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干尸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382 2019.02.25 18:05

  高长恭看了看,尽管这具尸首仍然保留着人的形状,但他的皮肤已经干枯发硬就像是腐朽的树皮,牙齿也已经如同焦黑的煤炭,刺破了皮肤,裸露在外。长发一根根褪色,灰白地披撒着,轻轻一碰,就掉落了不少。

   而他的空荡荡的眼眶里,空无一物,只能看见一些干枯的肌腱和那惨白的骨骼。

   “估计死了上百年了。”高长恭轻轻地拍了拍干尸那干瘪着能看见肋骨形状的胸,差点惹得阿布叫出声来。

   高长恭转过头,望着秦轲和阿布,没好气道:“怕什么,一路上过来,又不是没见过死人。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你们都见过了,还怕一个死得不能再死的干尸?”

   秦轲不是没见过死人,甚至可以说,见过很多死人,当初他随着父母逃荒,遍地都是饿死的人群,他们嘴唇干裂,眼神空洞疲倦,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衫躺在土坷垃上,身体早已经腐烂发臭。

   只是秦轲确实也没见过这种形状的干尸,何况这一路上遇见的不可思议太多,使得他像是惊弓之鸟,稍微出点事儿就觉得这事儿不简单,所以才惊叫出声。

   “你确定他死透了?不会再跟叶王一样活过来?”秦轲还是有些担忧地道。

   “叶王那是有整个大阵的阴气养着才会变成走尸,整个陵墓里也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享受,这人哪儿有那机会。”高长恭看了一眼,又道,“大概是当年修建这座陵墓的工匠,这是一般公侯以上的贵族都会干的事儿,这样就断绝了一切有关于陵墓的痕迹,再也不会有人找到这里。”

   “这个人不是工匠。”诸葛宛陵站在一旁却开口了,他细细地打量着那躺在地上,长大嘴巴看起来有些惊恐神色的干尸,重复道,“不是工匠。”

   “不是工匠?”高长恭微愣,“那是什么人?”

   诸葛宛陵蹲下来,伸手握住干尸身上的一些碎片,放在两指之间捏了捏,喃喃道:“果然没错。”

   他站起身来,道:“他穿着甲胄。”

   “甲胄?”秦轲再度看了一眼干尸,现在看上去,他倒是一点都不怕了,反倒觉得这个人很可怜,就这么躺在这里,死的时候周围黑漆漆的,一定十分孤独,“上百年不至于就化成灰吧。”

   他回想了一下:“叶王身上的甲胄不是好好的吗?”

   诸葛宛陵微笑解释道:“前朝虽然强盛,可即便就算如此,也不可能给每个步兵都着铁甲,顶多是在胸口摆一个铁质的护心镜罢了。一般只有十夫长以上的军官,才能分到一套完全由甲片衔接成的铁盔甲。这个人的地位显然还不够格,只能穿牛皮甲胄,而牛皮甲胄,自然不可能如铁甲那般保存完好。”

   “不至于。”高长恭却摇了摇头,他为将多年,军中一切大小事务他都了如指掌,对于甲胄,诸葛宛陵了解得甚至不如他更多,“就算是牛皮甲,也不该烂得什么都不剩下,我军的牛皮甲沿袭当年前朝的工艺,用的都是都是精选的牛皮,又经过药物浸泡晒干,几十年都不会烂,而他身体表面的衣服,都几乎成为焦炭一样的东西了,怎么能说是牛皮甲?”

   “牛皮甲自然不会烂得那么快。”诸葛宛陵笑了笑,“但……被热流炙烤就不一样了。”

   “热流炙烤?”高长恭一愣,“什么意思?”

   “先继续走吧。”诸葛宛陵没有回答,而是转了个身,继续沿着岩壁向前走去,脚下一步一步虽然并不如阿布高长恭有力,却也走得稳健。

   高长恭苦笑了一声,轻声骂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喜欢卖关子的性情,有时候真恨不得拿枪杆给你十几二十板子。”

   阿布和秦轲两人都忍不住偷笑,被高长恭瞪了一眼,顿时闭上了嘴巴,阿布板着脸,装着一副严肃的样子,继续前行。

   一路行去,这样的干尸却不断地出现,从一开始的稀疏,到了后面竟然密集成排,相互簇拥着,推搡着,他们空洞的眼眶都像是流露着惊恐,像是陷进了一场永远醒不来的梦魇。

   在一些尘土之下,他们那被损毁的长矛与战剑冒出头来,生锈的锋刃之处微微反光,似乎是要证明他们军人的身份。

   高长恭一言不发,也许是因为猜测被诸葛宛陵戳破而丢了面子,也或许是因为被这样触目惊心的景象所震惊,这一路上,他显得格外沉默。

   秦轲望着那些干尸,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那场战乱与饥荒之中,那片荒原之上,本该被种上庄稼的田地被烧成一片焦土,而道路的两旁,堆满了死尸。

   他努力地晃了晃头,想把这些东西从脑子里赶出去,却听见高长恭突然说话了:“是活祭吗?”

   他的声音少有地低沉和愤怒,像是低低的雷声,在浓重的乌云之中,隆隆而至。

   秦轲甚至感觉自己的血液一时间有些躁动,高长恭身体的气血之强,甚至可以影响到周围的普通人甚至是修行者,实在可怕。

   片刻之后,他明白过来,高长恭是荆吴的大将军,自然心向军人。而这些人,身披甲胄,持着长矛刀剑躺在这里,不是被叶王当成了活祭祀的祭品,又是什么?

   秦轲读书的时候,也没少读到“帝宾天,妃殉之于陵”这样的话,在他看来,这种一个人死了却要拉着一群人殉葬的事情实在有些不可理喻。

   但皇帝殉葬,大多是妃嫔,公侯殉葬,也最多只是一些家仆和民夫罢了。

   用军队殉葬,难道叶王不怕底下哗变造反?

   诸葛宛陵摇了摇头,道:“如果是殉葬,为什么要给予他们兵器?而且在这种地方,并不是一个适合围杀的场所。”

   高长恭安心了一些,但心里的疑惑却仍然得不到解答,有些郁郁:“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倒是说说啊。”

   诸葛宛陵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其实你自己应该也能看出来,既然这里是‘它’的藏身之所,这些人又死得像是被热流烘烤过,才能变成干尸上百年都不腐烂。”

   高长恭眼神一变,望向地上那些干尸眼神犀利:“不是殉葬……这是一场……进攻!”

   “进攻……谁?‘它’是谁?”三个人之中,只有秦轲是完全的局外人,他完全听不懂两人打的机锋,望着那些干尸,心想如果这些人在杀什么东西的路上变成了这幅模样,那么他们这持续向下而行岂不是在跟他们走同一条老路?

   高长恭突然大笑起来:“原来如此。看来这位叶王,不仅仅不是个忠臣,甚至野心大得连天都遮不住啊。”

   这里是一个完全密闭的山腹空间,高长恭的大笑声在山腹之中传扬开去的时候,自然形成了回音,一时间,山腹之中似乎有无数个高长恭在大笑,声音震得秦轲原本受损的耳膜有些发痛。

   但他瞪大了眼睛,就在高长恭笑声收敛起来的那一刻,山腹之中响起了一个巨大的叹息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