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变成了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剑呢?

我变成了剑 浪子闲 2058 2019.11.20 21:25

  眼冒金星便是张晨如今的状态。

  这‘玻璃’太坚硬,完全破不开,他撞了上百下,感觉剑尖都要豁了,但‘玻璃’也只有浅浅一道痕迹。

  “这是谁造出来的玻璃?防弹用的啊?我只是把剑啊,干嘛要这样对我?”

  张晨趴在‘玻璃’上,真想大声喊救命。

  有没有人来救救我,只要能把我救出去,什么都好说,我可以给你削苹果啊。

  突然,张晨似有所感,望着大殿正门。

  有人在进来!

  是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穿着黑色夜行衣,并且还蒙着面!

  真有人来救我?

  但随即,张晨知道了,这哪来是救他的,分明是来偷他的。

  “什么剑道学院,本姑娘想要进来,真是轻而易举!”

  这小偷拍了拍手,语气中竟有淡淡不屑。

  女贼?

  张晨细细打量,应该是女贼,错不了,即使穿着夜行衣,也能看出那凹凸有致的曲线。

  听这声音,似乎也是个美女?

  “这就是紫龙剑?”张晨打量女贼的时候,女贼也在看着他。

  “果然是把宝剑,隔着柜子,都能感觉到此剑的不凡。”女贼赞赏,那双眼睛愈发明亮,都快放光了。

  “等等,这女贼的声音有点耳熟啊。”张晨一愣,然后想起,自己在典当行的时候,也遭遇一次小偷,很巧合的是也是个女小偷。

  如今这个女贼的声音,很耳熟。

  “玛德,就凭这双眉毛,老子都能认出,就是原来那个女小偷!”张晨认出来,这就是原来说自己是‘垃圾’的小偷。

  上次还说自己是垃圾,现在突然就改口了,说自己是宝剑?

  果然啊,女人都是善变的!

  张晨不禁感慨万千。

  “晶石柜?怪不得外面没有人守护呢,原来是用了晶石柜,不过这能难倒我吗?”

  女贼从口袋中掏出来一把小刀,第一眼,张晨还以为是手术刀呢。

  那小刀刀刃极薄,如蝉翼般,都快要透明了。

  “窃天剑法第一式,切万物之术!”

  那小刀刀刃处突然散发出极其微弱的红色光芒。

  女贼用这把小刀在剑柜上切割,很快,就使坚硬的‘玻璃’有了一点痕迹。

  “你逗我呢吧,那小刀,你跟我说是剑?还能用剑法?”

  张晨太吃惊了,这女贼有点来头啊。

  偷个东西,都这么有水平,都用上剑法了!

  不过,这都无所谓,张晨本就想破开剑柜,如今有人来帮他,倒是省了他不少事。

  要是让他自己来,这得猴年马月才能把剑柜破开。

  “晶石做的剑柜也不过如此!”女贼见晶石壁破开,露出了笑容,十分得意。

  就在晶石壁破开的刹那,大殿四个角落,亮起了四盏红灯!

  仔细一看,那分明是四个红色的大蜡烛。

  “警报器?”张晨脸一黑,自己真成古董了?竟然还有类似警报器的东西,这是哪个人才做出来的?

  这么有想法,还在剑道学院学啥剑,你特么去当防盗专家不好吗?

  “不好,有人偷剑!”

  平顶天看见三生剑堂亮起红蜡烛,立刻大喊一声,同时脚踩飞剑赶往剑堂。

  那剑堂内放着的可是一玄前辈炼出来的紫龙剑,如果被贼人盗了,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什么人,竟敢来剑道学院行窃?!”

  门口一声大喝,多名剑道学院长老同时赶来,他们比平顶天来的速度还快。

  “拜拜了您呢!”女贼拿起还在想着‘警报器’是什么原理的‘张晨’,撒腿就跑。

  轻功何止了得,简直太牛皮!

  几步之间,就绕过了众位长老。

  张晨始终还是没想明白红蜡烛为什么会在剑柜破开的刹那点亮。

  只能感叹这世界‘科技’太发达,全是黑科技。

  “我要自由了。”张晨虽然是被偷走,但他也高兴。

  接下来,他只要能从小偷身边悄悄溜走就好,反正这小偷总不会知道他还会跳吧。

  甚至,他怀疑那个什么破剑柜根本就不是用来防贼的,而是一玄那个臭老头来防他。

  因为那个老头知道他会跳,用剑柜来防止他逃跑。

  砰!

  扑通!

  正在屋檐上飞跳的女贼突然被一块石子击中后背,狠狠的跌落到地上,连带着张晨都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

  “你用的是鬼影步吧,没想到鬼偷那家伙竟然还活着呢。”平顶天追上来,眯起散发着冷意的眼睛。

  “前辈,既然认识我师父,那我们有话好好说,其实,我不是偷,我只是借剑一观,很快就会还回来的。”女贼笑着说道。

  “呵呵,比你师父还不要脸,你知道他的那条腿是怎么瘸的吗?”平顶天冷冷道。

  “莫非是前辈你打瘸的?前辈,我敬佩你,师父他确实是个混蛋,你弄瘸他一条腿,简直就是替我出了一口恶气!”女贼是在拖延时间,刚刚平顶天有一招飞石击中了她后背,到现在,整个后背都酸麻不堪,她知道这种状态是无法逃掉,所以拖延时间来恢复。

  就在两人谈话之时。

  滚在路边杂草中的张晨‘伸头’望了望路上的两人。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但是张晨知道蹦跳着前进太吸引人注意,容易被发现,他选择另外一种方式,爬!

  这就讲究,腰腿合一!

  他的剑身是不能弯曲的,想要爬,就需要依靠着那一下的‘蹬’!

  每一次积蓄力量与剑尖,然后奋力一‘蹬’,剑身就会在地上滑行一点距离。

  虽然距离短,但无奈他逐渐掌握了技巧,蹬的快啊。

  草丛中,一条青蛇拦住了张晨的道路,把他吓了一跳。

  要知道,他可是最怕蛇的,一条昂头挺胸的青蛇吐着信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一哆嗦。

  但随即,他想到自己是一把剑,还怕啥蛇?就又接着蹬!

  这倒是把青蛇吓坏了,尾巴如小手般,使劲的盘住一块石头,直到看着‘张晨’过去,才稍微放松一点。

  或许,这青蛇根本就想不明白,从自己面前过去的这个生物是什么玩意?

  “把剑交出来,对你惩罚还会轻一点,否则,你的下场会比你师父还要惨。”平顶天沉声道。

  “剑?”女贼这才注意到,剑好像不见了?

  剑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