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再见友人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440 2019.03.18 23:30

  一时间,站在阿布身前的寒门子弟都呆住了,荆吴起于这些士族支持,撑起整个国家朝政的自然也是这些士族推荐的人才,诸葛宛陵当年统领的吴国第一大帮纵然有那么几个治国之才,但也是杯水车薪,大多数的江湖人都进了军队——当然,也正是因为军队各个重要位置都有着诸葛宛陵的死忠,所以诸葛宛陵和士族之间才相处和睦。

  但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又结合了当前荆吴的状况,阿布面前的寒门子弟自然有些回答不上来。

  阿布看着这位骄傲的孙青,心里本有些话想说,但终究还是咽进了肚子里。

  “君子不争。”他想到诸葛宛陵对他说的这句话,但手却还是忍不住握紧了。

  “对不起。”他提高了几分音量。

  众人都看向了他,寒门子弟甚至有几分期待。

  “我还有事情。得先走了。”阿布低下头,垂下眼帘,转头缓缓离去。

  孙青身旁的士族子弟看着他的背影,嘲讽道:“胆小鬼。”

  寒门子弟再度跟士族吵了起来:“人家是入宫去做事情,诸葛丞相特别赐予他出入宫门的令牌,你们有么?”

  “哼,他能做什么事情?得之不易的课业上还打瞌睡,真不知道诸葛丞相怎么选中他的。”

  “诸葛丞相难道还不比你聪明?哼,人家选择阿布,肯定有他的道理!”

  正当士族子弟争吵激烈的时候,一直沉默着注视阿布背影的孙青却摇了摇头,转身飘然离去,留下一群有些惊愕的人群,不知所措。

  阿布没有回头,他知道就算自己回头,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学堂外仍然是那一片如血的残阳,河边垂柳在微风之中轻轻舞动。

  他向着到河边撑着栏杆吹吹风透透气,从士族进入学堂之后,学堂内的烦心事确实不少,但对于他来说,最大的烦心事还是在于诸葛宛陵。

  “为什么选我?”阿布有些不明白,心里有几分得意骄傲欣喜,却又有几分惶恐。尽管他坚信诸葛宛陵这么做必然有他这么做的理由,但他还是有些担心自己没法达到诸葛宛陵的期望。

  然而一声锐利的尖啸声,却打断了他的思绪。

  秦轲侧过身,盲眼老人那柄熟悉的小剑几乎是贴着他的肩膀一闪而过,他的粗麻布衣上顿时多了一道细小的口子,切口平整而毫无粗糙痕迹,足以让人看出那把小剑的锋利。

  如果秦轲的动作再慢一点,只怕他的整个肩膀都会被这柄小剑给卸下来。

  而秦轲此刻却没有时间松那一口气,白衣人就站在他的身后,或者说,他早已经算好了他的躲闪方向,随着他双臂平伸,向前猛然推出,秦轲只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来,令人窒息。

  秦轲却没有想去避开这一对肉掌,在这里被两人拖住已经有一些时间,但因为白衣人和盲眼老人两人的实力都不弱于他,导致他无数次想要脱离战圈却不能。

  但他斜眼看了一眼那向远处掠去而来不及回头的小剑,这是个机会!

  他双手握拳,双臂交叉胸前,不退反进,随着他心脏剧烈跳动,气血灌注双臂,硬生生地于白衣人的双手相撞。

  一声闷响,白衣人只感觉从双手掌心涌上来的巨大力量让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而秦轲却是更惨,整个人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白衣人却皱起了眉头,这个年轻小子异常的滑溜,尽管他和盲眼老人两个人合击,却还是没能逼死他,这会儿,他那试探性的双掌竟然得手了?

  但那股力量……

  正当这时候,半空之中的秦轲身体猛然一震!

  那柄在二胡声之中转向的小剑宛如无形之中被人握紧,向着秦轲的腰间劈砍,而秦轲在半空之中,却是如在水中的游鱼一般,一扭之间拉开了距离,而后他抬腿,一脚竟然正好踹中剑脊!

  精神修行者的飞剑虽然快如迅雷,而且在脱开双手之后越发地难以捉摸,但毕竟不是亲手握着,力量总是有所欠缺,而在秦轲这鼓足了力气的一脚之中,小剑顿时失去了原本的方向,倒飞出去,斜斜地插进了石板地里。

  随着秦轲飘然落地,他已经跟白衣人拉开了近四十五步的距离!

  尽管感觉自己的手臂因为吃了那一对肉掌有些生疼,但秦轲心中大喜,只觉得一切都是有必要的,脚下没有停留,他的面前是那位手持二胡的盲眼老人,只是他现在身边并没有飞剑,只有那毫不起眼的二胡与他那瘦削的身体构成一幅萧瑟的画面。

  说萧瑟,只是表象。秦轲知道老人的实力,自然不认为自己现在接近到了老人十步以内,就能定出什么胜负,但至少,他作为气血修行者,在老人这样近的距离里,无意是站在了一个十分有利的位置。

  他深呼吸,脚下猛地跺脚,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再度拉近,老人的面容几乎就在眼前。

  飞剑仍然卡在石砖缝隙之中,微微颤抖,宛如风中的杨柳。而秦轲的拳头在半空之中,宛如坠落的流星,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再能阻止这场“拳打老人”的事故发生。

  老人伸手,握住了二胡的琴弦,一扯一放,却是在一瞬间产生出了一股力量。秦轲也是第一次以肉体实际去体会这股在无形之中生成,却仿佛又有形的力量,就好像一拳打进了一堵棉花墙,明明感觉自己已经用了不少力量,但就好像没法把这股力量发挥出来。

  也不知道高长恭是如何做到以长枪连连突破王玄微那数道防线的,虽然秦轲觉得他只是单纯的以力破巧,但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而现下,他要做的,却是突破盲眼老人由精神布下的这一道壁垒。

  白衣人在身后,看见秦轲向着盲眼而去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开始行动,秦轲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双脚牢牢地踩着地面,双膝下沉,力量再度上了一层,硬是从盲眼老人面前一寸推到了半寸!

  盲眼老人的脸色苍白起来,这世上,也只有王玄微那般的大修行者才能做到把精神壁垒当成消耗品一般使用,换成是他,在这种时候甚至无法分神出去控制飞剑。

  秦轲眼睛里却并没有喜意,就在背后,秦轲听见了长袍飘动的风声,白衣人到了。

  白衣人眼睛里满是冷厉,他没有想到秦轲会突然发难,以至于他都没有准备,不过当秦轲被盲眼老人所拖住,他却心里生出几分快意来,眼下,你与瞎子较劲,又哪里来的精力来管我?

  “铮”地一声。

  秦轲听见了匕首出鞘的声音,这个声音很熟悉,又带着几分陌生。他想到自己放在包袱里那匕首的木鞘,又顺势想到那扔在地窖里的匕首,心里恍然。

  大概是白衣人捡走了他的匕首,又找了一个新鞘?

  不过这匕首是他的师父留给他的一件物事,被白衣人抽出鞘中,实在让他心中不悦。

  正当这时候,传来一声金属撞击般的声音,秦轲感觉背后的白衣人退了回去,有一个熟悉的喝声吐出有力的气息,与白衣人两次碰撞,竟然是压制着白衣人无法脱身!

  秦轲眼睛一亮:“阿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