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二章 巨舟横江(二更)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442 2019.04.19 14:32

  “有吃的没?”阿布一进来就是这句话,看着秦轲和张芙坐在一起,呆了呆,道,“你们在做什么?”

  张芙下意识地红了脸,秦轲则是转过头来,举起了手,挥了挥:“换药。”

  阿布轻嗯了一声,走了过来,笑着道:“这几天我都担心你真被木兰将军给劈死了,听说你今天难得休息,感觉怎么样?”

  “还死不了。”秦轲无奈地道,“不过比死了也好不了多少。”

  阿布走到秦轲的对面跪坐下来,张芙则是立即站起了身,轻轻说道:“厨房有吃的,我去端点过来。”

  阿布点了点头,道一声谢,继续对秦轲说道:“木兰将军实力强绝,我听苏兄不止一次提到过木兰将军在战场上的神威,以她的能力,要教你本不应该用这么暴烈的手段,我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一定是因为我之前说她是男人婆她怀恨在心。”秦轲扶着太阳穴把下巴放在桌子上,一副癞皮狗的样子,“还是你和苏兄好,两个人天天过过手,还能听高长恭吹吹笛子,我就连晚上都得被那个男……嗯……木兰将军用战刀乱劈,我又不是根柴,这么劈她也不怕把我真劈死了。”

  他想到了一件东西,伸手从身后握住,然后把它放在了桌面上。

  是这几天他一直在用的剑,只不过在木兰的可怕力量之下,这柄原本还算是做工精细的剑现在已经满是缺口,看起来就好像是不知道哪儿找来的地摊货。

  阿布看着这满是锯齿的长剑,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而后赞叹道:“真厉害。”

  秦轲瞪了眼睛:“拜托,你这种时候应该安慰我,而不是夸赞她厉害!她越厉害,我被劈得就越惨好么。”

  “抱歉抱歉。”阿布哈哈一笑,“不过你这么皮实,这么些天还能活蹦乱跳的,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个头。”秦轲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趴在桌子上,“今天有什么新鲜的?这破船上也没什么事儿,真想下去走走,天天在这船上晃啊晃,我感觉好像撒尿都对不准茅坑了……”

  说完,他飞快地看了一眼正从外面走进来端着面饼的张芙,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自己这句话没被她听见。

  “大将军说就快到了。”阿布正好也是结束了一轮高长恭的训练,腹中饥饿的他有些迫不及待,伸手就去张芙端着的盘中拿起一个滚烫的面饼,一面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现在是在受灾的水域航行,大河有些拥堵,所以航行速度快不起来。”

  秦轲点头,他也注意到了,这几天大河上多了许许多多的货船,这些货船,有一大半挂着着荆吴的旗帜,大约都是运送的粮草、物资,还有一些则是商人的货船,大灾之后百废待兴,此刻也正好是他们最好的出货时机。

  “我们目的地是哪儿?”秦轲问。

  “应该是受灾最严重的邬县。”阿布回答着,喝了口水,“那个县本是荆吴的富庶之地,只可惜大水冲毁了万顷良田,还有数不清的村舍房屋,估计要重建起来也最难,加上百姓众多,粮食又有些不济……当然,前些日子先生指派了周大哥押运了二十余艘粮船到邬县,现在状况应该已经好转了。”

  “周大哥?他比高长恭……谁更厉害?”秦轲经过多日的练习,几乎都快变成一个武痴了。

  “这个,周大哥应该会点修行,但估计还不如苏兄吧,谈不上多厉害。不过据说他在荆吴还没建国之前就已入了先生那江湖第一的大帮派,入帮时不过十三岁,如今已是先生的得力助手了。”阿布笑着道,“我们此去应该是给他施以援手,大灾之后最有可能会闹匪患,你看长恭大哥不是还带了百名青州鬼骑么……还有,兵部也从附近的大城调派了一支守备军,大概千人,防止有人滋事。”

  秦轲点头,喃喃道:“就我们这几个人,能帮多少忙啊……”

  他当然不知道高长恭离开建邺城来邬县的起因,所以阿布这么解释,他也就相信了。

  想着高长恭的实力,他又咕哝了一声:“高长恭自己一个人估计就可以解决土匪,哪儿还用得上青州鬼骑。”

  “就算是长恭大哥,也不会分身法,又不是大罗神仙,临时拼凑在一块的土匪,大多零散分布在各处,长恭大哥就算再厉害,四处奔波肯定也不是事儿。”阿布解释道,“有了青州鬼骑,长恭大哥便可坐镇邬县,想来百姓们知道荆吴战神在,也会安心许多。”

  “那倒是。”秦轲答道。

  高长恭浑身上下加持的光环,足以把人闪瞎了眼,如果百姓们知道这位荆吴守护神就与他们同在一处,心中自然安定。而对于盗匪来说,高长恭的存在只怕是一盆冰水,将他们从头顶浇到了脚底,从皮肉到骨髓都寒透了吧。

  张芙把剩下的面饼切好了,用瓷碗小心装着,往桌上端过来。结果大船突然在这个时候顿了一下,船板在一刹那之间剧烈摇晃起来,张芙脚下一歪,整个人失去平衡倒了下去。

  她惊得闭紧了双眼,已经准备好迎接桌角撞击的疼痛,却有一双臂膀恰到好处地挽住了她。

  她嗅了嗅,一股浓浓的金创药味道,自然很快猜到这双臂膀的主人是谁。

  原来……被他抱着是这样的感觉?

  脸皮有些发烫的张芙羞赫地抬起了头,却看到秦轲正怔怔地看着船舱口,并没有看她,而阿布则是接住了那碗面饼,面色凝重地与秦轲对望一眼,说道:“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跟你一起去。”秦轲缓缓地把张芙放开,叮嘱道:“你在这里好好呆着,别乱跑。”

  张芙还想说点什么,两人已经大步开门而去。

  大船当然不可能这么突然地顿一下,要说最常见的事情是船身撞上了什么东西,而少见的则是舵手喝得烂醉如泥最终闹出什么乌龙来。

  不过眼下的情况显然不是这两种情况。

  秦轲和阿布刚刚走出舱房,甲板上并未见到高长恭和木兰的身影。

  而眼光越过船舷,秦轲和阿布怔然发现对面数丈之外,竟有一艘比大船还要高大的,宛如一栋楼宇一般耸立在大河之上的庞然大物。

  那艘船是横着的,长度足足有十二丈,如此巨物横在这江面之上,河道自然很快会被堵得难以通行。

  “怎么回事?”秦轲走到几名负责掌舵观风的青州鬼骑身边,问道。

  这些人上船之后为了行船方便,早已褪去了青州鬼骑的甲胄,也没有戴着面具,从背影上看好像就是几个身材高大的质朴农民,只有正面去看他们如铁一般刚毅的脸庞和略带几分杀意的眉毛,才能知晓这些都是上过战场,扬过马刀的杀伐之人。

  “不知道。”青州鬼骑们已经很熟悉秦轲阿布这两个少年,甚至偶尔还会露出他们少有的笑容,说上几句话。

  不过此刻他们的眼睛里满是锐利的光,他们遥望那艘拦截在河道的大船,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他们似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怎么会?”秦轲疑惑,“什么情况?”

  “我们的船行到这里,那楼船就在前方静静地等着,这河道虽只是一条支流,可通行两艘甚至三艘这样的大船都不是问题,可偏偏这艘船故意把船身横过来了,正好把河道封死了去,也不像是在调头的样子……”

  秦轲点了点头,眼神在那艘楼船上打量着,而很快地,他们船尾已经有无数运粮的船只因此拥堵成了一条长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