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司命大人下凡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故人

司命大人下凡记 角角落落 3310 2021.10.14 08:46

  我生的是个男孩,赫连诚叫他阿怨,这不是个好名字,他却说这个孩子差点要了我的命,一个名字算不得惩罚。由于生的太久了,阿怨生下来哭声很小,浑身青紫活下来都是幸运的。赫连诚告诉我,那天他来到的时候陈英守着门口不让人进来,院子里混战成一团,有许多死人,再晚来一步怕是陈英和孩子都会被杀,我很可能会被带走,虽然最后也会送到他的面前,但那个时候怕是见面也是仇人了,他也会一辈子在悔恨中度过。说道后面他欲言又止,我看他一眼他继续说:“其实和我同时到达的还有赫连壁,他现在被我关在云城明日我们就去云城,到时候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安排。“我有点吃惊他会主动告诉我这个消息,他看着我吃惊的表情,似乎觉得很满意。赫连诚好像变了,他在学着考虑我的感受。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冰开始融化了,每日他都会抱着阿怨在我眼前炫耀,夸阿怨长得好看,一看娘亲就是个美人。我们就在这间小屋里感觉真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第二天我们就出发去了云城,考虑到云城更适合我恢复身体,再者滇镇地处边疆对于一个皇帝来讲安危更为重要。云城算是西南最大的城,我们住进了城主府,赫连诚暗里已经亮出皇威,皇帝微服出巡,表明身份明里暗里的护卫更加方便。我的身体日渐好转,已经可以下地行走,阿怨已经不是黑乎乎皱巴巴的样子,眼见的变的白胖越发招人喜欢。赫连诚告诉我会在云城住到我出了月子再动身回京,毕竟马车再好也不能和屋子比,这里气候温最适合休养。

  我渐渐的已经可以在屋里坐一会儿了,赫连诚每日都要处理公务,为了不打扰我休息就会去书房待着,有时候很晚才会回来,新朝刚立事务繁多,如今在这里不比在京城不免会多有不便,消息有时候来了就要处理,因为传来传去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晚上我坐着等赫连诚,想告诉他我先见见陈英,如果可以也想见见赫连壁,毕竟他们都曾用生命守护过我,我想确认他们都好好的。后来我实在坐不住就先躺下了。我刚刚躺下就听见赫连诚回来了。他先换了衣服就上床躺倒我的身侧,自从这次相见我们虽然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但是我们各自盖着被子,我都是背对着赫连诚,他也只是躺在我的身侧,最多就是把手臂搭在的被子上,这样我就感觉很好。

  这次自知有事要说我回过头先笑一下说:“你回来了“

  他一脸欣喜道:“听说你一直在等我。“我犹豫了一下说:“我想见见陈英和赫连壁。“他的脸瞬间黑了,不说一句话就扭头背着我躺下了。我一看这是生气了,心想着我相见别的男人他生气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但是以他的心性,自从我生孩子那天出事,我再也没有见过陈英,怎么也该让我见一见,毕竟陈英守卫了我那么久。至于赫连壁是他为了挽回我的心意自己说出来的,当时也是说可以见一见,他一直憋着不让我见任何人,就是等我求他罢了,我之后伸手晃一晃他,他还是不为所动。我想着可能他太累了,忙了一天回到心爱的人面前,却听见说心心念念的人说要见别的男人,肯定是委屈的,如今时辰也不早了,不行明天我再去书房找他说一说,听见他的呼吸渐稳我以为他已经睡了,我就翻身也准备睡觉。

  我翻过身刚刚躺好就被背后的人紧紧的搂进了他的怀里,他已经进到我的被子里了,我不敢动,生怕惹火上身。赫连诚哑声说道:“你该知道我忍的有多辛苦“我避之不及。他欺身而上含住了我的唇不断攻城掠地不给我半分喘息。我含糊不清到:”不行......“,他说:“我有办法......“

  他最后满意的笑着看着我说:“等你可以了定让你满意。”我白他一眼,骨子里的男子气概爆发说:“该说你什么好呢?”说完我就后悔了,他也不说话似笑非笑。

  我闭上嘴认错道:“我错了,先睡觉吧。”他却再次俯身而来道:“你要知道如今是你不行,不是我不行,既然你不信我行,那我只好证明一下我行......

  我此刻深刻的记住了不能说男人不行,宁愿说自己不行,虽然咱骨子里也是男人。

  第二日,我用粉遮了好久才遮住了脖子上的痕迹,我边遮粉边想着我是不是又被赫连诚算计了,他明明早就该安排的事非等我开口,然后顺便要些利息,这人天生就是个棋手,我只能当个棋子。我身上的痕迹赫连诚早已准备了轻纱的高领纱裙,穿着不热还能遮住痕迹,他倒是真有心,不知都这衣服都备了多久了。

  先是陈英由人带着走了进来,我看不出他有没有受伤,或者是之前受伤较轻如今已经养好了。我问他有没有受伤,如今在何处供职,他道:“受了点小伤如今已无大碍,如今他暂时在皇上的暗卫里。“看他无恙我就安心了,告诉他不必因为我被皇上带走而自责,这不是他的错。陈英叩头行了一个大礼离开了。我打算着回去后给陈英成门亲事,毕竟他与我相处了几个月,赫连诚那个神经病万一哪天发了疯可能会杀了他,这都是说不准的事。

  赫连壁来的时候倒是没有人跟着,毕竟是皇子不能像犯人一样关着。他还是一身白衣拿着折扇,只是那本堪称绝色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亮眼的笑容。虽然看到我后挤出了些许笑意,但早就没了往日的洒脱,我竟然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对着他笑一下,让他知道我亦是活的很好。屋子里有丫鬟在一旁,我说我有些饿了,让她去给我拿些吃的,她犹豫的看了我一眼就行礼出去了。赫连壁看丫鬟走了,就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我本想偷偷来找你护你周全,不知道他会跟着来,如今却害你要进那牢笼,今生怕是都不得自由了。”我道:“我生了他的孩子,找到我是早晚的事,这不能怪你,只是你今后怕是要更加艰难了?”他叹了一口气道:“夺位失败能活着就是对我的宽容,我不能奢求更多,只是我们的约定我怕做不到了。”说完他的眼睛红了,那时的他的白衣都是鲜亮的,醉酒都是洒脱,我也为了吃口美食假装成公子的模样,看见漂亮姑娘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我们还在茅厕相遇过,那么多画面都浮在了眼前,好像那是很久远的事,如今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留心中酸涩不已。

  如今我看不到赫连壁眼中的光了,他可能觉得此时人生都暗淡了吧。我努力笑了笑说道:“那些都给过去了,再说是我没能做到不让爹爹参与夺位的?”那个约定怕是他当时更多的是想给我一个承诺吧,一个想要守护我的承诺。他又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但又没说,此时说什么似乎都没有多大意义了。

  我继续努力认真的说:“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都落了崖,本来你已经死了,之后又完好无损的醒来的事?”他顿时抬头眼中充满了好奇,说:“是你救的我对不对?”我摇摇头说:“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有那样的本事,但我知道是谁?”赫连壁一脸惊奇看着我,我猜他之所以会在失势后仍不惜暴露自己的暗中势力来找我想要救我除了承诺之事还有一定是觉得当时在洞中是我救了他,使他起死回生,从而对我的感情变得更加沉重,如今我再次落入赫连诚手中,他却再也无能为力,心中一定万分痛苦,如此下去怕是活要在煎熬中度过余生了。

  我接着说:“是山神救了你们三个的性命,你也知道当时我只是受伤并没有性命之忧,所以山神未出手救我,仅此而已,山神还教导说,要善待百姓如此才不枉费他耗费法力救了你们。“我说的尤其认真,连我自己也觉得这个谎言逻辑完美毫无破绽。赫连壁一时有些懵,但感觉整个人有些不一样了。丫鬟回来了,不但带来了吃的,还把阿怨带了过来,说是小殿下总是哭,可能想娘亲了,这种鬼话谁信,估计是赫连诚搞的鬼。赫连壁抱了抱阿怨,说:“遥遥,谢谢你!”然后就走了。

  晚上赫连诚回来的比往日早,回来就抱着阿怨在我面前晃,看着很开心,完全没有要打听我白天跟赫连壁说了什么的样子,这有点不像他。等阿怨困了被奶娘抱走,他就走过来坐到我身边,说:“谢谢你!”我有点懵,我感觉我啥也没干,哪里来的感谢。赫连诚一脸笑意的说:“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我为何要谢你。”我看他那一副得意又不要脸的模样,起身就要走,他拉住我说:“三弟请旨要留在云城驻守西南,西南虽然目前未有战事,但外邦早已蠢蠢欲动,有了皇子坐镇,他们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也是替赫连壁开心,作为皇子玩弄权术,排兵布阵都是顶尖的存在,赫连壁这样做是对当今天下最大的福报,于他自己而言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才能继续生机勃勃的活下去。赫连诚心中更高兴的怕还又另一层,他可以不用为了怎么提防赫连壁而绞劲脑汁,亲兄弟谁又真的想让谁死呢?趁着赫连诚高兴,我说可不可以回到京城给陈英安排一门亲事,让他去过普通人的生活,赫连诚答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