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司命大人下凡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他知道了

司命大人下凡记 角角落落 3014 2021.10.14 08:55

  后来才知道那日免了早朝,不过政务还是要处理的,早膳后赫连诚就去了勤政殿,我则去太后宫中请安。太后见到我没有任何表情,她幽幽的说:“你还会走吗?“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看我疑惑,她说:“如有有的东西注定不能长久,那暂时的拥有再失去比从未拥有会更痛苦。”我不能理解也不好作答,做了一会儿就走了。午休的时候,我竟然见到了老司命,他笑眯眯的说:“你可以回来了。”我恍然大悟,我不想去猜太后如何知道我该回去的,但是此刻离去,我心中有了万般不舍。我犹豫的开口道:“可不可以和赫连诚过完这一生再回去?”与神仙而言,平凡人的一生不过短短瞬间,但是与凡人来讲那就是海誓山盟生同衾死同穴。老司命面露难色道:“你作为司命继位者应该清楚命数本是平衡,一处多了另一处必然会少,你的使命即使保住关家性命,赫连诚与关遥遥琴瑟和鸣,如今一切已成定局,关遥遥回来亦可以继续之后的白头偕老。我心中顿时生出许多许多的不舍,我的阿怨是我经历了生死之痛生出来的,虽然这具身体是关遥遥的,但是那疼她未曾受到一分一毫。我如今早已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一个属于赫连诚的女人,我们那么亲密,那么炙热的爱意我怎么舍得把他还给关遥遥。

  我试探的问:“如果关遥遥回来,大家会不会发现什么不对而改变这种局面?”

  “不会的,你要明白是你占了关遥遥的身体,很多时候你觉得这具身体里已经没有了关遥遥,其实她一直都在的。”

  老司命说,“你如果执意不肯离开,关遥遥只能真的消失,但是她的命格缺失必须从他处补回来,我不说你也知道要从哪里补。”老司命叹了一口气。

  我有些犹豫,但很快就下定决心,说:“我愿意用我的命格去补给她。”

  老司命叹了口气说:“司徒凤,你可愿放弃将来神魂归位后的司命职位,只做一名散仙换关遥遥来生凤位命格?“

  我郑重回答:“我愿意!”仙缔结成,金色的结印因在我的身上,我看着关遥遥从身体飘出,在空中站立对我作了一个揖,说:“谢谢你”然后就飘走了,我猜她可能觉得是我救了她的爹爹和哥哥,同时赫连诚如今爱的是我而不是她了,所以这金印轻易就结成了,她若不愿意自然也是无法结成的。

  我重回身体,如今是我一个人的身体,慢慢转醒听见屋内赫连诚与他人的对话,赫连诚坐在我的床边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只听一个宫女颤颤巍巍的说:“回皇上,奴才不是有意要偷听皇后娘娘和公孙姑娘的谈话,只是怕他们喝醉了酒找不到人伺候才过去看看有没有需要伺候的,无意间听到皇后娘娘对公孙姑娘讲什么山洞起死回生,好像说是皇后娘娘做的,而且皇后娘娘是神仙,好像还是个男神仙就是这些,奴才只是在屋外听的不真切,也不敢去瞎猜,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今日娘娘本来在午睡,小殿下哭闹的厉害,奴才想看看娘娘有没有醒,想叫娘娘去看看小殿下,这才发现娘娘没有了气息,如今想起娘娘说的那些话觉得可能……可能是真的。”

  我此时已经睁开眼,那名宫女说完正好看见我睁开了眼,瞬间开始大叫起来,接下去就吓晕了。赫连诚也是瞬间从床上起身看向我,眼神中有不解有惊恐,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定定的看着他。

  很快赫连诚就镇定下来,让人抬走那名宫女并告知严加看管,不得让任何人靠近。然后走到床前对我说:“我想知道当初崖洞的事还有告诉我如今的你到底是谁?我说:“好”

  我起身半坐半靠着边想边说,我把当时在山洞里赫连诚死过去之后发生的事都说了一边,没有说我和老司命的对话也没有说我因为救了三个人神魂受损的事。我说完后,赫连诚似乎更加疑惑说:“你既然救就我们三个人的命为何不能治自己的伤?”

  我说:“我当时只有三次救命的机会,却没有治伤的法力,如果你们没有死,只是受伤我也是救不了的。”

  “三次,就是说如今你也是没有法力的普通人”他接着问。

  我只能点头说:“是”

  我缓了一口气道:“我本身司命星君的即位者,因为要继任神位所以必须经受劫难,这劫难就是我要在关遥遥的身上帮助她得到你的爱,保住关家人的性命。”

  “遥遥去了哪里?“他接着问

  “她已经进入下一个轮回了。”我答道,我不能说我和关遥遥之间的交易,我更不会说我为了留在这里陪他终老而失去了继任司命的资格。

  赫连诚站起来看着我问:“你原本是男是女?”

  我不知道如何作答,我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眼中的湿润瞬间的模糊了双眼,我最后只是说:“我是爱你的”

  他急了上前一步大声吼道:“我问你是男是女?”

  我的泪水早已把我淹没,我说不出口我是女人,因为我骨子里是男的,但我又不能说我是男的,我只能哭着说:“我是爱你的。”赫连诚嫌恶的看着我,踉跄着夺门而去。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直到天黑再天亮,这个曾经最热闹最繁华的宫殿如今就剩了我一个人。每天会有人匆匆的送饭过来然后一句话都不说就走,最让我难过的是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阿怨。

  我没有去门口对着外面哭喊,也没有拉着来给我送饭的宫女问东问西,我心里清楚赫连诚是觉得我是一个男的,他无法接受,甚至可能会觉得恶心,我最难过的是我不能见到我的阿怨。我每天好好的吃饭,不会梳女妆我就按照我之前的习惯自己梳个男妆,我在大门后面仔细的听过外面的侍卫巡逻的规律,我打算自己悄悄爬出去,去看看阿怨,在这具身体寿终正寝之前我都回不去天上,只能在这里待着。

  在送晚膳的宫女走后我就赶紧吃完饭攒着力气,开始把屋内的桌椅往外搬,搬不动的我就拉过去,幸好墙不高,很快我就可以顺着我搭的架子爬到墙上。上去容易但是如何下到另一面是个问题而且我还要回来,我用衣物互相系着成为一根绳子,吊到墙的另一面,算着时间等到守卫换岗的时候我就上到墙上然后顺着绳子滑下去,这首歌墙角,绳子暂时挂着也不会轻易被人发现,我悄悄的去承乾宫,赫连诚的寝宫,阿怨很可能在那里,因为赫连诚对阿怨的爱不会少于我。

  如今已是半夜,除了巡逻的侍卫不会有宫女太监在外走动了,我来到承乾宫外发现宫门竟然没有关,里面灯火明亮,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我偷偷溜进去坐在门口台阶下的黑影里静静的听。果然有宫女还在来来回回走动,还有太医在嘱咐宫女如何熬药,小孩子的药更是要精心,药量一分也不能差等等。这个宫里只有阿怨一个孩子,一定是阿怨生病了,我心急如焚。慢慢移动到有孩子哭声的屋子外,我心如刀割,阿怨的哭声都变得嘶哑而且一点也不响亮。门口的小宫女也在小声说着,由于担心小殿下皇上日夜亲自照料都要病倒了。我实在是太担心阿怨如今也顾不得什么,就起身走到门前,两个小宫女一下没认出我来,就差点要喊,我说:“是我!”他们自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皇上把皇后关了起来,也不敢多说什么,这时候赫连诚身边的李公公出来了,他可能知道我和赫连诚之间出了问题,但是如今小殿下病重,皇上精神萎靡已经几日不理朝政,如此下去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大胆跪倒我面前说:“请娘娘一定要为了小殿下着想,给皇上服个软。”我扶起他来,径直走向屋内。

  进到屋内我首先看到赫连诚满脸胡茬,脸瘦的有点脱像,抱着哭着的阿怨一脸愁容,他看到我一愣,然后说道:“我不想看到你”

  我急忙走过去看见阿怨已经由原来白白胖胖的模样变成瘦瘪黑红的模样,闭着眼睛已经哭不出声还在嘶哑的哭,我的心瞬间抽搐到来了一起,不管赫连诚的话伸手就要去抱阿怨,阿怨似乎感觉到我的到了安静了许多。但是小小的身体通红,我用脸去贴了贴他的脸还是烫的,我从赫连诚手中把孩子抱了过来。或许是阿怨安静了许多,赫连诚也没说什么就给了我,药很快端来,我慢慢用小勺子一点一点喂给阿怨喝,这么苦的药小孩子自然不肯喝,喝一口都要好久,好在量不大最后也喝完了,吃了奶终于睡去,我舍不得离开阿怨一步,一直看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