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零二章 赎身(二更)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982 2019.05.15 19:45

  “这是……多少?”秦轲愣愣地问出一句,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他无法控制自己不露出一脸呆滞,更加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那座金灿灿的宝塔上移开。

  “百金而已,公子不必客气。”老鸨何等精明,她观察着秦轲和高易水脸上不同的神情,心下已然明了,或许这个衣着破烂一点的才是两人中的主话人?

  百金之数,听起来似乎不多,但实际上黄金一直以来熔炼不易,要从矿石之中提取足量黄金,不但费时,而且也十分费力。

  当年稷朝四海宾服之时,天下通用的都称之为“金”,实际上更多都是黄铜,也被称为“下币”,真金则被称作“上币”,只有官宦人家才能用得。

  孙青曾开价要买秦轲的小黑,张口便是百金,虽震撼人心,但毕竟只是口头上开价,秦轲并未见到实物。而现如今这几摞金饼摆放在眼前,闪出的金光真的是让秦轲有一种晃花了眼晕乎乎的感受。

  不仅是秦轲,就连在兰玉轩多年的宁馨看到这些金饼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惊呼出声,自家青楼背后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她并不清楚,但多年来无论大小宾客都无一人敢在楼中撒野,楼中姑娘珠钗饰物也比其他青楼新式贵重,便能隐隐让人猜出一二。

  而她,从未见过自家楼子给任何一位陌生客人送出这样一份“薄礼”。

  “薄礼?”宁馨低声喃喃,又莫名有些悲哀,人和人之间果然是不一样的,对于她来说,穷其一生都恐怕攒不了十分之一,在自家老板眼中不过是一份可用来随时馈赠的小小礼金。

  而有资格收下这份礼金的秦轲却认她为长姐,她心下突然生出几分悔意,担心自己刚才的所做是不是有些太不知进退了?

  高易水喝了一口酒,望向那金光灿烂的金饼,面上显得十分平静,趁着秦轲还在震惊的当儿,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无功不受禄,不知道贵楼突然送上这份礼物,是什么意思?贿赂?还是有求于我们?”

  秦轲眼神游离的样子,令老鸨心中有些奇怪,如果说秦轲的背景真是朝堂之上说一不二的诸葛宛陵,又怎么会被这区区百金所震慑?

  只不过当高易水淡然发话之后,她顿时觉得自己先前判断不错,眼前的这位虽一身破衣烂衫,身上却自有一股清高之意,而且那一双眼中明镜似的超脱显得十分自然,完全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样子。

  她心中一凛,诸葛宛陵贵为一国丞相,算得上这荆吴国土之上最高的实权统治者,这荆吴的一切财富从土地到钱货,无一物不是他的东西。

  可也正因如此,诸葛宛陵反而是这荆吴之中,最大的一个穷光蛋。他的背后是国库,一分一厘都需用在国家大事上,即使他可以中饱私囊,可如果诸葛宛陵是这样的一个人,又如何能在短短几年便整合士族,骤然建立起这样一个强大的荆吴?

  并且世人皆知,诸葛宛陵唯才是举,从未有听说他有什么亲属靠着他的关系作威作福,而他的亲属,未必就得是家财万贯之人。

  老鸨脸上的笑容并未因为心中的腹诽而消散,反而变得更加热切起来,她摆摆手,说道:“公子哪里话?我们老板只想与两位交个朋友,别无他求,更谈不上什么贿赂。”

  “哦?只是交个朋友?”高易水看了一眼秦轲,此刻秦轲也收回了看着金饼的目光,与高易水对视了一眼,欲言又止,而高易水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开口对老鸨道:“既然是交个朋友,贵楼主人为何不出来相见?坐下一同对饮几壶,畅谈一番,岂非平生一大快事?”

  老鸨微微一愣,却对高易水的疑问并不意外,但她一时又把握不到高易水心中的想法,只得勉强笑道:“我家老板不善饮酒……”

  “喝茶也行啊!”高易水打断她,眼里有几分狡黠,“正好我还带了琴,我的曲子外面儿可不容易听到,刚好还能请贵主人鉴赏鉴赏。”

  “这……”老鸨低着头,有些为难,“十分不巧,我家老板正好有笔生意要谈,所以刚刚已经出了楼子,眼下我也不知他是何去向。”

  “没关系。我可以等。”高易水仍然坚持道:“若见不到贵主人,哪能贸贸然收下这份礼,唐突了……唐突了……”

  秦轲怔怔地看着高易水,迟钝如他也已经感觉到了高易水一句一句之中暗藏的几分咄咄逼人的意思,好像一把快刀,直直地前进劈斩,一直向着老鸨的心脏而去。

  只是,他为什么一定要见到兰玉轩的老板?

  “这……实在不巧。”老鸨还是强笑着,“我家老板这次谈的生意颇大,只怕他现下已去了港口,登船离了九江城……”

  “哦?是吗?”高易水脸上现出几分遗憾的神情,或许是他真的相信了老鸨的话,他摇了摇头,“那实在有些遗憾,不过虽如此不巧,我也不能再驳了贵主人的好意,这百金,我就收下了?”

  老鸨当然是满脸欢喜,自己所的那些“出航”、“谈生意”根本就是瞎扯淡,让她送礼的那位主儿,如今正在顶楼的雅间中写字,只是他不肯下来见人,她又能怎样?

  好在这事儿看起来算是糊弄过去了,她连连欠身行礼:“公子请收下吧。”

  她忙不迭地用眼神示意身旁那位下人,让他赶紧把手里的托盘送过去。

  “对了。有件事情我还得请教。”高易水开口却是让老鸨心中再度一跳。

  老鸨眨巴着眼睛,心道:这家伙有完没完?莫非真是来楼里找茬的?如果是……那要不要把外面的家伙放进来杀人灭口呢?

  不过高易水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浑身放松下来:“不知贵楼的姑娘……身价几何?”

  老鸨灿然一笑,这事她当然最明了不过,“那得要看是谁了,不同的姑娘自然有不同的身价,若是花魁,还会公开让客人们出价,价高者得。若是公子有意,下个月初一,楼里就有一位花魁的新夜等着客人们出价呢……”

  “花魁就不必了。”高易水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指向有些发愣的宁馨,“就这位姑娘,多少?”

  秦轲和宁馨两人双双一震。

  “哦。您说宁馨呀?”老鸨看了看宁馨,另外两位姑娘都已经醉倒,倒是宁馨一个人静静坐着,老鸨暗自点头,“她……应该是十五岁来的楼里,今年赶好二十五了,最有韵味的年纪呐,按我们楼里的价儿,想给宁馨赎身的话,起码得是这个数……”

  她伸出四根指头,秦轲心中一紧,忙问道:“这是多少?”

  老鸨看着秦轲和宁馨双手交握的样子,心想难不成这位少年公子第一次入青楼,见了宁馨就一下子迷得神魂颠倒,这就想要带回府邸作“妾”了不成?

  不过这种事情在楼里倒也不少见,许多达官贵人或者富豪大亨遇上了合心意的姑娘,也会提出赎身,一方面是可以不再天天来这嘈杂的楼里,一方面也能将姑娘视作禁脔,不再被他人染指。

  “四十金。”老鸨解释道,其实她这已是往低里说了,在兰玉轩,一掷千金的人未必没有,何况以宁馨现如今的年龄,十年内也不至于人老珠黄,不少恩客反而还对徐娘半老有特殊癖好……

  “四十金?”秦轲微微一呆,他没想到自己这位姐姐身价如此高昂,当然这也侧面证明了宁馨之优秀。

  只是,这钱又从何而来?他不由得把眼睛放到了那些金饼之上——若说是巧合,这也实在太巧了一些。

  难道上天真是冥冥之间注定了要帮他一把?

  高易水则是笑了笑,道:“那正好。我们想给宁馨姑娘赎身,若是方便的话,现在能办就办了吧。”

  “好嘞。我这就去找宁馨姑娘的卖身契。”老鸨展露笑颜,转头又看向了宁馨,则是露出了几分真切的关怀,“宁馨啊,你可是有福分了。”

  老鸨年龄不小,也未必是个绝情之人,当年她也如宁馨一样,若不是身世贫苦,谁愿意来勾栏之间做这行当?这些姑娘从小在楼里长大,有时就好像是她亲生女儿一般。

  现今有人愿意给宁馨赎身,她也乐见其成,至于老板那……想来也不介意再卖这么一个面子,以四十金的数目还宁馨一个自由之身。

  宁馨眼中含泪望着老鸨,低低地喊道:“黄妈妈……”

  老鸨朝宁馨点了点头,转身关上门离去。

  秦轲转过头,正看见宁馨眼里的泪珠开始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姐姐……姐姐你别哭呀……”秦轲有些慌乱,赶忙伸手去擦拭宁馨的眼角,只是那些泪水好似擦不尽,一滴一滴落上秦轲的指尖,如晨曦之中的晶莹甘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