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前人洞府,浮萍归海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126 2019.05.17 21:01

  鸟鸣啾啾。

  正是三月,天青,天晴。

  早晨的阳光透过叶子参差、略显稀疏的乔木,点点光斑便如河床上的碎石一般,透着欢快的气息。

  一块四五尺大小的不规则山石,于百年千年的光阴,让自己被苔藓染成了青灰的色泽。只可惜碰上了焚琴煮鹤的周云舒,被一口利剑削成了方方正正的模样。

  周云舒此时便是盘膝坐在修整过的山石上面,面朝着朝阳,呼吸吐纳,做着每一天的早课。周云舒的侧后方,则是一块竖立起来的山崖,崖高五六丈,上面尽是岁月侵蚀的痕迹。错非有人告知,有谁又能够知道这一块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的山崖,竟是别有洞天?

  只是君子自有所持,那别有洞天却是妇孺栖身之所,周云舒无端自不入内。是以这几日来,这块山石便是他落脚栖身之地了。倒不是不想再起一间屋子,只是思量着自己已然从某个小孩子那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在这里等不了几天便会离开,也就懒得折腾——话说这种餐风宿露,与朝霞夜月相伴,也是别有一番乐趣——只是这种乐子,一般人却是无福消受了。

  原来这处所在,本是前朝一位道士隐居之所,那山崖之内,便是那道士开辟出来的洞府,也不知后来是真个羽化飞升了,亦或者弃之而去,却被当年“流亡”至此的朱淑娥意外发现。在确定洞府的隐秘之后,她也就鸠占鹊巢,亦或者说是承前人遗泽,就这么住了下来。

  前天夜里的惊心动魄的一战,周云舒固然不好受,但朱淑娥与小屁孩儿朱慈照却直接昏迷过去,不省人事。周云舒虽恼朱淑娥自作自受,但他毕竟学道多年,终究不忍把这一双姐弟抛在此地任其自生自灭。

  费了一番功夫,唤醒了朱慈照,又好不容易才赢得信任,一大一小把个近乎奄奄一息的朱淑娥带到了这座前人洞府,一番施救,算是保住了朱淑娥的命,至于更多的,却并非周云舒当下所力所能及了。

  在自我疗伤与治疗那个与自己打的你死我活的“疯女人”的这几天——没错,周云舒心里对朱慈娥的定义,就是一个“疯女人”。当然了,这也是偶尔心中腹诽罢了,他还不至于宣之于口,嚼人舌根。

  诚然,哪怕如今已经大概知晓了内中缘由,对朱慈娥也多了几分同情的周云舒,依旧很是不喜朱淑娥那种鲁莽行径,终究害人害己。想到这里,周云舒自嘲一笑,自己又何尝不是?若是一走了之,不与纠缠,又何来后面这般多事?不过五十步笑百步,半斤八两,终究还是没什么不同。

  暖洋洋的晨光直教人心旷神怡。感知着体内的剑伤在自身真气的温养下,如今只还有些隐痛,不由微微一笑。耳后传来一阵石头摩擦的声音,背后那山崖竟是慢慢开出了一扇门户,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钻了出来,手里还捧着只碗。

  把碗放在地上,朱慈照使劲儿往山崖的某个地方踹了两脚,旋即又是一阵摩擦之声,那扇洞开的门扉慢慢合上。妙就妙在,合上门户之后,山崖上竟是再也看不出半点痕迹。古人之智慧通天,以小见大,可知一斑。

  且言归正传。却说朱慈照捧着个碗,三步两步跳到周云舒面前,迎着周云舒温和的眼神,把那装着大半碗绿油油的汤汁递了上去,叫道:“周叔叔,你的药!”

  周运输微笑谢过,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唇齿间泛着比黄连还苦的味道,周云舒却是只皱皱眉头罢了。说来这药还是周云舒自己调配的,用以辅助恢复自己的伤势。那朱慈照感恩他救治姐姐,便主动接过帮忙熬药的事情,周云舒也不推辞,乐得轻松。

  朱慈照接过空碗,心里却在暗道:“这周叔叔真是怪人,那么苦的玩意儿,他一口就干了,真真厉害!”却是少年好奇心强,朱慈照免不了偷偷尝了一点点,给苦的眼泪都掉了出来!见周云舒如此,之然免不了心中有些崇拜的味道。

  少年心性,最是率真,却也最难捉摸。朱慈照看了看周云舒,不无担忧地问道:“周叔叔,我姐姐她……”

  “安心吧。”周云舒对这个刺了自己一剑的小孩子却并没有什么不喜,反倒是这几日的相处,他对这个孩子的聪明乖巧、活泼勤快很是欣赏,当下便出声安慰道:“我不是说过吗,你姐姐的身子正在好转……”周云舒想了想,又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今儿中午,你姐姐大约就要醒过来了……”

  “真的?”朱慈照大是开心,禁不住欢呼了起来!在这里两年时光的朝夕陪伴,朱淑娥在小小少年心中,早已经取代了父亲母亲,成为了自己最为重要,也是唯一的亲人了。这几日来,虽然姐姐的面色似乎看起来已经不再苍白,脉搏也慢慢有力,但始终不曾醒转,小小少年纵然不知愁滋味,却也难免心中忐忑,不能心安。此刻听到周云舒给出了苏醒的时间,就在今日午后,朱慈照如何能够不开心忘形?只恨不能立刻便是午后,好让自己见到姐姐睁眼,用她那沙哑的嗓子骂自己一句“皮猴儿”。

  周云舒自是也能体会朱慈照的心思,含笑点头道:“我自不会骗你。不过你姐姐醒来后还需要一段时日调养,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你可记得住?”

  “我记得住。”朱慈照一脸认真地点点头,情绪却又稍稍低落了:“周叔叔,你一定要走么?”

  摸了摸毛孩子脑袋,周云舒微微一笑,刺了他一句:“怎么,不舍得?男子汉大丈夫,还怕没有我就照顾不了姐姐?”

  “哼!”朱慈照一扭头,说道:“才不是呢!我只是,我……”

  周云舒笑道:“好了,不闹了。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正所谓‘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咱们本是萍水相逢,焉知他年再见,又是一段缘分?”

  朱慈照似懂非懂,点点头也不说话,眼神追逐着清晨并不刺眼的太阳,好一会儿才闷闷不乐地回了前人洞府照顾犹自昏迷未醒的姐姐。

  半个时辰之后,朱慈照再度出来,周云舒却是人踪杳杳,无处可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