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地头蛇(三更)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988 2019.04.19 15:58

  秦轲在太学堂见过荆吴战船的图样,如今荆吴水师的湖上战船除了少部分自己脚下的船只(但已经改造为货船),主要是被称作“破风”战舰和“龙鳌”楼船。

  “破风”战舰更多是突袭的船只,讲究轻快,体形不甚大。

  而“龙鳌”楼船则是设三楼,高八丈,上涂朱红丹漆,外壳包裹铁甲,上能跑马,下能驻军,隔音之强,哪怕其中一层已经打成一锅粥,下一层甚至都难以听见声息。女墙上更是开着密密麻麻的箭孔,一旦射出,箭矢足以把一些小船插满。

  当然面前这艘有两楼的大船,或者说不知名的楼船,虽然同样上着丹漆,但女墙上光滑无孔,更没有铁甲包裹。

  不过船上设立了巨型拍杆,足以把一些中小型的船拍粉碎,如果不是在这样狭窄的河道之中行动不便,杀伤只怕要更大一些。

  自己这些人终究是要从这条大河过去的,如果对面的人打算拦自己一个时辰,那众人也不过就是在原地休息一会儿,大可不必去争什么气。

  只是眼下的情况,对方也没说什么话,若他要拦一天,众人难不成等上一天。拦上一月,众人就等上一月?

  楼船上有控船的水手在放下船锚,看样子,真打算做持久战。

  而这时候楼船开了门,从其中跑出几位身穿家丁服饰的人,只不过他们行走姿态倨傲,大摇大摆,看起来不像是家丁倒像是哪家的主人。

  当他们走到船舷,握着栏杆,就开始大声喊起来:“对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安家的人!我们少爷看上了你们这艘船,愿意出一倍价钱买下,如若是同意,我们安家给你们一天时间卸货,若是不同意……”

  他们哼哼哼起来,但傻子也能听出其中威胁的意味。

  青州鬼骑面色铁青,就算是在建邺城中,他们也不曾受过这样的威胁,谁敢拦在他们的铁蹄面前,他们一夹马腹便踏了过去,哪管你是哪家的人?

  只不过这是在水上,荆吴马匹纵然不是不能游水,可他们总不能真在水上缓缓游着去斩这艘楼船。

  “安家啊?”这个时候,高长恭已经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负手于后的他并不怎么担心眼前的状况,只是啧啧有声地看着对面的大船,“真有意思。”

  青州鬼骑第一时间行礼,低头道了一声:“将军。”

  秦轲虽然在荆吴呆了快两个月,但毕竟不是荆吴本地人,对于这些事情实在不了解,只能是开口问道:“安家?那又是什么。也是荆吴的士族吗?”

  高长恭走上前几步,似乎是想要看清那艘船的全貌,而青州鬼骑则恭敬地弯腰拱手,满面肃然地站在两侧,宛如坚定的哨兵。

  “你来荆吴直直地就往建邺城走,所以听说的也只不过是建邺城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士族,自然不知道安家。当初吴国四分五裂,士族各自为战百余年,就算如今荆吴已经一统吴国全境,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士族都聚到建邺城来。像是现在最大的孙家、刘家,还有……高家,他们搬迁到建邺城来是为了能参与朝政,力量之大,甚至……宛陵都不得不让着他们几分。”高长恭道,“但是还有一些士族,已经传承百年,在家乡树大根深,自然不肯放弃自己的根基,仍留在了这些地方作威作福,这安家,就是这一块最大的一家了。”

  秦轲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师父曾经给他讲解历史的时候也说过一些地方豪强士族的事情,所以他倒不会听得满头雾水:“所以这安家是在这里封王了?”

  高长恭失笑道:“封王?孩子话。这又不是当年的稷朝,当初稷朝就是因为分封太多,结果下面造反,中央甚至拿不出钱来养军队。如今的天下四国,从沧海到荆吴,哪家都知道前朝的教训,谁还敢轻易封王?不过是给他们册封一些爵位,管理地方还是得由中央指派的太守。不过对于这些当地的世家大族来说,想要谋个官职做事,还不是易如反掌?”

  “加上……他们在当地的名望和大片分封的土地,有些时候中央确实不怎么好管。不过只要他们不参与朝政,只安心管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头也不会过分逼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那……他们干嘛找我们麻烦?不会是因为毁堤淹田的事儿吧?”秦轲莫名地想到了建邺城那数日冲刷刑场的鲜血,那些头颅,他们……

  高长恭却是笑着摇头:“建邺城的士族都有可能牵扯进这件事情里,但安家却是不会的。”

  “为什么?”

  高长恭朝着岸边那些仍然浸透在水中的田亩道:“安家在这里经营已久,这一次大河决堤淹没的,不光是百姓的田产,还有一大片都是他们安家的田亩。只要不闹什么灾荒,他们每年都有不少进项,这大水一来,这些田亩今年必然是产不出粮食了,铤而走险去贪没救灾粮食还搞臭自己的名望?他们可是能传承几十代的士族大家,要是这般愚傻,早就不知道给黄土埋了多少回了……”

  秦轲哦了一声,看着大船无奈地问着:“那难不成是我们占了这位地头蛇的河面,他想要跟我们说道说道?”

  “还真说不定呢。”高长恭抿嘴笑。

  秦轲侧头瞪眼看着他:“不会吧!就因为我们走了这条河,他就跟我们过不去,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高长恭却是不回答,而是对着身旁的青州鬼骑问道:“从建邺城官渡港口来邬县的船除了我们这一艘,还有哪几艘?挑大的说。”

  青州鬼骑低头仔细地思索了一番,然后回答:“应该不多,除了我们,应该就只有孙刺史的船,前些日子他回朝上报水患情况,比我们早了一天出航。”

  “那就清楚了。”高长恭道,“孙毅回邬县,走的跟我们应该是一条路,只不过先后不一样。他出身孙家,这一次的毁堤淹田案也涉及到不少孙家出身的官员,安家必然有怨气。只不过这位安家大少爷……倒真是个火爆性子,拦河堵截朝廷大员,也不知道他家里人会怎么想……”

  “只怕也会作壁上观吧?”高长恭心中暗自想着,“毕竟孩子的事情,哪怕要罚,也不会罚得太重,各家总会留点面子。”

  想了一会儿,高长恭突然抬头笑望着大船,对一旁的众人道:“估计,我们是被当成了人家的箭靶子了……毁堤淹田,安家损失巨大,想找回点场子也不奇怪。”

  阿布看着那逐渐接近的小船,道:“长恭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然派人跟他们解释一下?”

  “解释做什么?”高长恭哈哈一笑,“孙毅是荆吴的刺史,就算人家是找错了人,不该拦着我们,难不成孙毅就该被拦着?朝廷中央派出的官员,被人家在半路上拦上一拦就吓得弃船而逃?然后再灰溜溜地租几艘小船去巡查各个受灾郡县,就算我管军不管政,今天我也丢不起这个人……走,靠过去看看。”

  他的话自然是对青州鬼骑说的,就算青州鬼骑作为骑兵在这种时候难有什么作为,可毕竟生于南方荆吴,能有几个真的是旱鸭子?而这一批在船上的青州鬼骑都是控船的好手,否则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河流上如此快速地把大船停下来。

  随着站在高长恭身旁的青州鬼骑一个恭敬的点头,他转过身,对着上方挥舞手臂,厉声大喝:“向前!”

  大船风帆在机括的咯噔咯噔声中逐渐转动,此刻虽然并没有大风,但宽大的风帆足以支撑起大船的行动,排开水流,大船缓缓地向着对面更大的巨无霸驶了过去。

  那几名家丁平日里跟着主子作威作福管了,基本上,在这片地界,只要他们报出安家的名号,大多数人当场就蔫了,哪怕是再刚硬的汉子,只怕也得是闭上嘴乖乖地听话,可这艘大船竟然还靠了上来,就不怕自己大船上的那根巨型拍杆?

  就算两艘船的体形差距并没到悬殊的程度,可这一竿子下去,只怕要比灰溜溜下船走人更狼狈。

  领头的家丁大概也是做不了主,冲着一旁使了个颜色,他身旁的家丁会意,顿时一溜烟地朝着船舱跑了过去。

  秦轲看着那巨大的拍杆,有些担忧地道:“我们不会有事吧?”

  不过一想到高长恭曾经能一枪一人抵挡住神龙的巨爪,他又安下心来,这拍杆纵然可怕,但总不如神龙的力量强大,哪怕这些天他没见高长恭用过他那柄特制的长枪,可显然他应该不仅仅只会用枪。

  不一会儿,楼船已经尽在眼前,高大的船身使得秦轲不由得微微抬头,风视之术却听见了有无数莺莺燕燕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侧着头,有些疑惑地四处寻找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