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变成了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鬼剑士

我变成了剑 浪子闲 2042 2019.11.27 22:20

  听到这声近乎撕心裂肺的呼喊,平萱儿和灵儿都猛然惊醒。

  “小胖子在惨叫?”平萱儿立马穿上衣服,拿起她所使用的长剑去往隔壁房间。

  这身材……

  挺好……

  她穿衣服时,张晨有幸目睹,虽然并没有看见什么隐秘,但却也看见那平时掩藏在衣服之下的轮廓。

  “她还是小女生,罪过罪过。”张晨赶紧把这心思从心中祛除。

  “师姐,救命啊!”见到平萱儿推门而入,小胖子像是见到了救星。

  “嗯?这人是谁?”平萱儿看见小胖子床边,真有一道陌生身影,似乎是个男人。

  再仔细一瞧,这男人身影竟然有些透明。

  这分明是鬼魂啊,怪不得小胖子害怕的大叫呢。

  平萱儿拿出一道符箓,用剑尖挑着,贴在那鬼魂的后背上。

  小胖子见鬼魂不动,光着脚丫就从床上跑下来。

  “师姐,这应该是鬼吧?”贾小虎都不敢多看那男人一眼,离着老远都觉得阴森森的,很恐怖。

  灵儿也害怕,站在平萱儿身侧靠后的位置,偷偷摸摸的看着被符箓定住的‘鬼’。

  “你们不用害怕,这只鬼已经被定魂符定住了,无法再动分毫。”平萱儿经历过不少次除鬼任务,并不害怕,她走到鬼魂前面,认真打量。

  “严格来说,不能算是鬼,他只是一道魂魄。”平萱儿过了许久,才又开口说道。

  “师姐,不能算是鬼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人,不就是鬼嘛?”贾小虎道。

  “鬼分两种,一种身死魂灭,尸体化为鬼,另一种是魂魄游荡世界,成为孤魂野鬼,当然也有鬼怪是修炼所成,那种鬼怪多是成为妖魔,很是强大,你们暂时也接触不到,就不多给你们细讲了。”平萱儿看着这只鬼,又说道,“鬼一般都有很深的执念,不然,魂魄是不可能变成鬼的,而这个男人,只是一道魂魄,更像是被吓丢了魂,人还未死。”

  她一番解释,灵儿和贾小虎都明白了。

  “那师姐的意思是说,他没有死,只是因为惊吓丢了魂,魂魄跑了回来?这么说,他就是村长的儿子了?”灵儿问道。

  师姐这么一说,她似乎并不害怕面前的这个男人了,因为他不是鬼。

  “是不是村长儿子不知道,我们得找到魂魄的身体在什么地方,将魂魄送回去,不然长时间魂魄离体,这个人就算活着,也会变得痴傻。”平萱儿道。

  ……

  洞山涧村处在群山环绕之中,四周皆是荒山。

  而且这荒山中多不知是什么原因形成的石窟,别说外人,就算是洞山涧村本地人无意之中入了深山石窟中,也会迷路。

  而此时,在一个幽深潮湿的石窟中,有一老道人。

  这宽敞如一座宫殿的石窟中,放有百具棺材,而就在他面前,还有一个穿着布衣的年轻男人呆立站着。

  老道身边还有两个童子,他吩咐道:“你们去把他的魂魄抓回来,没有他的魂魄为引,就无法炼成我需要的剑。”

  “是,师父。”两位童子身形如鬼魅,消失在夜色中,看其方向,正是朝着洞山涧村而去。

  张晨也在看着那被平萱儿说只是魂魄的男人。

  即使被符箓定着,这男人也没有丝毫反抗的举动,很呆滞。

  似乎,这只是一个假人。

  平萱儿很快就把村长喊来,当看见这男人之后,村长激动了。

  “东子,你怎么了,你说说话啊。”村长落泪,这是他的小儿子东子,失踪已有十天之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都着急坏了,本都绝望了,以为儿子已死,没想到竟然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平萱儿没有废话,直接和村长说明当前的事况。

  “魂魄?东子只是魂魄?”村长大惊,更加心疼自己小儿子。

  “村长,事态紧急,还是赶紧和我们说说闹鬼一事吧。”平萱儿道。

  “自从两个月前起,村里就不太平,很多村民都亲眼见到了鬼,甚至还见到很多鬼魂游走在山中道路上,尤其是一到晚上,还能听见凄厉惨叫,很吓人,因为这个原因,村里的人走了大半,不过近些日子,倒没有再听说见鬼的事,晚上也没有那恐怖的叫声。”

  村长将闹鬼事件从头至尾,详细说了一遍。

  张晨听的仔细,他也在想缘由。

  以前不闹鬼,现在突然闹鬼,肯定得有原因啊。

  有人打扰了鬼休息,所以鬼无法安宁,就开始出现?

  或者,这群鬼组队旅游,来到这处山村,遇见了村长小儿子,见他长得清秀,女鬼甚喜,就把他给带走了?

  “得找到源头,不然这事不好解决。”张晨感到棘手,唯一能帮助村民,似乎也只有平萱儿了。

  “你们是谁?”贾小虎没在屋内,他出来透风,屋内太闷了,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个半夜进入他房间的‘鬼’。

  此时,两个童子打扮的孩童从门口进来。

  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当看见这两人那比鬼还要惨白的面色后,贾小虎就觉得不正常了。

  不会是又来了两个鬼吧?

  还是童子鬼?

  看样子可不好招惹!

  “师姐!”贾小虎立马大声喊道。

  先出来的不是平萱儿,也不是灵儿,而是一把会跳的剑。

  那骚气的姿势,一蹦一跳的跨过门槛出来。

  平萱儿灵儿都已经熟悉,可是却差点把村长大爷吓出心脏病。

  “谁来了,我看看。”张晨往那一杵,盯着两名童子。

  扎着冲天揪,脸上仿佛是扑了白色粉底,白的吓人,尤其是在雨过之后月光的倾洒下,更显诡异。

  “怎么和小时候看得鬼片里的小鬼模样这么像?”张晨咽口唾沫,悄悄挪动,移到较为偏僻的一角,不是他害怕,而是这童子确实渗人。

  “让开,我们奉师尊之命,前来将此人魂魄带回。”

  其中一名童子开口,声音尖细,竟分不出是男是女。

  “奉师尊之命?你们师尊是谁?”平萱儿皱眉道。

  “平天道人。”

  “平天道人?”平萱儿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细细一想,想起来了。

  “鬼剑士!平天!他还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