑他们做了坏账不成?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这第一把火就冲着他们来,司农卿可就他们几个人,这是不准备好好过日子了啊!

  “咱们就是查账的,不查账,还做什么?”徐毅对于面前几人的反应,委实是有些失望,怪不得人家瞧不起咱们,咱们自己把本职工作都丢了,能指望别人瞧得起嘛!

  看看面前的几人,依旧是一脸懵逼的状态,徐毅只好气的坐到边上,一边吩咐着找来刀子,将他刚刚带来的纸张,裁剪做成账册,一边给几人上起课来。

  这司农卿就是户部的一道筛子,基本上六部衙门的账目,都要从司农卿的手上过,只有司农卿这里过目了,才会将总账报给户部尚书,再由户部尚书,保呈给尚书省汇总。

  但现在的问题是,司农卿从大唐立国以来,一直都是缺少人手,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样一种尴尬局面。

  那就是,由各部将账目送来司农卿这里,而后,再由司农卿大致翻阅过来,便汇入总账之中,只要送来的账目,上面没有太过显眼的过错,一般都不会再有事端。

  人家说用了多少,那便是多少,人家说,收入了多少,那便是多少,反正司农卿的人,也无从查他们的账目。

  “这就是问题所在!”徐毅拍了拍面前的案几,目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望着面前的几人,道:“这本来是咱们得优势,可就是生生被你们弄丢了!”

  “这种账怎么查啊?”总算听明白了徐毅的意思,可听明白了,却反而更让他们郁闷,那可是整整六部衙门,下面还包括了各州府县衙,以及十六卫,东西两市,还有各地粮仓。

  漫说是无从入手不说,便是真想动真格的,就他们眼前的这几人,只怕是还没理出一个地方的账目,就该被新送来的账目,压的直不起腰来了吧!

  “那怎么办?”徐毅刚刚讲了一大堆,这会儿口渴的要命,可目光悲催的扫了一圈,发现竟是连个茶盏都没看到,最后,还是苏全友识趣的舀来了一碗生水。

  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弘文馆那么穷的地方,虞老头他们,没事的时候,还都可以煮着茶汤喝,可堂堂司农卿这里,居然连碗水都没有。

  “那就听侯爷的!”似乎是被徐毅的状态,给刺激到了神经,刚刚还一脸犹豫的几人,这会儿突然脸色一横,冲着徐毅大声嚷嚷了起来。

  奶奶的,他们其实也早就受够了这种窝囊气,那就不如跟着徐毅干一回,大不了,失败了回到原点,还能有这更糟糕的地方吗?

  刚刚拿来的纸张,这会儿已经被裁剪成册,徐毅又单独找出一张大纸,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绘制了一副简易的表格,让人挂在了墙上。

  “先从东市入手吧!”将所有的事都准备妥当,徐毅立刻吩咐找来东市所有的账册,由苏全友负责记录,其余的几人,便将东市上半年账目汇总出来。

  总共五个人的屋子,徐毅负责统计表格,苏全友负责汇总,剩下的三人,便拿着算筹,将东市汇总上来的账目,挨个的计算、上表。

  东市的账目,都是各商铺、摊位的税收,总共多少家商铺,多少个摊位,商铺跟摊位,又分为大中小三等,税收自然便是按照这格式。

  半年的税收账目,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几个人用了一下午的时间,便全都整理出来,明明一大堆的竹简,可汇总到新账册上时,却才用了十几页而已。

  “出发!”花一下午算完了账,到了次日一早时,徐毅便顿时冲着,早就望眼欲穿的几人一挥手,几个人便浩浩荡荡的出了司农卿小院。

  从户部大院出来时,路上遇到了几个同为户部的同僚,一见司农卿几人高昂着头,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顿时惹得纷纷驻足观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些人咋了?”

  “谁知道呢,疯了吧?”

  “看他们样子,好像要去打架!”

  “那还不去禀告尚书大人!”

  “别了吧,听说昨儿司农卿来了个侯爵…”

  “……”

  徐毅带着几人出门的时候,身后听的便是这样的窃窃私语声,言语当中,竟然将他们当成了疯子,奶奶的,东市的事情解决了,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们了。

  大唐的东西两市,都设有市令官儿,平日里既负责维持两市的秩序,也负责征收两市的税收,这东市的令官名叫陈德海,做这东市令也有几年了。

  徐毅带人进去的时候,陈德海都是一脸的茫然,他这地方,户部的人倒是来,可都是负责拿走税钱的,这司农卿却是头一回来。

  “查账?”不过,好歹也是户部的人,陈德海便不敢太过造次,客客气气的将徐毅一行人迎进官署,叫人送来了水果,可一听说是查账,陈德海便顿时楞在那里。

  东市上月的账目,可是已经呈送上去了,难不成,是出了什么纰漏不成,随即,不等徐毅开口,便将下面的主薄几人给唤来了官署。

  “这半年的账目都拿来吧!”徐毅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看的陈德海的心都‘突突’跳了起来。

  “没听到吗?我家中丞在跟你说话!”徐毅身旁说话的这家伙,乃叫温有仁,估计也是难得碰到这么威风的时候,一见陈德海磨磨蹭蹭的样子,立刻便大声呵斥起来。

  陈德海顿时便不敢推辞了,反正都是已经过目了的账册,而且,自认也跟呈送上去的没什么差别,于是,便冲着下面的主薄点点头,将半年的账册,都送来了官署。

  有了昨日一下午的辛苦,基本都没什么工夫,就将东市半年的账目,全都对了一遍,结果,却是丝毫也没差错,哪怕一厘钱的误差都没有。

  “不知中丞还想查什么?”陈德海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提心吊胆的,可等他发现,眼前的这些人,竟然只是过来对账目的时候,便算是彻底安下心了。

  毫无漏洞的账目,可以说是完美无缺,再看看陈德海突然间脸上露出的得意,刚刚还雄心勃勃的几人,脑袋一下子就跟霜打茄子样,彻底耷拉了下来。

  “面包总会有的!”然而,却只有徐毅,看着这完美无缺的账目,笑的异常开心的望着陈德海道:“陈令官这里,该有东市的草图吧,那就麻烦陈令官拿来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