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孙宅的会面,寨中的杀戮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464 2019.04.15 19:11

  孙青沉默不语,事实上他也说不出更好的话来反驳,尽管他至今还能回忆起叔叔在他少年时每一次回老宅的场景,他把自己高高地举起来,冲着自己大笑:“看看,孙家的男子汉又长高了。”

   他十岁时候收到第一把短剑是叔叔重金从一名落魄商人手里得来的,此后每一年生日,他都会收到叔叔给自己的礼物,有时候是新的剑,有时候则是玛瑙或者翡翠,他至今还把这些珍贵的东西好好地收藏在房间里。

  那些长短不一的宝剑则一一安放在花梨木的刀架上,静静地闪着寒芒。

   叔叔是爷爷最小儿子,由那样一个老者亲自下达这样一个命令,想必他远比自己悲伤。

  血肉至亲之间的联系牢不可破,何况他听说过世的奶奶从来都宠爱这位小儿子,爷爷爱屋及乌,也向来把好的东西都留给他。

   他有着比自己更多的流泪理由和权力。

   但他一滴眼泪也没流,神情平静深邃,好像一场永远也不会结束的夜。

   “你难过?”孙钟突然道。

   孙青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眼前有些模糊,那些泪珠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钻出了眼角,湿润了他的眼眶,在月光照耀下,想来他那发红的眼眶已经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孙钟面前。

   “是应该难过。”孙钟又道,“毕竟他是你叔叔,又对你不错……”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骤然低沉,“但孙青。你该明白,士族传承,远比个人的生死重要得多。没有这样的传承,你不可能如现在一般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更不可能有梅先生专门教你习武,你的一切都来自家里,自然你也得为家里担一份担子。而将来……你还会承担更重要的责任。不管是我,还是你父亲……都不可能永世长存。”

   “我知道,爷爷。你很早就对我说过。”孙青回答,但原本冷漠的表情就好像坚冰碎裂,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哽咽起来。

   孙钟欣慰地伸手,抚摸着孙青的头发,感慨道:“是啊。我是跟你说过。那时候你才几岁来着?五岁?六岁?不过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能记得,这倒是很难得。”

   这时候,院子外传来几声脚步声,白发苍苍的老宅的管家谦卑地低着头,从院子门口走了过来,保持着十几步的距离,低声道:

   “老爷,外面有客人。”

   孙青脸上一贯的冷漠又回来了,他微微低头,用袖口在眼角微微一抹,吸干了眼角的水分,站了起来:“早在年前,爷爷就已经对外宣布身体不佳,不再见客,外面估计又是个什么指望爷爷给他们做主的臭鱼烂虾,拿这种事情来烦扰爷爷?”

   “孙少爷……可……来人的身份……”

   孙青冷哼一声:“身份?别说这建邺城,就算整个荆吴,也没有人敢逼我爷爷见上一面,他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

   “让他说完。”孙钟躺在椅子上,叹息道,“孙青,你性子就是太躁。得好好磨一磨,否则,一把刀锋利虽是好事,可过于锋利却容易折断,不能持久。我让你去太学堂,不是为了让你去做什么事情,只是为了磨一磨你的性子。你明不明白?”

   孙青低下头,轻轻点头:“孙儿知道了。”

   孙钟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而后转过头,看向老管家,轻声问:“是诸葛丞相吧?”

   孙青猛然地看向老管家,双目如蕴含着火焰,仿佛要把老管家烧穿一个洞出来。

   老管家视若无睹,微微点头,道:“是。”

   孙钟闭上眼睛,手上握着紫砂茶壶轻轻地晃了晃,里面的茶水已经空了,时间正好。

   “请他进来吧。”

   “是……”

   建邺城外,山匪寨中。

  斧头与长剑在空中砰然相交,发出叮当的响声,火星在夜空微微迸溅,而秦轲握着抢来的斧头,调转了一个斧刃,一个敲击,握着长剑的山贼手腕发出一声可怕的碎裂声,而后是山贼一声痛呼,长剑脱手。

   秦轲握住半空中的长剑,现在他手上有两把武器了,斧头是伐木用的斧头,庞大而沉重,实在不太适合他,所以他把斧头扔给了尚且两手空空的阿布,阿布接过它,顺利地架住两把从侧面企图斩断他肋骨的阔刀,而后他飞起一脚,把两人踹得不住退去。

   但更多山贼冲了上来。

   “人太多了!”阿布大声喊。

   秦轲同样喊回去:“我知道。”

   火,四周都是火。在高长恭扔出火把之后,身侧的屋顶在一瞬间被点燃了,明亮的火光照亮了他和那被迫中断了欢庆而握着各式武器冲出来的山贼。

   他的眼角看见苏定方,他的出手干脆利落,长城的武术本不用于对人,而是对付饕餮,自然力求每一刀都足够沉重。

   仅仅只是一记自下而上的瞬劈,势大力沉的战刀狠狠地嵌入了那名山贼的血肉,把再把他的整个胸腔给剖开,肠子内脏和鲜血洒落一地。

   他觉得自己要吐了。但很快又有山贼向着他冲了过来,他听见空气中有破空声。他避开迎面而来的刀锋,而后出剑斜斜地向上,正好挑中那支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箭矢。最后用手肘击打山贼的胸口,山贼吃痛,却仍然握着倒想要把他砍倒。

   秦轲只能是再顺势起了一脚,正好踢在山贼的裆下。山贼捂着下体疼痛因为疼痛而佝偻,像是一条狗一般颤抖着倒了下去。很快就被他的兄弟们向后拖了出去。

   这座宅子的山贼都已经聚拢到了这里,足足有两百余位健壮的汉子把他们的逃生之路围得水泄不通。尽管他们三人是修行者,可以他们当前的修为,又不是如高长恭这般的战神,怎么可能一次性对付这么多人?

   好在他的身侧是那燃烧的房舍,山贼不愿意靠近,所以山贼们只是围了个半圆,至少他们不至于同时承受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

   三人肩膀贴肩膀地靠在了一起,秦轲闻到那股来自苏定方刀上的血腥味,但后来他才发现苏定方的肩膀上正粘着一小片大概是内脏的碎片,他的肚子里又是一阵翻腾。

   山贼中有一个声音在低吼,是那个山贼头子,也就是领他们到这里的壮汉的大哥:“压上去,三个小娃娃而已,就算有些修为,对上我们又有什么胜算?”

   虽说山贼看似讲究义气,但其实充其量不过只是一群各怀心思的白眼狼,有钱有女人的时候一拥而上,有危险的时候则一哄而散。

   就算山贼头子仍然是他们的大哥,但在这种时候,所有的山贼都免不了腹诽:说得好听,你躲在后面不必要跟修行者正面交锋,当然不知道这三个年轻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就算这其中两人看起来是怂了一些,至今没敢杀人,但这个手持战刀的家伙下手可是利落之极,手起刀落,就是一条人命,而且那柄战刀上的力量实在太大,刚才的事实证明了任何被那柄战刀劈中的人,连一具全尸都留不下来,谁还敢上去碰他?

   但他们却无一人反抗或者逃跑。

   只因为两个身影正站在山寨的大门口,遥遥看着他们。

   斜眼看了那两个人一眼,所有山贼忍不住心里哆嗦了一下。

   荆吴大将军,高长恭。

  长城守备军统帅,木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