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方亦莫止

江湖问 庙林里 2204 2018.01.13 12:15

  龙朝732年龙光王驾崩,太子唐皇当政,天下太平。立春,十二丁卯日,壁星当空,宜定亲,生子,安床,祈福,忌远行,杀生,冲猴煞南。

  恩来山旁的山林由于每夜狼吼长空,被当地人称为狼林。

  而此时,在狼林里,数百只恶狼群围一处。

  当中却有一个人正手执一剑,上天土地的飞舞着,四周的树木也因为动荡的厉害,树枝树叶簌簌落下,这个人就是禅当下。

  年过二十的禅当下,外形已经长的剽悍威猛,孔武有力,脸形,轮廓分明,眼神如炬,鼻若悬胆,嘴角还时不时露出邪恶之笑,一看便是不良少年中的翘楚。

  不要说什么吃喝嫖赌,偷鸡摸狗这些小事,就算是这些年偷偷拆掉过的祠堂,都够判他百条性命,而对他而言,只是家常便饭,不痛不痒。

  武林大会之后,禅当下一到结善堂,便苦练武功,精进神速,在恩来剑法第三套轻功的帮助下,常常脸一遮黑布偷跑下山,一飞就是数百里。

  尽做些他自认为侠义之事,实则全是伤天害理,天理难容之事,江湖上只要一听有人说这句,

  【这是我对你的谆谆教导】

  立马菊花一紧,胆颤心寒。

  武林人士也数次聚集商讨如何讨伐这个专拆祠堂的贼人,可是禅当下来无影去无踪,又从未用恩来门的剑法,所以武林人士无处可寻。

  到了最后总是不了了之,最后江湖上给禅当下送了个外号,叫采档大盗。

  禅当下觉的,此外号甚是侮辱,不吉利的很,总让人觉的自个有龙阳之好。

  堂堂七尺男人,风华正茂,玉树临风,还未娶亲,就有这样一个名声,不是好事。

  所以常常偷飞出去给自个正名,可是没有丝毫见效。

  无奈,为了不影响身心健康,他只能多劳累一点,开始另一种副业,行采花之事,想以采花大盗之名冲冲采档大盗所给他带来的晦气。

  可是没次劫走良家姑娘之后,准备神龙摆尾一下时,见姑娘如此无助受怕,甚觉失德的很,无奈,又给她送回去。

  领走前还给姑娘大量银子,连续几次之后,发觉姑娘们愿意被他劫去,送回去后,姑娘还主动开口要钱,这可苦了禅当下,自个什么便宜也没占到,偷的银子也花的光光,真是世风日下啊。

  禅当下在去恩来门的路上还在为自个有采档大盗之名苦恼,虽然世人无人知道他就是采档大盗,可是他心里明白,身为占卜师,任何一点风水变化,面相瑕疵,都会给他以后占卦时带来影响。

  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恩来大门口。

  “小师叔好。”

  说话的就是大师兄李林的徒弟钟鼓,此人有狼顾之相,恶毒的很。

  但是甚会隐藏,为人处事极为圆滑,在恩来门的地位极好,可是他人不知就算了,精通算卦又长与狼相伴的禅当下怎么会不懂。

  这会又碰见他在气头上,那还不来劲臭他几句。

  “小鼓啊,你知道师叔我一向看你不顺眼,你也很知趣,见我就躲,今天咱两碰见了,就不多说其它的,你把屁股翘起来,让师叔的贵脚在你那肮脏的猪屁股上狠狠的踹两下。”

  “小师叔,弟子虽然是晚辈,但弟子稍大你几岁,你这样做,恐怕不好吧,在说,弟子一向以礼待人,从未故意躲你,我想小师叔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吧。”

  钟鼓恭恭敬敬的说道。

  “你这混蛋既然敢顶嘴,老子要踢就踢,你废那么多话干嘛。”

  “既然小师叔执意如此,我只能请我师傅来分个对错。”

  禅当下一听,立马火了起来,一手按住他的头,就开始边踹边骂道;

  “你个狗日的,长的怎么丑,还分个屁对错,老子就要踹,就是踹。。。欠踹欠踹。。。”

  钟鼓被压着头,咬着牙,身子动也不动,就让禅当下使命的踹。

  一会儿,,,

  “小师叔,不知道你今日踹的可开心,要不,我的另一边屁股也给你踹几下。”

  禅当下揪着他的耳朵说;“老子今天挺尽性的,下次在遇到我,什么都别说,主动把屁股翘起来,知道吗。”

  正说完时,禅当下后面出了一个人,此人是李梦白的师哥亦莫止,他和李梦白起名,两人惺惺相惜,在竞选掌门之位时和李梦白打的天昏地暗,最后因一招之差,败下阵来。

  在常州以恩来门为主门创立了附属门甲乙门,没过两年成为常州地方的霸主。

  今日突然恩来山,肯定有什么急事。

  “当下,从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你又在欺负了。”亦莫止教训道。“

  我当是谁,你这老头几年不见,突然跑来恩来山,难道又娶了娇妻,特意过来请我去常州喝喜酒吗。”禅当下贱贱的说道。

  “晚辈钟鼓拜见师祖。”亦莫止白了眼这个没大没小的禅当下,说道;

  “钟鼓啊,你都长怎么大了,跟师祖说说,这个混小子为什么这样欺负你。”

  “禀告师祖,小师叔并未欺负我,我们只是在嬉戏打闹,小师叔觉的我剑法笨的很,正教我如何更自在的运剑。”

  “哦原来这样子啊,行了,你先下去吧,我有事跟你小师叔说。”

  只见钟鼓沉稳的向禅当下和亦莫止行了两下礼就退走了。

  亦莫止见钟鼓走远,一只手立马勾住禅当下的脖子说道;

  “你这家伙,上次你教我的泡妞之法,怎么一点用都没有,活生生的把那姑娘吓走了,现在那姑娘都不敢见我了。”

  禅当下被他挠痒痒痒的躬这身子,头又被他的手套住,只好讨饶说;“老头,老头,我错了,我错了,。。。”

  “放过你也行,快叫我补救之法,不然,我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原来禅当下与亦莫止是忘年交,常常围着火炉聊一些没羞没臊的事情。

  亦莫止在常州心仪一位貌美的女子,但因年龄差异久追不得,便休书一份交待禅当下想个主意,谁料禅当下玩心太重,拿起金瓶梅,一口气长长的写了一份黄文寄给亦莫止。

  亦莫止留着口水看完文章,说了一句,此文淫荡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既然原封不动的抄了一份,还真寄给那位女子。

  那女子一气之下,炖了信鸽,还到处说,甲乙门从头到尾不正经是个流氓的门派。

  “老头,不闹了,说正事,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师傅说。”

  禅当下一语惊醒梦中人,亦莫止拍了下自己的头说;“看我老糊涂了,把正事给忘了,快带我去见你师傅去。”

网文30年后将会怎样?

严肃网文第二期,更多好文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