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零四章 三个人(四更)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994 2019.05.15 23:19

  秦轲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问清楚高易水的意思,只见高易水突然眉头一簇,一声低语宛如清风:“有人跟踪我们。”

  只一瞬,秦轲立即反应过来,随着他气血微微运转,风视之术已经展开,一缕缕柔风像一个个看不见的信使,无形间,却将那些阴影中的信息传递到了他的耳中。

  “三个人。”秦轲闭着眼睛,他还在进一步深入感知,“一个在巷子里,一个在西侧房顶,还有一个,装作在墙角……撒尿?”

  高易水倒是没预料到秦轲会反应得这么快,而且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如此精确地察觉到这些人的位置,他略有些惊讶,但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抽出闲暇多问什么。

  他只微微点了点头:“怎么说?三枚钉子,你来还是我来?”

  “你?你能行么?”秦轲小声道:“我记得你没修习过武艺吧?”

  “废话。我一个弹琴的,干嘛要去学武弄得一身臭汗?”高易水义正言辞道:“好吧好吧,你去,我帮你带着宁馨姑娘,你脱了身就来银杏街的福路客栈汇合。”

  “好。”秦轲简短地回答。

  此时入夜不久,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他看了看周围的四散的人群,逐渐收敛了风视之术,要维持着这么一大片范围,又有这么多闲杂人声,如果继续下去,只怕到时真对上这几颗钉子自己已经精疲力竭了。

  三人故意走到了一处街角,高易水带着宁馨假装在一个摊位上看胭脂水粉,而秦轲继续往前走了大约三十步,立即在下一个转角处一下子失去了踪影。

  “怎么回事?”宁馨心中有些不安,手上摩挲着那些看似精致的胭脂盒子,不敢抬头去看,只能担忧地问道:“怎么会有人跟踪我们?难道是兰玉轩的人?”

  高易水也微低着头,他的一只手轻轻搭在背上的古琴之上,指尖触摸了一下琴弦,一边脸上带笑拿起了一只脂粉盒子假模假式地递给了宁馨,嘴上却在说:“不知道,但我想那位财神爷还不至于这么小家子气,会为了一百金和一个赎了身的女子,这般大动干戈……来,我们这边走。”

  房顶的那位黑衣人最快反应过来,只是刚刚秦轲的动作太过自然又太过迅速,等到他再去看时,已经找不到秦轲的影子了。

  “怎么会少了个人?”他小心翼翼地踩着瓦片,纵身一跃上了另外一座酒楼的屋顶上,只是刹那间,他的瞳孔猛地一缩。

  一道银色剑光在月色映衬下显得苍白而凌厉!

  而当他急忙抽出手上的匕首去抵挡时,那道剑光已经到了眼前。

  夜里的风不小,秦轲的身形在风中只会更快,他手上的菩萨剑如夜色中的一道萤火流光一下子“咬”上了黑衣人匕首的锋口。

  秦轲猛然发力,菩萨狠狠地深入匕首精铁的身体,屋顶响起“叮当”一声脆响,半截匕首如一片风中残叶打了个转,卡在了两片黛瓦之间,刺客看着菩萨的剑锋此刻已几乎到了他的咽喉,心中大惊之下双腿猛然一跺,发力之大不知踩碎了多少瓦片,但他本人也借着这股力量,直直地向后倒飞出去。

  然而秦轲的速度迅如疾风!

  黑衣人身影未稳之时,秦轲已经再度贴上了他的身体,只是秦轲这一次把剑换到了左手,单手负剑于后,随着他发出一声低喝,右拳自左向右猛然甩出,正中黑衣人胸口。

  黑人顿时像只皮球一般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被打飞了出去,很快他的身体接触到了一处屋顶,“哗啦啦”的声音不绝于耳,瓦片碎裂的阵势甚至惊到了酒楼内正在饮酒座谈的客人,有人立即大喊起来:“掌柜!掌柜的呢!你们这屋顶掉灰,把老子一桌菜都给毁了!他娘的,老子要是被砸死在这里,你们赔得起吗?”

  而在冷若冰霜的月光下,秦轲居高临下,他眼神中不自觉地刺出一道寒芒,望着倒在地上捂紧心口的那个黑衣人,默默地将菩萨插回到了鞘中,而他也正是用剑鞘轻轻地挡了挡黑衣人滚落的身子,这才没有让他直接从楼顶掉下去摔死。

  “谁派你来的?”秦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冷漠一些、威严一些。

  黑衣人不说话,只是看着秦轲,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秦轲耳中一阵风啸,他也没去看只是身体下意识地猛然后退了两步,几只弩箭“恰好”从他的身前嗖嗖穿过,一人单手撑着身子爬上了屋顶,此时已经手握单刀冲上前来,一上手就是大开大合的刀法。

  秦轲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不像是什么刺客,倒像是一个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那股肃杀凌厉的气势,他只在荆吴老兵的身上见过和感受过,就比如那日在街头带走白衣人的“雷军”。

  而刚刚那家伙人未到弩箭先行的习惯,也让他心下有了几分笃定——确实像训练有素的军人手段。

  难不成,这些人有军方背景?但秦轲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是军方背景,可那被他打倒在地的黑衣人身上却没有这股铁血气势。

  但不管是谁,秦轲当务之急自然是制住面前这人,而就在他避开两刀准备拔剑迎战的时候,身后则再度响起了弩箭锐利的尖啸。

  秦轲眼神一变,避开单刀的同时整个人翻腾而起,弩箭穿过他的腰下,掠过黑衣人的肩膀,黑衣人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手上不停,单刀朝着秦轲腰间猛然劈斩,竟然像是要把秦轲拦腰斩断!

  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后,秦轲落了地,菩萨的剑鞘拦住了黑衣人的单刀,但那股力量还是顺着剑鞘传到了他手腕上。

  秦轲一抬腿猛地踹出,黑衣人双手抬起双刀横在当前,但还是被这股力量压制得向后退了两步,那人眼神马上变得警惕又小心。

  秦轲转过头,月光照亮了地上的一架手弩,它的外形并不像普通的手弩一般,而是颇有几分机巧,微小的机关在上方形成了一个锁扣,随着里头发条运转齿轮带动弩机上的链条,弩机会在某一个瞬间自动射出箭矢,而不需要人再去扣动扳机。

  刚刚这名黑衣人上来的第一个动作并不是挥砍,而是扔掉手上的手弩,秦轲一开始以为他只是因为手弩射出了箭矢,已然成了一件无用的废物,才会索性仍在一旁……

  但却没想到这弩机还有这样阴狠的设计。

  如果不是秦轲现在修为精进了不少,换做刚从稻香村出来的最初的他,只怕怎么也得吃上这一箭了。

  而这位黑衣人也超乎他的意料,他一开始并没有展露太强的实力,就连秦轲也因为刚才被他轻易击倒的那位黑衣人,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一个也应该是个武艺高强却不懂修行之人。

  然而,刚刚那一刀的挥砍,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因为气血灌注而产生的巨大冲力,尽管他也立即判断出那人的修为不如自己,但如果那人再次骤然暴起,他应对起来也会有些棘手。

  秦轲看着他,眼神凝重地道:“你们到底是谁?”

  黑衣人不说话,只是阴冷地笑了一声,笑声沙哑,如夜枭在夜空中鸣叫。

  笑声戛然而止,之前在墙角假装小解的那一位也翻身上了房顶,他的脸上同样蒙了黑布,手中握着一柄软剑。

  软剑,秦轲曾见过一次,那是在高长恭府邸的兵器库里,高长恭其实并不喜用这种柔弱无骨的兵器,因为太轻,太薄,很难用于战阵,只适合于单打独斗或者刺杀。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用,年少行走江湖的时候,他的腰带里就藏着一柄精铁打制的软剑,如果真到必要的时候,自然也可成为对敌的利器——不过直到他多年后悻然归家,也没能遇到一个能把他逼至需要使用腰间软剑的敌手。

  三个人使用的兵器不同,而且招式动作风格迥异,或许因为他们的出身经历都有所偏差……只是秦轲有些想不明白,这样的三个人到底怀揣着什么样的目的?为什么偏偏要盯上他和高易水三人?难不成……是兰玉轩的老板发现了他只是个毛头小卒,压根儿和荆吴朝堂的主事人诸葛宛陵毫无瓜葛,才反悔想要讨回那一百金?

  未尝没有可能。

  屋内嘈杂声依旧,只听酒楼掌柜正在不断向宾客赔罪,并且一边呼喝着让小二搬梯子去看看是否又是哪家混账孩子爬上了楼顶在胡闹。

  而秦轲有些出神的那一刻,面前的两人动了。

  持刀那人握着刀的手青筋虬结,坚若钢铁,他对自身实力不再有任何隐藏,猛地一刀斩出,以那样强悍的力道,加上迅雷一般的速度,换做普通人恐怕会于那刀光之下立即毙命。

  而与此同时,那名拿着软剑的剑客却是扭动了一下身子,竟宛若一条蛇一般交缠上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