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小先生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670 2019.03.19 11:25

  秦轲哈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的紧张莫名地淡了许多:“总算见到你了,为了见你一面,我都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气。”

  “等会儿再聊!你是怎么惹上他们的?”阿布身形魁梧,一进一退之间走的也是战场杀伐大开大合的招式,只不过在他身上没能找到那股杀意,更多的是一股拙力。

  但尽管如此,白衣人就已经不能小视!他手上的匕首刺向阿布,角度刁钻如蛇,却还是被阿布极快的反应格住手腕,当他把匕首一松一握,换了一只手正想再度发起攻势,阿布却是一低头,双膝一顿,侧身向前,用肩膀顶在了白衣人的胸口,猛然地把白衣人撞了出去!

  这是高长恭教给他的贴身靠法,以全身带动肩膀撞击出去,力量足以摧垮敌人的身躯。如果换做是高长恭来使用,只不过是这么一靠,白衣人就已经全身筋骨碎裂、肺腑炸开七窍流血而死。

  当然阿布的相比较高长恭还差得很远,可这样一靠,也撞得白衣人胸口一疼,等到踉跄止住退势,他抚摸着自己的胸口,甚至怀疑自己的胸口骨头是不是出现了裂痕。

  “你都说了等会儿再聊,结果现在还问我什么情况,我哪儿有空解释!”秦轲大笑,手上的的另外一只拳头挥出,撞在盲眼老人身前的无形屏障上,硬生生推动盲眼老人向后退了三步,脸色白得就宛如纸张,身形摇摇欲坠。

  盲眼老人长吐气息,空洞苍白的眼睛猛然瞪圆,他右手颤抖着再度拨弦,力量之大,琴弦深深地勒进掌心,留下殷红粘稠的血液。

  而当他放开手,随着他一声痛哼,秦轲只觉得拳头那端的力量越来越强,不光已经让自己无法再有寸进,甚至,还隐约地把他向后推了回来!

  秦轲面色一变,没有强来,果断地后退,松开力量,耳畔呼啸,他侧头,飞剑掠过他的肩膀,在盲眼老人的头顶悬停,随着他宛如破风箱一般的呼吸声微微颤抖。

  秦轲再度后退,背后感觉贴上了一个温暖坚硬的背,道:“说来话长,这都得怪诸葛宛陵。”

  “先生?”阿布不解,但还没来得及问,他就听见白衣人的声音。

  “你是太学堂的学子?”看着阿布一身规制讲究,尽管料子并不昂贵却隐约透露出几分森严法度的儒服,皱起了眉头,尽管他们知道这里距离太学堂不远,但他们想的还是尽量不要惊动什么人惹上什么不该惹的麻烦。

  可这麻烦最终还是找上门来了,想到那位大人必然会在事后责怪于他,这让他有些懊恼。

  “你们是鱼龙帮?”阿布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而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衣人,确信自己并不知道这个修行者的身份,而后偏头看了看秦轲那头盲眼老人。

  他想到这建邺城内,修行者不少,可盲眼的修行者却是凤毛麟角,而在江湖之中,自然也只有那位鱼龙帮的供奉了。

  盲眼老人没有说话,白衣人带着几分善意地回答:“不错,我们正是鱼龙帮,这位小先生……”说到这个小先生三个字,阿布脸上一红,“我不算什么先生。”

  白衣人摇了摇头,道:“既然能在太学堂内修身,自然就是将来的先生。敢问小先生,这位小兄弟跟你是什么关系?我话说在前头,这位小兄弟偷取了我们帮助一件重要物事,我们追踪而来,好不容易才把他困在这里。荆吴自有国法,总不见得小先生身为未来朝廷栋梁,却要护着一个不法之徒吧?”

  阿布一呆,他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隔着河看见熟人秦轲被两个人围在中间岌岌可危,所以才赶忙出手。被白衣人这么一说,他看向秦轲,道:“阿轲你偷人东西了?”

  秦轲哼声道:“我能偷什么,他说话你也信?”

  白衣人微笑道:“小兄弟,何必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要知道,那件东西对我们帮助而言万分重要,还请你归还才好。”

  秦轲再也忍不住,扭头破口大骂起来:“放你娘的屁!什么偷你们帮主东西?我都不知打你们帮主是哪里的那猫阿狗还是阿鸡阿鹅,我偷他的东西做什么?”

  白衣人仍然有风度地笑笑:“偷人东西,并不一定需要知道失主是谁,不是么?路边的小贼,摸人荷包的时候也从不需要知道那些丢了钱的异乡人叫什么名字。”

  秦轲面色铁青想要反驳,却听见阿布低声询问道:“阿轲,怎么回事?他们好像认定就是你偷了人家东西了。”

  “得了吧。”秦轲冷冷道,“他手上那把匕首还是我的,到底是谁偷谁的东西?”

  阿布仔细地看了看,确实,那把匕首是秦轲在叶王里用过的那把,他也曾借来把玩过,知道那把匕首的锋利,点了点头,双膝微微下沉,宛如乘坐于高头大马之上,力量凝聚于一点。

  “你有没有带兵器?”秦轲又小声道,他的眼睛不离盲眼老人头顶的那柄飞剑,“这糟老头子的飞剑有点不好对付。”

  “我是从学堂刚刚出来,哪里会记得带什么兵器?”阿布哭笑不得,想了想,犹豫着伸手在怀里取出一卷包在布中的竹简,“这……”

  “正好。”还没等阿布说完,秦轲就一把把竹简抢了过去,放在手上用力甩了甩,竹简破空发出呼呼的风声,他卷了袖子。

  “你小心着点……”阿布看得直摇头,“这是我的课业,我今晚还要抄写的。”

  “不管了!不管了!”有阿布在侧,秦轲那本来不怎么大的胆子顿时一壮,“要是坏了,大不了我帮你抄!”想了想,他又扭头小声问道,“几遍?”

  “三遍。”阿布心说你弄坏了又怎么抄,但还是无奈道,“总之……你小心点,别弄坏了。”

  秦轲心里也想不得那么多了,这几天他一直憋屈地躲在客栈里像是一只藏身于阴暗角落的老鼠,这会儿,那只老鼠钻出了洞穴,正在外面不安分地乱撞。

  白衣人看着阿布,拱手道:“小先生,你一定要插手?”

  阿布慌忙回了一个儒家的标准礼节,而后带着歉意道,“这位……白先生?我跟阿轲是知交好友,我不能看着你们这么欺辱他一人。”

  秦轲心里一暖,小百姓的那点痞气也上来了:“跟他们说什么,反正他们心里有鬼,不可能放过我们的。打就是了,二打二,我就不信能输!”

  白衣人有些头疼,牵扯上了太学堂里的学生,有些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看阿布这一身的衣服,想来应该是诸葛宛陵挑选的寒门子弟,倒是不用担心他背后有什么大士族势力,但就算如此,阿布在某个程度上也是诸葛宛陵的学生,如果在这里出了事,实在难以交代。

  而且……现在的状况是,就算他和盲眼老人两人齐上,也未必是这两人的对手,阿布的力量出奇之大,虽然动作中能感觉出他并不是什么久经战阵的人,但已经是不容小觑。而秦轲虽然并没有阿布这样的力量,但异常滑溜,甚至一不小心就容易着了他的道,这种战斗,应该怎么打?

  不过,他原本为难的脸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眼睛里甚至有几分胜券在握的喜意,他听见了一个鸟叫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再常见不过的麻雀,但却能让他听出其中的一些区别。

  虽然说杀死一个太学堂的寒门学生会惹上不少麻烦……可相比较之下如果让秦轲带着那份竹简交给诸葛宛陵,他们这些人都死无葬身之地,既然如此,他也只有一不做二不休了。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白衣人想,而后他拍了拍手,道:“那……得罪了。”

  秦轲面色一变,他的耳朵里,分明听见了无数机括的运转和绷紧的弦被放松的声音!

  弩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