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潜入大营,泄露行踪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221 2019.06.10 21:34

  张芜荻猜的没错,果然在入夜之后,几乎每半个时辰张煌言便会令人袭扰后金大营一次。他们也不真个杀入阿济格大军营帐,只是几百骑兵乘着夜色绕着华阴城跑上那么半圈:东门出西门归,南门出北门归。间或往后金营地放几支冷箭,敲一阵锣鼓……倘若后金应战,这些袭扰的士兵便飞速退回华阴城,根本不给短兵相接的机会。

  这一切其实只是为了骚扰不使后金士兵睡觉……当然了,更深层次的原因,却是张煌言其实也是一直在试探。白天的大战看似惨烈,实则阿济格并没有投入全部兵力。张煌言诚然猜测不出阿济格的想法。但是打仗嘛,可不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然后想办法把敌人拖进自己的节奏,最终一举得胜!当然了,若是有可乘之机,这些袭扰的士兵也能能顷刻间冲锋陷阵,杀入敌营!

  在张芜荻眼中,后金大营外松内紧,像是布置着什么陷阱。只是不管怎样,此刻箭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不过,在出发之前,她却跟张平如是这般的交代了几句,然后才在后半夜与周云舒一起往后金大营潜去。

  该说不愧是亲叔侄么?像是预料到了张芜荻这边会在后半夜行动,骚扰了大半夜的华阴骑兵在后半夜却是不再有什么动作。就算阿济格这边有什么安排算计,想来接连遭逢夜袭,忽然有很长时间风平浪静,后金鞑子士兵绷紧的神经一定会松弛下来——张煌言其实也在酝酿着在黎明之前,天色最暗,而人最疲乏的时候,给鞑子来一下狠的!

  只是张煌言的谋算,似乎就要折在他的侄女儿张芜荻身上了!

  诚然,阿济格这边儿也有自己的盘算。在他看来,张煌言的大军主力始终游弋在城外。而他要做的,就是故布疑阵,给张煌言摆下陷阱,或许运气好,能够一举重创甚至全歼张煌言主力,那时候,整个陕西,都将成为他阿济格大元帅的囊中之物!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更何况,一开始就建立在错误判断上的运筹帷幄,只能说算计的越是缜密,错的也就越离谱!阿济格终将为他这一次错误判断,付出惨重代价。一世英名,或许也因此葬送——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却说阿济格的谋划,除了少数几个绝对信任的将领,便再无一人知晓。毕竟有了李云、忽而吧的前车之鉴,阿济格在保密这一项上就格外注意。看这营地中的情形,后金士兵本来因为白天的鏖战而精疲力竭,张煌言的袭扰更是雪上加霜。

  二更时分,最后一波袭扰过去之后,老半天也等不到什么动静,于是“体恤”士卒的百夫长千夫长们也对那些拿着钢刀戒备实则上下眼皮打架的岗哨也睁只眼闭只眼。都是拿命吃饭的兄弟,何苦为难?瞧这架势,就知道这华阴县的泥堪们色厉胆薄,根本不敢冲近来劫营!再说了,阿济格将军不是还吩咐了那一万骑兵戒备么?咱们这些拼了一天命的,睡会儿觉怎么了?

  这么想着,这些家伙一个个的自顾自的钻进帐篷里的被窝,呼噜噜找周公聊天去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阿济格虽不知道这句话,但道理相通,此时看上去,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万籁俱静,零星数盏灯光。唯有偶尔两声马嘶,却更显得夜的寂静——那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是这样的死寂,酝酿着一种莫名的气氛,落在张芜荻眼中,却是让人心惊肉跳。

  也不知算不算是老天爷长脸,今夜里无星无月,伸手不见五指,好一个杀人放火天!对与周云舒张芜荻这样内功修为具有一定火候的人来说,视黑夜如白昼已经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神通,而是近乎成了“标配”。这样的黑夜,却是对他们的行动更加有利!

  时间正好三更,正是后金士兵们睡的像猪一样的时候,周云舒跟着张芜荻出了树林。才刚刚摸进后金营地,周云舒耳边就响起张芜荻的传音:“莫要大意,阿济格绝对会暗中安排人手,戒备森严。千万别闹出动静了!不知怎的,我总感觉不大对劲,心里悬乎乎的……咱们可千万小心!”

  周云舒自然心中有数,毕竟他白天可看的一清二楚,足足两万后金兵马没有投入战场,自然也不会认为像话本里描述的那样所有敌人士卒都疲惫加身,困得不行,营地守备如同虚置,就等着主角来收人头了——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好事,再说,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整个世界围着转的主角不是?

  在周云舒想来,就是那些看上去睡着了的岗哨,说不定也只是摆在明面上的诱饵。有赖于张芜荻的几次提点,周云舒对于行军打仗依然没什么独到的见解,却也知道,虚虚实实的玩意儿,谁也说不准会有什么情况发生。毕竟,一切皆有可能!

  一路过来,在后金大军营帐中穿梭,还真是轻松得紧。轻轻松松穿过后金大军一座座重重叠叠的营帐,张芜荻忽的止住了脚步。此时,周云舒传音道:“张姑娘,有些不对劲啊。按说后金大军围城,就不会给华阴城里的人突围求援的机会。可是照现在后金大营的样子,可不像是能够围困华阴县的样子……而且,张煌言将军并非庸人,没有乘着机会劫营,我猜其中必有蹊跷!”

  张芜荻点点头,却道:“你忘了那一万铁骑?更何况,阿济格亲自出马,你觉得对方目的只是华阴城?叔父慧眼烛照,当然不会轻易犯险。当然了,也不排除阿济格这是在故布迷阵,只是咱们两个只要稍微小心点儿,又岂会被人发现?”

  张芜荻越发的心惊肉跳。熟谙兵事的她,越发觉得后金营地怪异,只是究竟怎么不对,却又察觉不出。与周云舒分析几句,未尝不是岔开话题,自我安慰!

  周云舒点点头,传音道:“我知道了。不过咱们还是小心点,我总感觉不大对劲。后金军营中,说不定也有些招徕的高手。要是被发现了,可就前功尽弃。”

  “还要你说!走吧!”

  两人脚程颇快,就算要小心避过明里暗里可能存在的岗哨,却也在不到两柱香的时间就接近了后金大营中央。只是到了这里,他们的好运却就此终结。在跨过一间营帐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夜寒露重,两位朋友何不在家安歇,却来我营乱闯?是哪路道上的朋友,还请报个万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