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变成了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造孽啊

我变成了剑 浪子闲 2013 2019.11.20 23:11

  “剑呢?!”院长着急的问着平顶天。

  平顶天此时面色十分阴沉,“丢了。”

  “那小偷呢?!”院长沉声道。

  “跑了……”平顶天回道。

  “……”院长顿时瞪眼,“你飞剑腿的名声是假的啊?连个毛贼都抓不住,当年你不是连那个什么鬼偷都能抓住的吗?”

  “不是一般的毛贼,是鬼偷的徒弟。” 平顶天试图辩解。

  “鬼偷你都能抓住,他徒弟你就抓不住?”院长更气了。

  “他徒弟比他厉害。”平顶天想到那个女贼溜走的时候,就一阵恼怒。

  太气人了,那鬼偷虽然盗窃之术很厉害,但性格直啊,而且偷盗不单是为了偷,也是为了戏耍对手。

  对手要是一直没追上,他就一直回来逗。

  当年,平顶天也是个倔强小伙,一气之下,追了鬼偷半年,才终于抓到,然后打瘸对方一条腿。

  现在,这个女贼可比鬼偷鸡贼多了,一旦有机会溜走,马上就让你找都找不到。

  “还站着干嘛啊?!去找啊。”院长气的胡须都颤抖,这么大的学院,把玄剑搞丢了,面子是丢光了。

  也不知道这件事传出去,会对学院造成什么影响。

  反正那些大家族大宗门,肯定是看不起剑道学院了,会来狠狠的嘲笑一番。

  某一繁华酒楼二楼,灯火璀璨,贾霸天搂着两个娘们喝酒,贾小虎就坐在对方托腮,一脸不爽。

  “老爹,你怕不怕娘?”贾小虎道。

  “呵呵,大男人哪有怕娘们的!”贾霸天一声冷哼,表情也完全不屑,他可是家主!

  “哦,那就行,我看你挺喜欢这两个娘们的,又摸又抱的,等我回家了,我就和娘说,让她帮你来提亲,把这两个娘们都娶回家。”贾小虎道。

  “……”贾霸天脸色顿时黑了,玛德,这臭小子竟然威胁自己。

  “好儿子,是不是钱不够花了?和爹说啊。”贾霸天露出‘和蔼’笑容,把掏出钱袋,“想要多少?”

  “爹,你是知道的,我不是那种贪财的小人。”贾小虎摇头道。

  “不够?”贾霸天招手,把管家喊了过来,管家又从怀中掏出来一个钱袋放在桌子上。

  “爹,都说了,我不喜欢钱,我对钱没有兴趣。”贾小虎面色淡然,风轻云淡。

  家霸天又让管家拿出来一袋钱。

  此时,桌子上已经放了三袋钱,里面装的可都是满满的金币。

  “爹,你都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钱,我不要,似乎也不合适,毕竟我是你儿子,驳了谁的面子,也不能驳了你的面子啊。”贾小虎将三袋金币揣进怀中,“爹,吃好喝好。”

  他又看了两眼那妖娆风姿的女人,加了两字,“玩好。”

  “……”贾霸天的脸黑如锅底,怎么就生了这种儿子啊,造孽啊。

  这时,外面突然进来一人,是他的手下。

  当汇报过事情之后,贾霸天的面色变了,“紫龙剑……丢了?!”

  与此同时,其他的势力也纷纷知晓了此事。

  有些势力开始派人打探,认为这是个机会。

  如果他们能在剑道学院之前抓住小偷,找到紫龙剑,就完全可以不付出一点代价,把紫龙剑据为己有!

  也有的,只想过去狠狠的嘲笑剑道学院,比如,向来一直和剑道学院关系不好的黎明剑宗。

  曾经黎明剑宗的弟子,就‘背叛’过他们,学成之后,竟然去了剑道学院当剑师。

  双方之间,一直都是明争暗斗的态势。

  浮云城,一场浩浩荡荡的寻剑活动,正式开启。

  但谁都没有想到,他们要找的那把剑,此刻掉进了水沟。

  张晨一蹬一蹬的前进时,只想快点逃,而且因为在地上,视线太低,根本看不清前方是什么。

  结果,就一下子一头扎进了臭水沟里。

  那刺鼻的味道,差点没把张晨直接熏死。

  他怀疑这臭水沟里有人拉屎在里面!

  他奋力的蹬着,想要跳出去,却越陷越深。

  “这哪里是水沟啊,分明就是沼泽。”

  就在张晨要全部没进淤泥里时,一只大手突然伸了过来,把他从淤泥里抓了出去。

  “卧槽,还以为是条黄鳝呢,怎么是把剑?”

  这人一身布衣,身上还有股很浓的鱼腥味,一看就是一个经常抓鱼的鱼夫。

  他路过此地时,发现水沟里有动静,以为是条黄鳝。

  这才意外的把张晨救上来了。

  男人把张晨带回一看就非常贫穷的住处,将他用清水冲洗了一下。

  “品相还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男人也是穷怕了,这把剑对于他来说可是意外之财,竟然睡觉时,直接把张晨枕在了头下。

  “你就不嫌硌的慌吗?”张晨很无语。

  枕着他,他就没法跑了啊。

  不过还好,时至后半夜,这男人终于是睡死了,呼噜声响得震天。

  张晨轻轻挪动身子,在耗费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后,终于是从男人脑袋底下挪出来了。

  月光照进房间,一把剑直立的站在屋内地面上。

  张晨在思考。

  这男人怎么说也是他救命恩人,如果没有这个男人,他不知道会在那个臭水沟里待多久。

  既然是恩人,那自己就这样走了,是不是太不讲良心了?

  得报答!

  必须得报答!

  可是用什么报答?

  “还是算了,以后有机会再报答你吧。”张晨出了房间。

  一出去,就懵了,一只母鸡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母鸡一对斗鸡眼死死盯着他,像是发现了敌人般,突然拍打着翅膀就冲着他冲了过来。

  “我很好欺负吗?”

  “流水式!”

  流水式行云流水,刹那间,漫天鸡毛!

  母鸡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已经彻底秃了。

  清晨,男人起床,似乎已经忘了昨夜捡了一把剑的事,只看见屋内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碟子。

  碟子中,有一已经杀好,甚至连内脏都清理过的母鸡。

  男人急忙到院子中,再看,一地鸡毛,自己那只留着每天下蛋吃的母鸡已经不见了。

  “哪个天杀的王八蛋啊,竟然把我的母鸡给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