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司命大人下凡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洞房花烛

司命大人下凡记 角角落落 3029 2021.10.12 09:28

  我们走在路上,天上没有月亮,漫天繁星,我抬头看着闪闪亮亮的星空,想着曾经漫游天际的肆意,如今却为了儿女情长亲情爱情纠结不已,或许这就是老司命让我下来的意义吧。我叹了一口气,赫连诚以为我是想爹爹了,他说:“你信我,我也会像关将军和关磊磊一样护着你爱着你,你信我吗?”我抬头看着他,虽然夜色昏暗但还是能看到他的那双眼睛闪着光,我说:“我信你。”

  转眼间我们就走到了寝室门口,屋内一片红色,桌上燃着一对红烛,这是成婚时的装饰,我回头看赫连诚有些不解。他早已命人开始给我换上,盖上盖头把我扶到床边,他自己也穿上大红色的戏服,下人退去,他走到床前说道:“之前大婚我本不愿,那时我不知道我是心悦你的,如今我给你补一个洞房花烛可好?”

  不等我说话,他慢慢的把盖头挑开,定定的看着我,我心中感慨万千,关遥遥我觉得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心愿了。我们走到桌前一起喝交杯酒,然后我就莫名紧张起来,这下一步该怎么做,上次是喝醉了,这次我可醒着呢,再说我骨子里可是个爷们,我把他压倒会不会不妥?我的紧张在赫连诚看来就是正常的娇羞了。赫连诚竟然笑道:“遥遥难道不会了?”

  我瞪了他一样,说谁不会,这种事老子实践不多但是就见识来讲我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我一推把赫连壁推倒在床上,他见我如此,就乖乖躺好,伸开手脚说:“既然夫人喜欢主动,那我就勉为其难吧。”我就用力回想之前看过的各自撩人的架势。我上去俯下身慢慢抚摸他的脸,轻轻的由眉到眼到鼻再到唇然后闭上眼睛去亲吻那嫣红的唇,这时候我心中有点黔驴技穷了,我正想着,这时候的赫连壁翻身而上,不等我反应,俯身亲吻我,他沉浸其中,这他妈的是女人的感觉?我有点苦恼,那如果是我的该多好,赫连诚喘息骤急,他似乎对我的表现很是满意,天知道我想要的好像不是这样的。

  灯火晃动了一夜,我们都沉沉的睡去。第二日醒来已到了晌午,我睁开眼发现赫连壁还在,我们竟然这么搂在一起,我有点尴尬,慢慢的把自己抽出来翻过身准备继续装睡。听见赫连壁有些嘶哑的声音道:“夫人早啊”看我不动,这家伙伸手把我翻过去,硬是让我对着他,我紧闭着眼睛不去看他。他用手轻轻的摸我的眉眼,我忽然睁眼他愣了一下轻笑着看着我,我皱着眉假装生气道:“我很困你知不知道“赫连诚把我搂进怀里轻舒了一口气,我晃着身体就要挣脱,他说:“你是不是想做狐狸精,我倒是乐意之至,看你!”我觉察到不对赶紧钻出他的手臂起身穿衣,看着我的惨状,边穿边抱怨赫连诚是狗。刚要往外走我竟然有点踉跄,身下不舒服,我生气的回去又换了一身里衣,他看我又去换衣服很奇怪,等看到我脱下来的里衣竟然痴痴的笑了一下道:“夫人是不是该好好给我补一补。”边说还装作可怜的模样,我没搭理他径直去吃饭了。

  用完早午膳,赫连诚要进宫见皇上,走之前说很快就会去秋猎了,让我没事练练骑马弓箭,说完就走了,我在想,这关遥遥身为大将军的女儿不会骑射也是不像话,虽然身体乏累还是去了太子的私人马场。我本身是会骑马的,当初骑马只是觉得骑着白马看着更为潇洒撩人。马场管事给我找来一匹看着温顺的红马,我稍微适应了一下竟也觉得不过如此,射箭主要是臂力不够箭术对我来说也不是难事。接下来每天我都会去马车练习骑射,进步很大我似乎觉得我又是那个白衣飘飘的撩人上仙了。

  这日我刚练完射箭,虽然不能百发百中但射中的几率还是提升了不少,最起码不会脱靶,我刚准备上马车回去,赫连诚过来了,他看着我道:“管家说你进步很大,去骑一圈我看看”他那语气仿佛我就是个孩子刚学了个本事需要给大人展示一般,我白他一眼,心想非要亮瞎你的狗眼。我拉过大红马骑上就走,肆意的跑了几圈,每经过他身边是都瞥他一眼,我自信我骑的不错了。我在他身边停下来,下马抬头看着他,我瞬间感觉到了我这是要他夸我,我像个小狗完成一个任务等着主人的夸奖和抚摸。我赶紧转身就要上马车,他拉住我说:想不想看我骑马?“他不经意间已经自称”我“了,我转过身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说道:“太子殿下赐教吧!”

  赫连壁飞身上马,骑的仍然是大红马,但是感觉大红马的气势立刻和刚才不一样了,随着马蹄飞起,赫连壁墨发飞扬随着风和马的跳跃飘荡在他的身后,看的我都惊呆了。他不只是坐在马上,有时站着有时候挂在马的侧面有时候又会轻轻点地,看着很是轻松,感觉骑马的人毫不在意的玩耍,但是我知道没有高超的骑术和过硬的本领是做不到的。恍惚间他已经听到我的面前,看我吃惊的模样,弯腰一把就把我拉到马上坐到他的前面,我缩在他的怀里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木制香气不禁感叹我又被撩了。我说:“我想坐马车,不想骑马了。”赫连壁轻声说:“这么多天我可都只是搂着你睡觉什么都没做,每天看你练习辛苦我强忍着,你不会觉得我吃一次饭可以顶半年吧?“我想想马车那个封闭的环境就安静下来,就老老实实坐在他怀里不动了。赫连壁策马起身,我们就这样走在大街上,他的大披风把我罩在他的怀里只露了脑袋,接受人来人往都在夸赞太子和太子妃伉俪情深,太子专情专意将来必定是位好君主。马前后晃动的走着。走到浮云楼附近,听见上面传来声音:“太子妃安好啊,上次是我喝多了对不住了啊?”我和赫连诚同时抬头,就看见二楼窗口赫连壁摇着折扇,一身白衣正在看着我们,桌子的另一侧是公孙珠儿,公孙珠儿显然脸色不好,眼神一直盯着赫连诚。我说道:“三皇子莫要信口开河,我什么时候……。”赫连诚打断我的话道:”三弟既然已与丞相千金定了婚期就要安分守己才是,莫要自毁前程。“说完就策马前行了。赫连壁没有再说话只是带着笑看我。公孙珠儿自始至终只是红着眼睛看着赫连诚。我们离开那里,我说:“公孙珠儿也是可怜人”赫连诚有些怒气道:“难道你要我娶了她吗?”说着使劲搂紧我,我知道赫连诚吃醋了。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意图,我不理他,他有些急了,有些威胁的说道:你想让我此时把你按在马上吗?“我一想到那个场景实在不怎么好毕竟这是街上,他快速搬正我的头亲了我一下。到了门口要下马了,我正要打算看他笑话,人家潇洒下马,不忘把我抱下,然后披风往身前一带,裹得严严实实就这样走了进去,我是低估了赫连诚的算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