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启者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两根金条

神启者说 江南南丶 2543 2019.05.22 07:49

  姑娘们一阵嘻嘻哈哈,玉姐接着笑道:“反正这位蔡燕公子……不仅家底殷实,而且看他的面貌,称得上唇红齿白,面若冠玉,是少有的美男子呢。看他凭栏喝酒猜谜的样子,倒是符合莺莺你心中所想,潇洒不羁,就连玉姐我都差点被迷住了……”

  莺莺眼睛一亮:“真的?”

  女子们都来了兴致,纷纷地跟着玉姐起身上楼,莺声燕语之间,几人好似一朵朵移动的娇花。这种情景,无疑是在楼下的士子们脸上狠狠地打了一耳光,他们脸上的神情此时都有了一些晦暗。

  这时秦轲已经上了四楼,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愣。

  楼顶的灯笼光芒正旺,各色的灯笼招亮了人的脸庞也给他们身上刷上了一层浓重的颜色,只是相比较楼下满座的拥挤,楼上却是另外一幅空旷的景象。

  又或者说……拥挤和空旷并存的景象。

  “叮当”的一声响,一只酒杯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之后,终究还是没长出翅膀来,只能是在一声惨烈的尖叫声中坠地身亡,他的身体碎裂出无数的碎屑,迸溅向四方。

  地上已经有好几只碎裂的杯子,都显出分崩离析的样子,而秦轲向前望去,两旁站立成排的人群似乎都在为了避开这些杯子,不少被迫地站在了两旁,两眼中都带着几分不满——如果不是不清楚你这家伙的底细,我们不早把你从这楼上硬生生打下去了?

  酒仙居的四楼边缘是高不过人半身的栏杆,围栏的边上还打上了一条长长的座椅,透过栏杆,正可以看见远处定安河上那花舫的灯光,它们漂泊在静谧的水流中,缓缓移动流淌,歌女的歌声和艺伎的琵琶声似乎能远远地传到此处,尽管朦胧,却有一种莫名的美感。

  扔出这个杯子的人……却根本没有坐在桌椅上,他竟然是坐在栏杆上的,一手握着栏杆,一手端着酒壶,一边哈哈地笑着,清亮的声音远远地传开而去,有风吹动他一身淡雅儒袍,上面的玉佩敲击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从背影看,大概是年轻人,身形纤细却不显得瘦弱,飘散的发丝显然经过精心打理,乌黑发亮,玉冠把发丝束在一起,他洁白的脖颈仿佛沉在墨色飞瀑下的一方玉石。

  “广寒宫上度重阳,广寒宫,在月亮之上。”他举着酒壶,指了指今晚虽然不圆但格外明亮的月亮,笑道,“重阳,那就是双日,双日,是个田字,田月相合,则是个胃字,小二!十五道了!该给我第三壶酒了!”

  “小二!小二!”似乎是没看见反应,他略微转过头来,疑惑地看了一眼,而小二也适时地凑了上去,“客官,能不能有个商量?”

  “商量什么?”年轻人哈哈地笑了一声,“难不成你们这儿这么快就没酒了?酒仙居每年都举行猜灯谜,结果就连这么点酒也没得准备?也太让人失望了吧?”

  “不是,酒自然是不缺的……”小二呆了呆,而后翻了个白眼,换做平日里他遇见这样一位客人,只怕早提着扫帚就冲了上去,可今日看这位年轻人的身姿和风采,显然不是什么寻常人家,在定安城,一块砖头从天上砸下来,保不齐就能砸中一位高官子弟,他这样的“庶人”,实在不好轻易地得罪权贵。

  “您喝酒归喝酒,何必摔本店的瓷器?若是那些小酒肆那些陶碗,您摔了也就摔了,可酒仙居的瓷器是唐国官窑所产,件件都价值不菲,而您在这里解谜十五道,却已经摔了小店两个酒壶,六个酒杯,本店实在……”

  “知道了。”年轻人笑了笑,“要钱是吧?刚刚给你的还不够?”说着,他在自己怀里在摸了摸,口中嘟囔着:“我记得大哥应该喜欢把钱藏在……”

  “对了,就是这里了!”年轻人眼睛一亮,哈哈笑了起来,一抬手,金光灿灿之中,他竟然是从衣衫的内袋里摸出了一根金条来!

  小二被那夺目的光辉一时晃了眼睛,纵然唐国富庶,可这金条也不是寻常人能轻易使用的,这位公子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掏出了一根,而且就像是粪土一般直接扔到了自己的手上,他一时有些无语,心想这位爷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出手如此阔绰?

  “不是……”然而小二还是得说道,“公子……您之前给的那一锭银子已经足够赔偿这些瓷器了,只是……”

  这位年轻人显然喝得兴致正好,或者说已经有些醉了,大声道:“怎么?还不够?”话音刚落,小二的手上竟然又多了一根金条。

  “嚯……”不仅仅是小二,就连整层楼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这位年轻公子能拿出一根金条就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但毕竟这里是定安城,什么贵人都有。

  只是紧接着他又这么突然地抽出来第二根,而且看起来好像根本就没得在乎的样子,实在让众人有些震惊。

  秦轲也是看得有些傻了,其实他的怀里也有几根金条,这是诸葛宛陵派人交给他的,金子这东西,虽然价值昂贵,可大多数场合却并不适合使用,但相比较大包的银子,毕竟好携带许多,只要能找到钱庄银楼,总还是能兑换出银子来。

  但不论如何,他肯定不可能像是这位年轻人这般轻易就拿出来的,或许在定安城里安全有官差保障,不至于出现劫匪这种事情,可这样一根金条就这么扔出来,简直就是疯子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想到这里,秦轲抿嘴一笑:“想来这位就是蔡燕了,倒是挺有趣。”

  小二拿了两根金条,一时间反倒是不敢离开了,傻子也知道这两根金条的珍贵,单论这两根金条的价值,只怕把他这栋楼盘下来都都足够。

  而他要是人心不足,真的把这两根金条塞进腰包,看这位公子的身份,只怕就算他不计较,明日也该有人主动上门把他拉进衙门毒打一顿。

  想到这里,他嘴角有些哆嗦道:“公子……”

  蔡燕斜视了一眼,有些不耐烦地道:“干嘛?还不够?再要我可不一定有得给了。”说着,他低低地嘟哝着,“哥在衣服里藏的私房钱也就两根金条,看来嫂子平时管得也很严实。”

  小二却是浑身颤抖,后面那句细语自然是没听清楚,而是用力地点头如小鸡啄米:“够了够了……太够了。”

  “那客官,我先给你准备酒水去。”被这么一下顶回来,小二倒是不敢再说钱的事儿,只想着赶紧拿着这两根金条交给掌柜的,让他决断。

  天塌下来,总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

  蔡燕点了点头,微微表示满意,道:“快去快去,没酒就没意思啦。”说到这里,他又想了想,道,“好像不光没酒没意思,没人一起玩儿也没意思。”

  说着,他四处张望了一会儿,被他看见的人纷纷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是在怕些什么,倒是那群女子,早已经被这位蔡燕公子的潇洒不羁所吸引,被这一眼看来,一个个都是眼波流转,恨不得把自己最娇柔的一面展现出来,就算她们最后不能与这位公子喜结良缘,能相对而坐看看花灯也不错。

  只是蔡燕的眼神虽然有些飘忽,但看向女子们的时候眼神却没有任何波动,似乎在他眼里,这些女子都不过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气息,他莫名地打了个酒嗝,视线终于落到了秦轲身上,嘴角上翘笑了一声:“这位兄台,一起喝一杯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