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司命大人下凡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秋猎(二)

司命大人下凡记 角角落落 3242 2021.10.14 08:37

  赫连壁说:“二哥,怎么样?你还看不清遥遥的心吗?遥遥没有告诉你我与她早有约定吗?”赫连壁这是要诛心,他要的不仅仅是皇位。我回头看向赫连诚,他刚要开口就吐出一口血,然后硬是忍着再吐血的冲动看着我说道:“你说”我确实是因为听到三皇子受伤而来的,但是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不想让他们兄弟互相残杀而已。我此时解释不清楚我对赫连壁的感情,只好说:“我愿与你死同穴。”

  “遥遥你不要觉得我卑鄙,他赫连诚也没有光明到哪里去,你没发现那匹白马自己带你过来的吗?他早就打算让你看他被我伤,我故意让人早一步去引你前来,一是要揭穿赫连诚的真面目,二是想看看你心中到底有没有我罢了,不过阴差阳错他替珠儿挡了一箭,还是被你看到是我伤了他。

  赫连壁突然有些激动的说道:“但是遥遥来了说明你心里是有我的,连你自己也没觉察到罢了,遥遥你过来我带你回去。“说着就走过来朝我伸手。

  我回头看向赫连诚,他竟然一言不发,他看向蒋雷给了个眼神,蒋雷如得令般吹了一声口哨,一时间树林里哗哗作响,霎时间出现了一批守卫营的兵,这是赤裸裸的告诉我这一切都是赫连诚的算计了。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轰然倒塌。周围喊打喊杀,我不知道被谁拉着一路奔跑,拉着我的人一手拉着我一手躲避后面的追兵和不时射来的利箭,最后停了下来,我回头一看那身后竟是山崖,我身边是赫连壁,他身上的白衣早已染红,握着剑的手臂伤皮肉外翻,我看着围上来的人群心中明白,赫连壁真是穷途末路了,但是我回想赫连壁这个人,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真的去伤害我,甚至是赫连诚,我不想就这样让他死在我面前。

  赫连壁看了一眼悬崖之下,对我说:“遥遥我想让你陪我跳下去,你愿不愿意?”我回头看见赫连诚赤红的双眼,公孙珠儿站在他的身边。我知道我有金手指就故意说:“我愿意。”谁让他赫连诚不信我,试探我。我也要让他尝尝被人背叛的滋味。在赫连壁要带着我跳的时候却突然把我往里推了回去,他只是说说而已,我却听到身后赫连诚痛苦的喊:“不要!“

  我扭头看到他痛苦的表情,他挣扎着往崖边奔来,我冲他笑了笑,转身跳了下去。我必须快点下去,这种崖底必然会有河流,我要快点下去找到赫连壁用我的金手指去救他。跳下的瞬间有一团红色紧跟下来并抱住了我,她倔强的护住我的躯干,我隐约看到了她眼里含着的泪,两个人的重量感觉下降的更快似的很快我们两个就落到了水里。冰冷的水瞬间把我俩包围,只听她闷哼一声好像似乎撞到石头了,我赶紧去抱住她,奋力向上蹬腿,她晕了过去。心中不禁吐槽这一个俩个的都跳下来,我一共就三个金手指,你们是要揭我老底吗?我费尽全力让我俩的头保持在水面,顺着水流漂根本无法停留,期间我的腿被撞的都没有了直觉,我觉得我没有机会使用我的金手指了。水实在太凉了我早已失去了知觉,在我将要沉入水底时,有人拉住了我,我被他拉到了一旁的山洞里,我感受不到我的四肢,我侧着头吐了几口水。很快那个白色身影拖着公孙珠儿进来了,真的是拖着,因为那个白色的身影是赫连壁,他本来就受伤了,跳下来估计也被撞得不轻,他踉跄的挪动我身边,嘴里流出血来,他用尽力气终于躺在了我身边,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气轻声说:“好困啊,能睡在你身边我好开心”,说完后他就那么静静的气息越来越弱了,后来我听不见他的呼吸声了。我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我起身浑身都是伤,好在都是皮外伤,但是我的腿有一只明显变形了,我知道我死不了,疼痛不可避免,腿更是疼的我脑袋突突的跳,想想我活了3000年何时感受到过这种感觉,我竟然觉得有些好笑心中还隐隐兴奋甚至还有点享受,竟然这种被爱人利用后的崩溃以及这种身体上的切肤之痛让我觉得我是活着的,之前的3000年都不如这些日子让我更真,我感受到了生命的鲜活,我竟然觉得短短人生数十载其实远比天上无尽的生更有意义。

  我忍着剧痛,爬到公孙珠儿的身边,看不到她身上有什么伤,只见口中有血水渗出,查探鼻息已经毫无动静,看着她瘦瘦小小的那么一团,竟然是她下来想要救我,我看懂了她的眼泪,她是舍不得赫连诚下来救我。我正在回想着老司命说的往生咒,听见外面有声响,我以为是野兽,就准备找个东西好抵挡一下,毕竟要想救人也得是个完整的人才行,况且我也要活着。声音由远及近,动作很慢,像是在爬。我轻轻挪动,探头一看是赫连诚,我心中想骂娘了,他本就受了箭伤,如今再跳下来这不是找死吗?果然,等我爬过去,他只剩一口气挺着不肯吐出来,看见我本来那要散掉的目光又重新聚了些。

  他憋着气说道:“我想告诉你我也愿意与你死同穴。”说完就笑了,口中的气息却是慢慢平息。我的眼睛瞬间模糊了,凡人真是有意思,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这么复杂的来来回回的表明真心但又去试探,这爱真是复杂,赫连诚的爱容不得有半点杂质,或许我真的不如他爱我多一点。我心中觉得我此刻就是关遥遥,我是幸福的,赫连诚彻彻底底的爱上了我。

  老司命真是好算计,这三根金手指根本不是给我准备的。此时四下无人,估计很快就会有将士前来营救,用金手指救人不能被他们看到,否则我岂不是成了妖魔鬼怪,如果把我当成神仙更是不行了,毕竟我也只有这点神力,所以我要尽快救人。我先把一根金手指放在赫连诚的眉间,心中默念往生咒,赫连诚身上荧光四起,伤口肉眼可见的好转最后恢复如初,只是一时没醒,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我睁眼就感到一阵眩晕,肉体凡胎使用神力会消耗心血的,但是没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尤其是在我能够救的情况下。接着我来到赫连壁的身边,毕竟他死的时间稍长一下,我怕再晚一会儿金手指也无用了,还是像之前那样放下第二根金手指,念起往生咒,这次更加艰难,往生咒还没念完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像被抽空般不受控制的要晕倒,我使劲咬破了自己的舌头,看到赫连壁恢复呼吸,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吐出一口血。我真心觉得我要是救了他们三个我必死无疑。但是我如今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放着公孙珠儿不管,虽然她是为了赫连诚才决定救我的,她毕竟救了我,如果我此时私心不救,那此事会成为我永生的魔障,无论如何我多要救她。我咬着牙爬过去,此时我也只有趴着的力气了,我的手放在她的头上,我先重新要破自己的舌头,怕自己中途会不受控制的晕过去,把一篇往生咒念的磕磕绊绊,感受到手掌下的温热我知道自己成功了,心想做人好累啊,终于可以休息了,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我的神魂慢慢飘出了关遥遥的身体,看着躺在洞中的我们三人,觉得很可笑,赫连诚赫连壁明明是亲兄弟却会为了皇位不惜利用爱人相互算计相互厮杀,公孙珠儿明明对赫连诚的爱深入骨髓,却可以去救我这个情敌,只因为赫连诚不想我死,我一个自家难保在权力的夹缝中生存的女子却妄图想保护这两个天之骄子。我的心此刻纠结成一团,我感觉我的心在流血,仔细感受一下其实根本没有流血,倒是多了许多缠缠绕绕的通路。老司命来了,我抬头看向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我此刻似乎已经明白这次历劫对于我的意义。只是经历岁月看着别人人生往复不是活着亦不会体会真正的酸甜苦辣,只有去经历了才有资格说痛是痛,爱是爱,苦是苦,甜是甜。老司命道:“看来你是悟了,此刻你可以选择就此归位,不再去经历这些人事之苦。”

  “那关遥遥会怎么样?”我问道,

  “她不会死,但是醒来的机会不是很大。”司命认真的说道。

  我说道:“我要让她好好活着,好好活下去。”

  “你想好了吗?你要知道继续下去你需要用你的神魂去滋养关遥遥的魂魄,你神魂会受损,等关遥遥寿终正寝你神魂归为,即使你历劫成功,但是因为神魂之力承受不了继任司命正神之位的天劫,很可能因此不能接任我的位子,你可想好了。”

  “我自知这样做的后果,但是如若此时归位,并非我心中所愿,同时这对关遥遥也很不公平,我会因此落下心魔,对于我这永久的神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我对司命说道。其实我还有一层不甘,关遥遥和赫连诚互相许诺要死同穴,如果就此关遥遥一睡不醒,那么赫连诚该何等的痛心,关遥遥又该有多遗憾,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神魂可以慢慢修复,没有了仙术的随意得到,我倒觉得这种小心翼翼用心经营得来的情爱更加刻骨。

  “好,你的选择亦是你历劫的一部分。”说完就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