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司命大人下凡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宫宴(一)

司命大人下凡记 角角落落 3197 2021.10.12 09:04

  等我再次醒来就已经在太子府的床上了。外面天黑了,红缨听见我醒了就走过来,满脸洋溢着笑意,我问她发生什么事这么开心,红缨说:“我是太子抱着回来的,坊间已经流传太子妃新婚耐不住太子府冷清,太子专门带太子妃出门游玩,可见太子和太子妃伉俪情深,太子的品行端正。”我听着差点吐了,这事绝对是赫连诚搞的鬼,还真是处心积虑。

  既然出不了门,我就让管家把太子府里的小丫鬟都叫来,我根据相貌,身材等等打分,最后前十名都留在我眼前伺候。想着每日美食美女倒也过得不亦乐乎。赫连诚三天都没搭理我,我自然也不会去找他,我又不是真的关遥遥,根本没有时间去关心他好不好?第四天,晚膳后,我正在和几个小丫环调情,啊不,逗闷子,赫连诚进来了。他一来,小丫鬟都悄悄退出去了,红莲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走了,最后还把门关上。我无语的坐在桌前,赫连诚坐在我对面,他好像喝酒了,低着头说:“你怎么变了,以前你不是说会每天都陪着我的吗?”我诧异,难道着赫连诚是喜欢关遥遥的,不对,应该是被一个人缠得太久了,突然这个人不理他,他有点接受不了,关遥遥是真的喜欢赫连诚的。我说:“那是以前了,以后不会了。”太子着急了看着我说:“是因为珠儿吗?”丫的,你知道啊,任谁看见自己心心念念十几年的人和别人偷情都会难过的吧,他接着说道:“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珠儿救过我……”,我白他一眼没搭理他。就这样坐着,赫连诚一直看着我,关遥遥这身材自然没得说,这脸蛋其实也是很精致的大美人,眉眼自带三分笑意,笑起来更是像花开三月,两颊的酒窝像是要把人灌醉,赫连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我身后了,把我搂住头靠在我的肩膀,我大气都不敢出,这是要睡我?这怎么行呢?虽然我这么想,但是这心还是止不住的跳,这毕竟是关遥遥的心,她是愿意的。我心中默念着,关遥遥恕我现在还接受不了,我一使劲挣脱了赫连诚。他有些生气,叹口气了一声就出门了。红缨很快就进来,我赶紧抱住红缨重新感受一下我骨子里的爷们。

  第二天红缨告诉我说,管家被太子叫去了,询问了我每天都做什么。没过多久我身边貌美的小丫头都变成了当初我选出来的最差的一批,我欲哭无泪啊,最关键的是红缨也被调走了,谁都能走,红缨不可以。我没办法只能去找赫连诚评理。我让小丫鬟端了一碗我喝剩的鸡汤就往书房走去。门口的侍卫看我过来赶紧开门请我进去。走进书房,就看见赫连诚正在书桌前写字,都没看我一眼,我知道他早就知道我会来。我施礼后就把鸡汤端到他的桌子上,小丫鬟走后,他走过来,看着我说:“你来干什么?“我心中白他一眼,说道:“太子殿下今日不来看臣妾,臣妾甚是想念就来看看。”说的我都要吐了,赫连诚自然知道这不是真话,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想要红缨回去伺候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再和红缨一起睡。“我想这尼玛是吃女人的醋,我看你之前也不在乎关遥遥啊,好日子要到头了吗。我答应的好好的。看着他喝我剩的鸡汤喝的还挺开心,我有些得意的走了。回到院子里果然红缨回来了,说:“太子只是让她回将军府多拿一些太子妃之前爱用的物件回来。”原来赫连诚蒙我呢。

  我叫来管家说伺候的人不够,要加人想让他把之前调走的小丫鬟再调回来,实在不行再买几个亮眼的回来也不是不可以。管家一听我说的话立刻磕头道:“太子妃您饶了奴才吧,太子说了,谁要是敢私自做主给您调人就直接自己去找蒋雷大人来个痛快。蒋雷是赫连诚的近身侍卫,我曾悄悄地问过陈英,能不能打过蒋雷,陈英说,拼死或许可以。我还不至于为了这个拼掉我的底牌。晚间,管家过来传话说,明日是八月十五了,我要陪着太子要进宫赴宴,让我早些休息。

  一夜无眠,第二天,天蒙蒙亮我还在跟梦里的仙娥拉扯,就听见红缨在轻轻的叫我:“太子妃起床了,今日去参加宫宴要早些准备。”我一把搂住红缨把她压倒了,红缨惊呼一声,“你们在干什么?”屋里传来赫连诚的不悦的声音,我赶紧坐了起来,红缨也是赶紧起身。晚上睡觉穿的比较宽松,刚才和红缨这么一拉扯我的一半肩膀已经露了出来,白花花的团子呼之欲出,我抬头看见赫连诚那有些红了的眼睛赶紧拉上衣襟,招呼红缨宫服拿来,赫连诚转身就走了,我看见了他的耳朵都红了。小样看这样子应该是个雏,虽然我也只是看的比较多,从未实践过,这关遥遥更是不可能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咱不怂啊。

  红缨给我里三层外三层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才穿戴好了,我看着镜中的自己都被自己迷上了,这关遥遥长得真是国色天香,金丝宫装衬得精致的妆容很是庄重,有些稚气的脸也变得端庄美中不失大气,有国母之范。马上就要出门了,正常这个时辰我该用早了,红缨听见我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悄声告诉我,在马车上给我准备了糕点,我顶着好几斤的脑袋,挂着十几斤的服饰出门了,没走几步我就有些脱力了。怪不得这大人物都得要人扶着,这不扶着真是走不动啊,红缨扶着我走向马车。赫连诚已经在车边等我了,我看着那车我就知道我如今这小身板再加上这一身行头是上不去的,想想曾经我飘来荡去哪里会想到今日会陷入这种境地。我走到马车前,正在打量如何上去,身体忽然一轻赫连诚把我抱到了车上,然后淡定的上车与我一起坐进了车内。懒得搭理他,明明不喜欢关遥遥还装什么深情,估计明日就会有关于太子钟情与太子妃的传言了,难道是给爹听的?上车后我就看见角落里的食盒,果然还是红缨最爱我。太子坐下就开始闭目养神了,我轻轻挪到食盒边上,食盒靠近赫连诚的那个角落,我慢慢拿过食盒背着赫连诚打开食盒开始吃了起来。要说吃喝玩乐哪个最要紧,当然是吃,不吃东西哪有力气干别的。食盒里都是我平日喜欢的糕点,桂花糕香滑不腻,糯米冻里能吃出颗颗糯米的颗粒感,有糯米的清香,最底下一层食盒竟然还有一碗温热的荷叶粥,清清爽爽,红缨简直是爱我入骨了,都是我爱吃的,我边吃边在心里爱红缨一万遍,怎么会有这么贴心的小丫头。我洋溢着笑脸想着我夸赞红缨,她羞红的小脸,这时一张大脸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下停住,忘记了嚼了,赫连诚剑眉微挑,伸出手把我嘴边的残渣抹去,放到嘴里嗦了一下,说道:“这么好吃吗?”一脸不屑的拿过食盒,把我剩下的糕点都吃了,粥也喝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又吃又喝,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谁让我现在打不过他。眼看着他要吃最后一口糯米冻了,我没出息咽了一口口水,他看着我举着糯米冻说道:“想吃吗?我喂你啊?“说着就把糯米冻往我这边递,我竟然真的张嘴去接了,糯米是吃到了,但是是赫连诚拿嘴为给我的,我意识到他的嘴已经碰到我的嘴时我就要往后撤,谁知他用手固定住我的头,因为我的嘴是张着的,他就像是跟我抢那口糯米冻,到嘴的东西我是不可能再还回去的,小爷抢东西什么时候输过。他抢我也抢,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明显车内温度开始上升,我感受到了他的喘息声。我脑袋嗡的一声,妈蛋的,这是什么鬼,我使劲把他推开,他看着我因为过度卖力有些红肿的嘴唇,邪魅一笑,“太子妃好厉害啊”我正在懊悔不已,怎么回事,我竟然没有在一开始就反抗,我到底还是不是纯爷们。我一眼瞥见赫连诚,又看看我这平平的,我不得不承认他是纯爷们。看着我的眼睛飘来飘去,赫连诚又道:“太子妃莫不是想要?”我心想你才想要,你全家都想要。我白他一眼,扭头不去看他。“关将军临出发前请求孤王好好待太子妃的一片痴心,将来若有事变必定对孤王鼎力相助,孤自然不会辜负关将军。”原来都是交易,关遥遥你听到了吗?后面声音变小了“其实之前你天天缠着我的时候我很烦你,自己什么身份处境不知道吗?还天天往我身上凑,后来母后说你只是个小女孩,只是在那诺大的皇宫里不知道去依靠谁,慢慢我都习惯我后面有个小尾巴跟着我了。”我回头看了赫连诚一眼,我突然觉得他其实也是刚刚二十几岁的孩子而已,我不知道他到喜不喜欢关遥遥,或许他自己也不清楚吧。想着作为未来君王与权臣的矛盾,又想着这冰冷的皇宫总那个一直跟着身后的小尾巴,与其说是小尾巴把他当成温暖,不如说是他们曾经相互温暖安抚过彼此幼小心灵里的恐慌与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