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刺客的身份(二更)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782 2019.04.07 15:15

  刘德十分微妙地没有说谢过诸葛宛陵,而是把高度直接上升到两国之间。

  “说谢还太早。”诸葛宛陵道,“十五万石粮食,即使我给了你,可荆吴与长城之间水路不同,一路山高水远只能走陆路,你……怎么把这十五万石粮食安然运至长城?”

   刘德点头,刚才一阵兴奋的心情逐渐冷静下来,叹道:“这确实是个麻烦,但我与木兰将军已经在商量对策,我想过,虽然木兰将军向唐国借粮被杨太真三推四拒,但若我沧海向她去借,十五万石并非不可能。”

   诸葛宛陵面露微笑:“你是想让荆吴去给沧海还这十五万石粮食,然后你再从沧海境内调拨粮食押运长城?”

   “不错。”提到这个计划,刘德脸上露出几分自信,“从荆吴运粮直接到长城当然不现实,先不说运送这十五万石需要多少人力畜力,光是这路途上的损耗,就已经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可如果说从沧海当地直接预先征集赋税粮食,再免除其后的赋税,最后用唐国运送来的粮食填充府库,这十五万石粮食的损耗就可以降到最低。”

   “确实是个好办法。”诸葛宛陵温和地笑了起来,赞许道:“这个法子确实好,如此足以证明,曹孟选你做他的军师祭酒,没有看错人。”

   刘德摇摇头,道:“国主的文韬武略丝毫不逊色于我,说首席谋士,其实不过是凡事与我多商量几句罢了。”

   “是吗。能得到你的这般推崇,我倒是开始好奇这位沧海国主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

   “会有机会的。”刘德看着诸葛宛陵,道,“他也曾多次提起你的事情,一个能把四分五裂的吴国再次拼凑,捏成一个完整的荆吴的人,足以称得上当世英雄。”

   “不敢当。”诸葛宛陵淡淡地摆了摆手。

   两人对坐而谈,尽管只是短短的半个时辰的时间,但却已经把许多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刘德喝完了一壶酒,而诸葛宛陵则只喝了半碗茶,两人并肩缓缓地走了出去。

   “谈得怎么样了?”高长恭的身影出现在门边,显然已经等候多时。

   虽只是一身朴素的麻布衣衫,可仅仅只是这么闲散站着,他仍然是众人的焦点。

   他没有梳起发髻,只是任由乌黑的长发随风轻轻飘荡,远远望来竟有几分出尘绝世的意味,然而不论他被世人美化成什么样,他那眉宇间的英武与脸庞线条的刚毅,从不至于让他显出半分女气。

   这一路行来,路边的小姑娘们看着他的面庞,纷纷羞得不敢抬头,却又忍不住要用丝帕掩着脸,偷偷地用怀春的目光去看他,姑娘们若不是还存了一点点女孩子家的矜持,怕是一个二个都要变成尾随其行路的登徒子了。

   当然,虽然高长恭这般引人注目,可谁也不会真的把这个男子往那万人之上的荆吴战神身上想,毕竟高长恭掌握荆吴军政大权,可以说是日理万机,怎会有闲时到这种贫贱之地来?

   “高大将军一晚上驻守宫中,怎么现在不去休息,却有闲心来着偏僻之地?”

   明知故问。

  高长恭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德和自己差不多的一身素衣,笑道:“刘军师身怀沧海一国之重任,此刻不也是在这间小茶馆里喝酒?茶馆喝酒,军师果然好雅兴。”

   刘德回了一个作揖礼,问道:“既然高大将军在此,想必昨晚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高长恭却是反问:“刘军师怎的如此有心,难不成身在沧海军师祭酒,倒是个闲差?”

   刘德无奈地笑笑,心想高长恭看起来是个从来不肯吃一点亏的人。

  闲差一说,自然是在表达:“我荆吴的内政,还轮不到你沧海军师祭酒来管。”

  不过是言语上存了几分客气罢了。

   “走了。”

   “不送。”

   刘德向诸葛宛陵告别,而后高长恭和诸葛宛陵一同转身离去。

  乌发在转身之间轻轻飘散,高长恭那张温和又刚毅的侧脸,在刘德的眼前一闪而逝。

   刘德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两人走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低声叹息道:“像他……”

   他再看了一眼背影,再度叹道:“真像他。”

   没人知道他说的那个“他”是谁,或许是一个故人,又或许就是他刚刚在茶馆内提到的那个“子云”……

   不知怎的,刘德心里微微有些起伏,他脸上的笑意逐渐生出一点变化,如果说,之前的笑容看起来是属于一个谋士对待世事的那种云淡风轻的笑,那此刻,他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笑出了几分童稚和纯真。

   他张口,用十分夸张的嘴型拖长了声音喊道:“咦……那不是……大……大大……大将军吗!是高长恭大将军啊!”

   高长恭面色一变,微微转头,正好对上刘德喊完之后那玩味的眼神。

   整条街的人似乎都因为这声呼唤陷入了凝滞,一时间,没人去追究到底是谁发出了这声呼喊,因为他们的眼睛在一番搜寻之后,全都落在了高长恭那张过分英俊的脸庞上。

   高长恭看着刘德耸了耸肩,悠然转身离去,哭笑不得地问诸葛宛陵道:“这就是沧海的军师祭酒,曹孟的首席谋士?就这点气度?只因为被我说了几句,就非得找回场子,敢问你这位老熟人今年贵庚?”

   诸葛宛陵嘴角微翘,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带着一脸怀念的神情说道:“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只是这些年……我和他都变了许多。”

   “骨子里倒是都没怎么变。”高长恭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是盯着诸葛宛陵,似乎想用锐利的目光穿透他的灵魂。

   看着周围聚拢过来的人群和那些怀春少女、小媳妇们灼热的目光,高长恭只感觉浑身发冷,咬了咬牙,他一下子将诸葛宛陵扛到了肩膀上,双腿在地面猛然一跺。

   随后,荆吴第一战神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腾空飞起的大鸟一般,身形轻盈地落到了屋顶之上。

   “大将军!真是大将军!”

   “高长恭大将军!”

   “大将军!”

   “战神!”

   屋檐下面一片欢腾,但高长恭当然不会傻到在这种时候停下来,看着那些拥挤的人群推推搡搡,东倒西歪,他在房顶与房顶之间跑跳自如,如履平地。

  不一会儿,他就消失在更远处的高楼阁宇之后。

  

  “一晚上也没能审出什么。”

  另一条街的转角处,高长恭轻轻把肩膀上的诸葛宛陵放了下来,看着诸葛宛陵那因为被他扛在肩膀上受了不少颠簸的脸色,有些歉意地笑笑,说道:“那几个放人进宫里来的小官看样子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至于那个刺客,真是个硬骨头,朱然亲自动手,人都晕过去了三四回,却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诸葛宛陵理了理衣襟,摇头道:“既然敢入宫行刺,这点觉悟总该有。”

   两人并肩往宫城边走,高长恭一边说道:“不过,从那两把匕首顺藤摸瓜,倒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来源是建邺城城东的一家铁匠铺,老板曾是鱼龙帮的一位堂主,年老伤病之后,就退了出来,现在在城东开了那间小铁匠铺。我们的人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先是毁堤淹田,然后九爷等人被杀,高长恭说这些事情都有鱼龙帮在参与。之前的那个瞎子已经在秦轲进宫的夜里逃出了建邺城,鱼龙帮帮主和一干帮众已经被他控制了起来。

  高长恭想了想,补充道:“还有一个白衣门客,不知道躲去哪里了,一直搜寻未果……”

   诸葛宛陵仍然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走着路。

   “你觉得是哪一家要杀你?”高长恭问道。

   诸葛宛陵换换开口道:“事情还没有定论,至少到现在为止,你只查到鱼龙帮,但鱼龙帮牵扯的部分太多,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说清的。”

   “但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能请来这样两位高段修行者做刺客,又能将宫中一切打点妥当,幕后主使总该是个士族中人,而且,地位必然不低。”高长恭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低声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那个被钉死在匾额上的刺客,有人上报说曾见到他跟在长城使团的队伍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