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和女神一起拯救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奥蒂莉亚(改)

和女神一起拯救世界 告别春风 2014 2019.04.28 20:23

  睁开眼,全身乏力......

  苍穹之上,玉质剔透的弯月旁,万星璀璨的银河里,一道尾巴闪着清幽蓝光的流星划过眼前。易泉深吸几口气,那顽皮的流星便在天幕中逃逸无踪了。

  好美.....那是流星?!

  那么.....我在哪?

  ......又是昨天的试炼?

  易泉想张嘴却发不出声,他努力爬起来,然而一个起身的念头,躯干便自然地漂浮起身。我......!易泉望向自己的手掌,却从透明且虚幻的掌心中看见地面飘摇的草儿。

  一阵阵带着萤火的庞大风浪袭来,穿越易泉透明的身体,将夜空下的草原刮出层层海浪。初次试炼中曾见过的金发女剑士正立在风浪的中心,她昂着头,任由金色长飞被吹得高高飞舞。

  在她的对面,立着密集的黑影,在深夜里远远望去如同深渊的魔鬼纷纷爬上人世般可怖。黑影中为首者向前踏出一步,为首的男人罩帽遮住了他大半的脸。

  “那么,刺杀教皇的凶徒奥蒂莉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虔诚地向神明忏悔自己的罪过,并奉上‘黄金剑’来。”

  首领昂起了头,他的脸颊从罩帽的阴影中露了出来,那儿有数道伤疤,显然这位首领并非养尊处优的发号施令者,而是切切实实身经百战的战士。

  奥蒂莉亚没给出回应,扬起了洁白的下巴,将手中长剑的剑尖指向男人,易泉注意到那柄剑很熟悉,正是初次试炼自己在草丛中拾到的武器。

  “呵!你这被抛弃的婊子!”

  首领被激怒了,嘴里吐出不符身份的脏话来。他右手斜向上一挥,如同接到指令一般,身后传来连绵又整齐的袖袍舞动声,一团团赤红色的光晕在他身后亮起。赤色光晕越来越亮,一团团冉冉升起,自如地变幻着形态,像肆意的波流在狂舞,并最终融到一起。

  奥蒂莉亚依旧平静地伫立在原地。在头顶刺目的红光映射下,格外的英姿飒爽。她体内燃烧起了蓝色的光芒,就像一片深蓝的大海。仅仅望了奥蒂莉亚身边环绕的蔚蓝色魔力一眼,易泉便觉得视线里仿佛竖起一座无声又宏伟的湛蓝高墙,不断向上涌起直到占据了全部视线,遮住了整个天空。易泉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似乎自己被这堵高墙托起数千米之高,推出数万米之远。

  在她的对面,连成一片的赤红光晕似疯了般,飞速膨胀甚至溢出天际,肆无忌惮地燃烧着,往着这边蹿过来,好象海里卷起了浪潮一样,又如同有某种巨大的怪物用他的大嘴吹着火浪。

  奥蒂莉亚抬起长剑,微张嘴唇,轻念着什么。

  “请把力量暂时归还给我吧,克洛诺斯。”

  在混乱嘈杂的现场,易泉清晰地听到她念出了这样简短的咒语。

  然后———金色的花朵在剑柄处绽放了。

  从遥远弘高的夜空向下俯瞰,散发着刺眼光辉的十字剑在碰到绽放的金花之后立刻消散无形。金色花朵则无休止地急速膨胀,直到如同山脉般巨大,向四面八方散发出一道道金色的海浪。

  金色海浪所到之处,树木交错断裂,泥土碎石四处迸射,成千上万束野草被交错起伏地高高抛起然后撕成碎片。边上的湖泊被直接击穿,一团团巨大的波浪被抛至数百米的高空。无数裂缝蔓延在这片森林的地表上,金色光芒笔直朝上,刺破了星空。

  易泉的视线被无边无际的金辉笼罩了,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

  ------------------------------------------------------------------------------------------------------------

  “易泉……易泉……易泉!”

  易泉猛地睁开眼,径直坐了起来。他看了看枕边的闹钟,现在是凌晨六点整。

  ..............又是奇怪的梦吗?

  不管那么多了,先出门去见左思思吧,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去学校。

  时间来到凌晨六点,易泉再度走在熟悉的幽暗小道,他的心在极快的跳动着,而且频率正在不断提升。

  前几天这儿还有不少在路上晨跑的行人,现在已经不早了,如果有人晨跑,那么现在如何都该出现了。

  但直到他走上大道,两边的人行道仍旧是空空如也,就连半个人影也不曾出现。

  “怎么回事?大家都在和我躲猫猫吗?”

  易泉自己给自己开了个冷笑话,但笑容瞬间消散,只剩满脸的苦涩。

  死寂的街道中充斥着无数漂浮的黑点,在阴冷的月光下,易泉看到一个摇晃的身影从街道尽头摇晃着走来。在他的视线中,那人走路的姿势显得极为怪异,好似时刻在散发着恐怖诡异的气息。

  “怎么办!”易泉咽下口水,大声喝道:“喂,站住!听到没,站住.......!”

  然而那个模糊的身影却毫无所觉,仍然缓缓的朝易泉走来。路两旁的居民楼也仿佛没有了人气,易泉喊出这么大声音,周边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易泉狠狠地跺了下脚,眼看着摇晃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他转身逃进边上的巷道。

  “怎么办!可恶啊,这个城市发声什么了!”

  “大概是亡灵法术吧。”

  边上传来清澈的女声,易泉吃了一惊,四周张望却不见半点人影。

  这算什么.....产生幻觉了么?

  易泉眉头突然一皱,熟悉的灼烧感在体内涌起,这是在初次试炼中曾有过的经历!

  金色的细微粉尘,一缕缕从易泉的右臂中不断飘逸出来,缓慢又轻盈地在空中盘旋着,照亮了身边的黑暗,易泉忍不住伸手抚摸,但他的肌肤一靠近,金色的尘埃就荡漾开去。金色尘雾越来越多,在巷子内翻涌不息,循环流转,一股冰凉湿润的感觉流进眼眶,易泉揉揉眼,便发现无数金色结晶飘荡着组成人形模样,从发梢到嘴角,勾勒出优雅的线条,那夜的金发女人出现在易泉面前。

  “你是......奥蒂莉亚?”易泉回想起昨夜的梦境,试探地说出了女人的名字。

  奥蒂莉亚用碧蓝色的眼睛望着易泉,嘴角轻轻弯起弧度,“是的,没想到你认识我。”

  “你怎么会.....在这?”易泉摇了摇头,有些完全弄不清楚情况,“我是说,你刚刚从我的身体里,出来了?”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什么?”易泉吃了一惊。

  “你应该拿到了我的佩剑吧?那把剑被我在濒死时灌输了全部魔力和灵体,我本打算将它作为死后暂时躲开死神注视的藏身处——直到你捡起了它。”

  “这样嘛,原来如此,谢谢你救了我!”易泉想起了从剑柄处源源不断涌入体内的热流,以及凭空获得的超凡力量。“如果没有你的援助,大概我早死在试炼中了吧。”

  “这没什么,不过为何我的灵体会随着魔力流动进入你的身体呢?”奥蒂莉亚反问道,她白皙的脸庞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易泉无辜地耸耸肩,“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了!”易泉想起重点,“你说亡灵法术是怎么回事?”

  “那是操纵死人的法术,不过你接触到的应该是最低级的尸傀,它已经盯上了你。”

  “我该怎么办?”之前还能隐约听到的脚步声消失了,在某些时刻,寂静更加可怕。

  奥蒂莉亚疑惑地看了眼易泉,理所当然地答道:“解决它。”

  “就凭我怎么办得到?等等——!”易泉回想起自己和青年交手时体会到的强大力量。“再把力量借给我一次吧,奥蒂莉亚。”

  “额......抱歉,我的魔力留在佩剑中了。再说,我的自然魔力序列和你不同,魔力对你的身体而言是有害的,短时间内再来一次会重创你的体魄。而且击倒区区尸傀,应该轻而易举便能办到吧?”

  “轻而易举?为何我不这么觉得?”易泉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手掌,普普通通的,连老茧都找不着,完全找不出武力点在哪。

  奥蒂莉亚显然没有预料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她的眉角挑了挑,“..........你是白痴吗?”接着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你的身体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序列力量,无论哪一种,都能轻易战胜尸傀!”

  “两种力量?”

  易泉心中忽然明悟,主神赐予的猎手,还有.......是叫做恶魔吧。

  “你不会运用它们?”

  “是的.......”

  奥蒂莉亚啼笑皆非地伸出手,在易泉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啪’弹了下易泉的额头。

  “痛!你.......!”

  一柄质地透亮,泛着幽幽寒光的匕首射向他的面门,易泉连退数步,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连着喘了几口气,刚刚看到的匕首尖端如此锋利........好在那似乎只是幻觉。

  “明白了么?”奥蒂莉亚笑吟吟地望着易泉。

  你说什么啊......易泉刚试图发问,便感觉到了某些不同。他发觉自己的皮肤、肌肉、骨骼,一切都变得轻盈舒畅,身躯好似被洗涤了一遍,他双腿用力,地面瞬间被拉远,易泉发现自己一下蹦到了近3米高。

  某些承传记忆自动在血脉中觉醒,猎手序列,擅长近身作战,对阴影中的生物有着超乎寻常的机敏,拥有破邪的本领,能在拳脚中加入透过外壳直接击溃黑暗物质的能量。

  “我已经帮你激活了其中一种序列,另一种........还是让它保持沉默比较好。”

  “从灵体显形会大量消耗我的储存魔力,我先暂时休整了,接下来请自己努力。”话音刚落,奥蒂莉亚便化作尘雾飘散在空气中。

  还想问些什么的易泉无力叹息一声,当他要转身离开巷子时,几滴腥热的液体突然落到了他的脸上,易泉抬起头,接着又有一片液体落在他的脸颊。

  在巷道两边的围墙上,一个低矮的身影伏在墙顶,鲜红的血液从它的头部缓缓滴下,一颗颗血珠染红了这片黑暗的土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