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莫名心思,情愫滋生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046 2019.06.20 19:14

  纠结了一会儿,张芜荻毕竟不是寻常女子,很快的就从这种羞涩情绪中走了出来。只是要怎么面对那个人,她却暂时没有主意,好在那人知情识趣,此时并不在面前,也就犯不着尴尬。张芜荻索性抛开这些念头,不去想它,转而查探自己状态。

  有的人就是经不起惦念。便在这时,张芜荻的耳朵里传来了周云舒的脚步声。她侧头看去,却是周云舒正托着自己的裙衫走了过来。不用说,定是他把自己的衣服拿去清洗后再以真气烘干。

  毕竟都不用想,就应该知道自己衣服上沾了多少血渍,周云舒帮自己清洗,自然不能责怪与他。只是此情此景,却是让张芜荻羞窘的要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一时间,这个素来刚强的女子,也禁不住窘的落泪!

  周云舒显然也没料到张芜荻能够这么快就苏醒过来,看看自己身上也是一件中衣,还撕的破破烂烂,就这么面对这个美丽少女,着实不成样子。只是他居然能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笑道:“你醒了?你衣服我清洗了下,自己换上吧……我先去找些吃的,想来你也饿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周云舒把张芜荻的衣服轻轻一抛,使之整整齐齐落在张芜荻旁边。他自己则是转身就往树林中走去。

  “哎……”张芜荻唤了一声,却见周云舒头也不回,不由骂了一句:“呸,伪君子!大木头!”撑着虚弱的身体,在周云舒外裳笼罩之下,缓缓地把自己的裙裳穿好。毕竟失血过多,纵然苏醒过来,兼有着不俗的内功修为,此时的张芜荻依旧虚弱,举手投足都显困难。期间难免会牵动伤口,疼的张芜荻直呲牙,那股子莫名滋生的幽怨,似乎也就慢慢的浓了。

  换好衣服之后,张芜荻把周云舒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状似嫌弃地呸了一声:“脏死了……”然后将之整整齐齐叠起来,忽的展颜一笑,冲着衣服说道:“多谢你救了我啦,本姑娘就不计较你冒犯的事情了,哼哼……”女孩子的心思莫测,就算张芜荻这般奇女子,竟也不能免俗。

  等了一会儿,却还不见周云舒回转。张芜荻始知对方并非只是避开自己换衣服,确实是去弄些吃食。想到这里,张芜荻也免不了心中道了声“真君子”,口中却是嘀咕了句“假正经!”反正对方看不见,她难得的把自己娇俏的性子展露了出来。

  羞涩既去,张芜荻只觉得一阵虚弱袭来,肚子里也开始咕咕叫唤。此时张芜荻还不能自行运功疗伤,又是浑身乏力,很快又是困倦得紧。眼望着周云舒离去的方向,尚不见人归来,张芜荻便枕着周云舒的衣服,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周云舒兜着野果回来的时候,张芜荻已经枕着他的衣服睡着了。放下果子,用木头做了个“水壶”,打了一壶清水回来,周云舒坐在张芜荻旁边,再一次催动自身真气,调理张芜荻的身体。

  很快的,在周云舒的真气刺激之下,张芜荻悠悠醒转,睁开眼,迎上了周云舒那满是关切的眼神。张芜荻脸红了红,在双方目光接触的一瞬,有种莫名的情愫在滋生着,一时间颇似难以自处地看着周云舒发起呆来。

  片刻的宁静之后,周云舒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张芜荻的好转足以令他喜悦。当下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脸上情不自禁地现出了一丝微笑。无疑的,张芜荻这张清新可人的脸,也给了他一种异样的感触,似乎,他在这一方世界,也不再是了无牵挂的茕茕过客了。

  微妙的情愫转瞬即逝,周云舒拿起“水壶”:“渴了吧,要不要先喝点水?”在征得张芜荻点头之后,一手穿过张芜荻后背,把她扶了起来,把水壶喂到了张芜荻唇边。

  “我自己来吧!”张芜荻显然很不适应,伸手接过水壶:“我还没虚弱到要你伺候饮食……”往口中灌了口水,滋润干涩的口腔:“你都找了些什么吃的?我饿了。”

  周云舒把野果递了过来:“就这些。你现在身子虚弱,又失血过多。暂且用些野果,填补一下。”顿了一顿,周云舒又道:“你体内淤血淤积,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一会儿你自己运功调理,我从旁相助,助你逼出淤血。瘀血一去,你的伤也就好了大半了。”

  严格说来,之前周云舒对张芜荻所做的一切,虽然缓解了张芜荻的伤势,甚至令她提前苏醒。但这一切却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若是淤血积于体内,张芜荻的伤势便不可能康复。甚是迁延日久,迟早恶化,那就神仙难救,必死无疑了。

  是以在吃了些果子,张芜荻自觉精神恢复了些,就开始了自我疗伤。彼此有了些暧昧情愫,张芜荻对周云舒也就少了几分客气疏离,并没有拒绝周云舒真气辅助她逼出淤血。

  两人真气相触,很快融为一体,果然效果昭彰!不过片刻之间,张芜荻的一双眼睛里已有了光彩,比起先前周云舒一个人费尽精力的行为,简直立竿见影!两人内气一经会合,霎息间形成了大股暖流,上下左右,在张芜荻全身上下连连回荡不已。

  只是这般施为,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大耗心神。很快的,张芜荻发鬓眉心各处,沁聚着点点汗珠,显然是正在借着周云舒真气打通全身关隘。做完这一步,才能聚集真力,清理体内先时所积存的瘀血。

  蓦地,张芜荻呼吸沉重,一霎间汗如雨下,一身衣衫完全湿透。只见她原本苍白的脸此刻却是涨得红中透紫,两只眼睛怒凸如珠,煞是骇人。随即就见她小嘴一张,一口怒血,箭矢也似地喷了出来。

  一口淤血喷出,张芜荻旋即软绵绵的倒了下来。周云舒额头见汗,却将张芜荻抱在怀中,一只手犹自贴在张芜荻后背,替她理顺气血。到了这一步,张芜荻的伤,也就不碍什么事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