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司命大人下凡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相见

司命大人下凡记 角角落落 3229 2021.10.14 08:39

  处理完这些事赫连壁就带着人出发了,表面上是只有十几个人的商队,实际上躲在暗处的护卫不在少数,毕竟是皇帝暗访被有心人截了道就是翻天覆地。一路上赫连诚紧跟赫连壁的路线,生怕错过,查探这种事自然难不住赫连诚,一道暗令下去,前方赫连壁所到之处总有人会注意到,消息不断传来。赫连壁不敢在路上多做停留,也不敢接触过多的人,但总要吃饭住宿,长期跋涉不能总睡在野外。赫连诚像那捕螳螂的黄雀跟得不紧不慢,就等螳螂捕到蝉,他伺机而动。

  赫连壁害怕赫连壁跟来,又担心关遥遥如今的处境,一路上快马加鞭,到达云城之后,本要直接去滇镇,但是暗部传来消息说皇上已经好几日不见大臣,政务皆有几位阁老大臣出面,猜测皇上已不在京中。赫连壁此时虽然着急见到关遥遥但是如果赫连诚真的不在京城,那么很有可能一路跟着他来到了云城。赫连壁让人找了一处水榭庭院,这个庭院颇有景致,繁花似锦却不张扬,赫连诚住了进去,甚至让人找了一位和关遥遥有几分相似的女子陪着,每日喝茶赏花下棋,与那位姑娘同出同进,看起来就是赫连壁就想在这里过着心中向往的生活欺骗自己而已。

  赫连诚发现赫连壁不再前进,他知道关遥遥近在眼前,赫连壁发现了他不在京中猜到了他跟来了云城,所以停步不前。关遥遥定不会在云城这样的西南重城,城中各个势力的眼线纷杂是藏不住她的。赫连诚看着西南的地图,仔细地思考每个可能藏着一个人而不会轻易被人察觉的地方。看了大半天也没有头绪,不得已只好让人叫来当地官府专修地志的文书,只说是京中暗访的钦差大人来找人,那个文书自然不敢得罪,文书按照要求把西南地志详细的一一讲了出来。甚至有些地方图上没有他也了如指掌。就,可以看出是个称职的官,封赏都是后话。讲到边境的时候,说到了滇镇,这个镇子不是边防重镇少有冲突,但是有山路与外邦相通又因少有战事所以商旅往来很是繁忙,限于山路崎岖只能走一些担挑的轻便之物所以一直也没有发展成为边贸重镇。说到这里,赫连诚眼睛一亮,如果即能躲过盘查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融入一个地方,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合适的了,商旅来来往往不会有人注意生人的入住,不是重镇就不会有官兵严查人口,关遥遥一定在这里。想到这儿赫连诚都想立刻飞到她身边去,但是又有点害怕万一她早已有他人在侧,万一她怨我利用她夺了她爹爹的兵权夺了她哥哥的财富,万一她…….,此刻他唯一庆幸的事是没有利用她家人的性命要挟她回来,那时见面都无转会的余地了,转念一想又有点担心万一她不在那里怎么办,想来想去觉得她在的可能性较大。边关盘查严格她不可能走出国门去,所以她一定在那里。既然如此赫连诚就决定立刻出发不再他想,这边赫连壁知道赫连诚出发往滇镇方向自然不能再装下去,只求能赶在他前面。就在赫连诚赶往滇镇的时候,我这边本来平静的生活也因为孩子的到来而打破。这天夜里我感到肚子里的小家伙异常平静,平日里每到夜晚我躺下,小家伙都会舒展手脚想要跟我互动似的。虽然肚皮被蹬的生疼我还是不免有些欣喜,毕竟这说明这个孩子很健康很活泼,我还打算着就让他认陈英当爹爹,这样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是没有爹爹的野孩子,至于陈英可能比较难办,我本是男神能走到怀孕生子已是不易,由于关遥遥的原因除了赫连诚我对其他男人怕真是提不起一点兴趣。如今这孩子这样安静我实在担心,但由于夜已经深了我想着明天天亮就让陈英去找一名稳婆,毕竟生孩子对于我和陈英都是陌生的。我迷迷糊糊觉得下腹开始间歇性的酸痛,隐约有湿漉漉的感觉,我心中一惊,难道这是要生了吗?我自己也拿不准,但此时已经顾不得了,我感觉喊陈英让他去找稳婆过来,我可能要生了。

  陈英似乎早已经听见我没有睡着,听见我的吩咐感觉出发去找镇上的六婆。在此之前,陈英就向人打听过镇上的稳婆哪个最稳妥,住在何处,以便随时可以去找。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人看见我的脸,自从赫连诚广发图像寻人后我从未出过门。六婆很快就被陈英接来了,陈英也是手忙脚乱,杀人或许都比生孩子能让他更顺手,他自是不能进屋的,我的疼痛越发明显,只能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此时我的汗水早已把我头发打湿,由于睡觉的时候我不会抹灰在脸上,我的脸就这样暴露了。陈英被六婆打发去烧水准备剪刀和棉布。此刻屋内只有我和六婆,她进来看到我的脸就愣住了,那张图像早已在镇中传遍,几乎没有人不认识那张脸。我看她愣神就知道她认出了我的脸,即使她只是觉得我的脸完全有资格被送去领赏。但是此刻我明显感觉到肚子的疼痛越发明显,我已经开始忍不住喊出声了,我对她厉声喝道:“与其想着把我送出去,不如先帮我把孩子生下来,如果我或是我的孩子出事你都没有机会享受荣华富贵。”

  听到我的话,她赶紧回神走到床前检查我的情况,此时虽然羊水破了,但是孩子却一直没出来。六婆检查完说:“夫人,这孩子位置还算正,只是羊水早破,要是耽误太长时间怕是要胎死腹中,最好就是吃推产药助孩子早点出来,药我家就有,容我现在去取。”我自是知道这稳婆不会只是取药,便吩咐陈英去取药,稳婆留下,此时天已经大亮,镇上又开始了一天的热闹。

  陈英匆匆出门撞见了隔壁的李婶出门倒马桶,小镇妇人的热情自然不少,叫住陈英就说:“陈老弟,许久不见你家娘子,什么时候生孩子,我也好吃颗红鸡蛋啊,?”陈英心中着急但是强做镇定道:“还没动静呢,要是生了一定请您吃红鸡蛋。”说着就着急转身就走了。留下李婶在风中凌乱,李婶这个时候完全发挥了一个邻里的作用,想着隔壁小娘子怀孕许久没见过了,如今大清早这丈夫就匆忙出门,一定是出事了,想着就打算去瞧瞧。回家放下马桶就去了隔壁的院子,刚进院子就听见屋里隐约传来女人隐忍的痛呼,李婶一听这是要生了,赶紧进屋只见六婆真正忙活着擦洗不断流出的脏污。

  我此时已感到脑袋一阵阵眩晕,一夜未睡的折腾早已脱力,六婆看见李婶也是一脸的惊喜,赶紧拉李婶让她看我的脸,这一看李婶也是一惊,然后扭头就走了,我狠狠的瞪着六婆有气无力道:“你是想早点去死吗?”六婆边忙活边说道:“我这样做才能抱住我的命。”痛来的更加猛烈,我觉得自己是条离了水的鱼,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但是那痛却持续着每一刻都刻骨铭心,我甚至想要不我直接死了就会都解脱了,我堂堂司徒凤竟要忍受这种种身痛心痛,女人真惨,幸好我不是,但是此刻我又是。

  我很快就被灌了药,但是陈英却送完药就出去了,院中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我只能感到下腹的胀痛越来越到了边界,在我感觉我可能真要归位的时候,一股温热滑出,胀痛消失我就昏睡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还是原来的房顶,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却听见赫连诚的声音,他道:“你真是大本事,这才多久连孩子都和别人生了。”他像有委屈似的,就坐在离我不远的椅子上,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我。“你和他日夜相守在这边关小镇,他在外忙碌,你在家等他,不问世事,不听风云只管相守做你们的神仙眷侣吗?你可知我的煎熬,我为了找你的殚精竭虑?“说着他直起身似要把我吃了般。我此时最担心的是陈英,以赫连诚的聪明不至于真的认为这孩子是我和陈英生的,他只是要我亲口承认罢了。

  我垂下眼理了理思绪道:“孩子不是陈英的,他只是我的侍卫,你不要为难他。“听我说完赫连诚一改冷脸坐到我的床前拉着我的手放到他的脸上道:“孩子是我的对不对?我就知道那一定是我的孩子。”他像个得到承认的小孩,我发现他的脸瘦了好多,眉毛更显锋利,眼睛不再明媚似有化不开的愁。我主动摸了摸他的脸道:“放过无关的人我就跟你回去。”他说:“好!”赫连诚已经找到了我,我再也不能安静的待在这里,这样安稳的日子到头了,无论是陈英还是六婆李婶甚至是为了捉到我送给皇上的人都是受我牵连罢了。

  赫连诚来到滇镇的消息已经告知的当地官员,这个不起眼的小院虽然看起还是那样,但周围的人早已经不是之前的邻居。由于我的身体大亏,暂时不能挪动所以还需要在这里待上几日,昏昏沉沉睡了两天,我觉得自己活了过来。赫连诚守一直守在在我的身边,困了就侧身躺着我的身边打盹,除了我清洗的时候他都在。第一次我要清洗他执意要亲自来,我拗不过他,还没开始就红着脸出去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揽这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