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万马千军,易转乾坤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300 2019.06.15 21:18

  五千将士正是精力充足之时,得了号令,便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出,半道上亮起火把,后金大营见到火光,知是有人劫营,正要应对,其势已然不及。

  诚然,阿济格一万铁骑还在营外游弋,但张平选准时机,刚好择了缝隙杀入,那一万铁骑却是来不及阻拦。反应过来之时,张平的五千人马已经杀入大营,热刀子切牛油般撕开口子。那骑兵赶过来却也无能为力,黑灯瞎火的,总不能冲入自己的营地里厮杀吧?那样,只怕会对自己的营地造成更大冲击,成了资敌之举。无奈之下,万夫长葛格罗骂了一声,吩咐将士们打起精神,绝不让这劫营的军队杀出重围,逃出生天!

  说来五千大军,在数万人的营地中,已经足够掀起滔天巨浪。一个不好,炸营什么的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只可惜阿济格终究非等闲人物,早早料定了张煌言主力游弋在华阴城外的他,岂能没有防备?

  号角一响,被张平五千大军杀入重围的后金营地,顷刻间便分出两万人,列阵挡住了去路!盾甲在前,长矛在后,要冲杀过去,显然已是不能够了。偏偏漏屋更遭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迟滞了张平大军的脚步,下一刻便是箭如雨下,不少将士不及反应便自着了道,饮恨倒下。

  张平看看左右,此刻已经杀入后金大营腹地,帐篷林立,纵然前路拦截,一时之间左右还没有后金军士合围。当机立断道:“各校尉率本部分散开来,记住咱们的集结令,各自行动。凡见帐篷,举火烧之;另外,活下来!”

  说话间,又是一轮飞矢。只是此时各军都已散开,伤亡不大。在各自校尉带领下,劫营将士散了开来,手中火把见了帐篷就丢,一时间烈焰熊熊,许多帐篷燃起大火。围拢过来的后金大军乱了阵脚,众将士虽然分散开来,压力却反而为之一轻。

  认真来说,张平此举,无疑是在冒险!要知道,两军对阵,散开来更容易被敌人聚而歼之。只是此时情况特殊,加上别无选择,张平冒死一搏,反倒是见了生机!

  其实这个时机真的很微妙。若是迟了一分,其他方向的后金大军也围了上来,那么分散开来反倒是自寻死路。此刻却是刚刚好。五千士兵混入后金将士之中,偏偏衣服相似,黑夜里借着火把也看不清敌友,反而浑水摸鱼,局势彻底乱了!

  烈焰四起的当儿,原本稳坐钓鱼台的阿济格终于绷不住,心中赞道:“张煌言这厮果然了不得!只是,想要乱我大营,只怕还差了点!”当下传令左右,连下数道命令!

  这边儿周云舒与张芜荻奋勇冲杀,瞧见烈焰冲天,张芜荻心中一动,对周云舒叫了声:“云舒,火把!”

  周云舒手中的青钢剑早就卷了角,他换了把朴刀,把一根长矛递给张芜荻,又是运足真气,夺过数把兵器掷了出去,贯穿十数人,口中则是应道:“你说什么?”

  张芜荻气苦,又叫道:“火把,纵火,烧营!”

  周云舒应道:“我知道了!”在杀伤敌人之余,连施妙手,夺过数支火把,认准了几座营帐,扔了出去!张芜荻眼观六路,看见左边两座营帐外足有两千人马驻守,这边儿打的这般激烈,那里也不见动静。她熟谙兵事,知道那里多半就是后金大军积贮辎重粮食之处,

  便指挥周云舒把火把都往那一个地方扔去!

  大凡辎重之地,往往都免不了防火措施!几个火把扔过去落在营帐上方,却是连火星也没有溅起。张芜荻见此却是不忧反喜,叫道:“没错,那是鞑子的辎重营,外面有防火物什,须得把火把送入里面才行!”

  周云舒恍然,真气附加,直直把火把贯入营帐之中。不过来了个七八次,焰火便开始升腾,很快地便燃起了打火。那两千守卫营帐的士兵慌忙救火,乱成一团。就是阿济格,也坐不住了,连忙招呼人打水救火!要是真的粮草被烧,明儿就要饿着肚子,如何是张煌言的对手?

  然而张芜荻的伎俩显然不止于此!火烧营帐启发了她的思维,便接着又对周云舒道:“还有战马,咱们往马棚那边过去。”两人相倚着往马厩杀去,纵火烧着了马厩。一时间,登时战马奔腾,喧哗嘶鸣,彻底冲乱了后金大营!

  要知道,后金骑兵往往一人三马,保持着战力不会因为长途奔袭而衰减。这一次大军光是骑兵就有万余,再加上辎重粮草的马匹牲口,马厩里的牲口数万?纵然是张芜荻周云舒烧掉的马厩只占其中一部分,但万马奔腾的气势太过骇人,一时间后金的阵脚大乱,除了那些不依不挠的随军高手,更准确点来说是阿济格的死士,其余兵士再也顾不上围杀二人。这就使得张芜荻周云舒压力骤然一轻。

  不同于周云舒玄功奥妙,生生不息。张芜荻却是近乎耗尽了真气。压力一去,紧绷着的那根弦一松,便是脚下一软,险些儿栽倒在地。慌得周云舒一边应付四面八方的随军高手,一边伸手扶住。没有数不尽的后金士兵牵制,周云舒一心二用,却也游刃有余。数个回合又结果了几个随军高手。

  “快,发出信号,让张平叔叔速撤!”略略舒了一口气,张芜荻便如是催促道:“咱们也得赶紧走,晚了后金反应过来,可就走不掉了!”

  原来,早在出发之前,他们与张平就有过约定,到时候看信号行事。现在自己等人的目的已经达到,再逗留下去,非但不能扩大战果,反而更有可能折损更多。自然是不能恋战,先行撤退为妙。

  周云舒依言发出信号,掌中刀作剑使,似闹海银龙,又如天坤倒悬,击退了随军高手的合击,一手揽住张芜荻,纵身跃入尚未被点着的马厩,借着黑暗藏住了身形。

  “你怎么样,不打紧吧?”周云舒放下张芜荻,随后一把抓住张芜荻素手。后者被周云舒揽住,略有羞意。却又听得周云舒询问,便回了句:“没什么,有些脱力罢了……”话没说完,冷不防素手又被周云舒握住。

  张芜荻正要甩开周云舒的手,却突然感到一阵暖洋洋的气息,自两人双掌连接处涌入自己濒临干涸的经脉。紧跟着张芜荻整个身子就像是触了电般的一阵子颤抖,随即平定下来。那甩开周云舒手掌的念头,也不复存在。

  张芜荻当然知道是这怎么一回事,周云舒竟是不惜消耗他自身内力真气,在帮助自己驱除身体疲惫,协助自己恢复真气。盛情难却,在这处处危机的敌营里,张芜荻当然不能矫情,只是将这番心意记在了心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