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零一章 薄礼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3019 2019.05.15 18:40

  “啪嗒”一声。

   宁馨眼神一凝,秦轲的筷子却已经落在了桌上。

   “墨家……的灾荒?”秦轲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那些记忆又回来了,一下子又充满他的心胸,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了?”宁馨看着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伸出手去用手绢擦他的嘴角,“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秦轲看着宁馨,眼神之中略带几分难过:“宁馨姐姐,我也是从灾荒里活下来的人。”

   “啊?”宁馨擦了擦他胸口衣服上沾染的污渍,笑道,“公子可别开玩笑了,您出身尊贵,灾荒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她似是在自言自语。

   “是真的。”秦轲眼神复杂,“从五龙岗,到蒲牢关,再到胡朋关……”

   他一个个地报出地名,尽管这些地名都是后来师父告诉他的,但这确实是当初灾民一路逃荒的路线。

   他跟着父母一路向西南方向走,其实也是希望能去往当年的吴国,听人说,吴国富庶,每年产的稻米塞满粮仓,乘船经过江河都会有肥美的大鱼主动跳上甲板……

   “到吴国去!”这几乎是所有灾民心中的希望。

   只是真正能走进吴国境内的,不过寥寥。

   宁馨一开始还只是有些奇怪,但听着秦轲把地名一个一个地报了出来,她眼神也从一开始的奇怪变成了震惊,到了后面,已经是情不自禁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等到秦轲说完,她压抑着喉咙里的声音,眼带泪花道:“你……你当真也逃过荒?”

   “我爹我娘带我逃的,那时候我还小……”秦轲缓缓地把那些事情说了说,其实稻香村里不少人也是那场灾荒之后的幸存者,他们顽强地在山中生存了下来,最后重新开辟田亩,建立村庄,逐渐把生活过回了最初的样子。

   只是秦轲没曾想到自己会在荆吴遇上同样经历过灾荒的人。

   当年他有师父救了他,而宁馨却是被父母卖给了人贩子,又辗转到了青楼。如今宁馨确实到了当年“吴国”的地界上,可怎么看她现在的处境都只剩下了无奈和讽刺。

   两人相对而视,眼睛里都蕴含着不少情绪。

   而宁馨眼睛里更是笼罩着一层水雾,看着年轻的秦轲,她仿佛是看到了当年那个一直围在自己身边牙牙学语的小弟。

   或许是心中的一个闸门打开了,她伸出手,缓缓地搂住了秦轲的肩膀,秦轲一开始还有些不太适应,但慢慢地,他感觉到了宁馨身上那股浓烈的亲情,也放松了身体,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高易水正跟那个鹅黄衣裙的姑娘笑着闲谈,鹅黄姑娘显然是个跳脱性子,三言两语说罢,几乎是整个人都黏在了他的身上。而高易水看似眼神迷离,心下却十分清醒,眼角瞄了瞄秦轲,暗暗咋舌。

   这小子,刚进来的时候怕得要死,这么快就跟人家搂抱上了?他嘴角上扬,心想这小子还真是有些“天赋异禀”。

   只是,这亲近的感觉,怎么都不像是男女之间情事,倒像是……一个离家多年的浪子再见到亲娘的感觉?

   秦轲和宁馨相拥时间说短不短,但说长也不长,宁馨松开了手,眼神柔和,发丝略微有些凌乱,而秦轲脸上有些红,有些不自在的样子。

   宁馨看着秦轲,轻声道:“真好,我弟弟……他比你黑上几分,可看到你,就好像是见到了他长大的样子……”

   “宁馨姐姐,你弟弟他……”秦轲欲言又止,这么多年过去,宁馨辗转到了荆吴,又怎会知晓家人现今的情况,或许,知道了,才是徒增了烦恼和忧伤吧。

   宁馨低下头,她的脑海里已经勾勒不出更多有关于弟弟样貌的线条了,只能轻叹一声道:“都是过去的事儿……如今,我只希望他尚在人间,若能衣食无忧,自是更好,那样的话,我也算没有白白地到这儿来……”

   秦轲静静地坐在原地,有些同情起面前的宁馨,他思索了片刻,突然道:“你做我姐姐可好?”

   宁馨猛地抬头,怔怔地望着秦轲,今天能遇见一位同病相怜之人,也算是释放了一下她多年积压的情绪,而秦轲这句话一出,实在让她吃惊:“你说什么?”

   秦轲看了看自己,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妥。

   宁馨看着他那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破涕为笑起来:“这像什么话?公子身份尊贵,怎能认一个风尘女子做姐姐?”其实在这风月之地,叫她姐姐的未必没有,但那些人大多只为了调情,而秦轲眼神清澈,说话到现在也没在他脸上见到半点情欲之色,她看得出来,秦轲说的是真话。

   想到这里,她生出几分感激道:“公子不必如此,今日能与公子相遇,宁馨已十分满足。而认一个如我这般的……姐姐,实在太过荒唐,只怕你的家人也会因此责罚于你,那反倒是宁馨的罪过了。”

   “责什么罚?我没有家人。”秦轲想到自己这个孤家寡人的处境,还有那个失踪多年的师父,心中不免唏嘘。

   虽说诸葛宛陵和师父是至亲兄弟,也能算作是自己的长辈,但他还是打心底里抵触着那个无法看透的人。

   相比起来,如果真能认一个有差不多经历的姐姐,也算是在荆吴多了个亲人吧。

   “宁馨姐姐,我认真的。”秦轲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眼睛,“我不觉得荒唐,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公子什么的,更是当不起。”

   宁馨沉默着,一时竟不知该怎么接话,她小心地观察着秦轲坚定的神色,良久才轻声问道:“你,当真不觉得我卑贱?”

   秦轲摇了摇头,道:“当年我饿倒在路边,连条野狗都不如,如果不是师父把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

   宁馨咬着嘴唇,眼神不断变换,最后似乎是暗暗下定了决心,朝秦轲稍点了点头。

   “你同意了?”秦轲大喜,轻轻唤了一声:“姐姐?”

   “嗯,弟。”宁馨感到一股暖意油然而生,眼中噙着几朵泪花,缓缓抚上了秦轲的脸颊,“我又有弟弟了。”

   这时,高易水听着两人的一呼一唤,突然哈哈笑了起来:“我还当你们两人马上就要干柴烈火……结果这么一会儿居然姐姐弟弟地叫上了,这又是唱的哪出?”

   宁馨听着高易水的话语,低头嗫懦道:“让这位公子见笑了,若是公子觉得不妥,那我……”

   秦轲瞪了高易水一眼,道:“我认我姐,管你屁事儿。”

   高易水拍拍秦轲的肩膀,又看向宁馨,笑道:“姑娘,可别想太多,我又不是这小子的家里人,管不了他喜欢四处认亲的臭毛病。不过,既然这家伙三言两语认了亲戚……正好,等会儿该有一份大礼,到时候我借花献佛,姑娘也能跟着沾沾光。”

   秦轲呆呆地看着他,狐疑道:“你想整什么幺蛾子你赶紧说。”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高易水笑着坐回椅子上,鹅黄衣衫女子显然喝得有些多了,满面通红,身体柔若无骨,昏昏欲睡,而另外一位女子也没比她好多少,两人就像蔫儿了的两朵小花,几乎是瘫倒在了一起。

   而高易水喝倒了这两人,脸上神情反倒正经了起来,开始一个人坐到椅子上自斟自饮,他酒量奇大,竟连喝三坛酒都不见有什么异样,伸筷夹菜平稳如初,说话也越发清晰。

   而不一会儿,门外果然传来了敲门声。

   高易水朝秦轲使了个眼色,一边轻声道:“进来。”

   门缓缓打开,显出老板娘发福的身形来,她已经再度换上了那副谄媚的笑脸,语气轻缓道:“公子,兰玉轩的招待可还满意?”

   她斜眼看了看那躺在地上昏沉睡去的两名女子,暗暗地骂了一声:“没用的东西。”

   秦轲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回答:“很好,都好。”

   老板娘笑得甜腻,拍手道:“那敢情好。”

   身子一晃老板娘站到了一旁,把身后一人让进了屋里,那人手中捧着一方托盘,盘上盖着大红色的绸缎,也是一脸谄媚,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两位公子大驾光临我们兰玉轩,除了这顿招待,我们老板还特意为两位公子准备了一份薄礼……”老板娘拿手绢掩着嘴角,笑盈盈地揭开了那红色的绸缎。

   高易水眼神微眯,似乎猜到了那红绸下的东西,而秦轲却是懵懂,站起身抬眼去看。

   “嚯……”秦轲低低呼了一声,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眼睛,红布下,块块金饼整整齐齐地堆码成塔型,于烛光中熠熠夺目。

   秦轲从没想过小小的金色器物堆积在一起,能放射出如此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仿若正午时分高悬于空的一轮烈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