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长剑纵横,凌厉果决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173 2019.06.14 18:25

  气氛肃杀,沉静的怕人!只有火把飘忽着,时不时爆出一点火星,映着四下里寒光阵阵的刀戟如林,照的人脸上晦明不定。“这样吧,你放了多尔博贝勒,本将保证,放你们出营,如何?”终究是阿济格先出口了。

  “呵呵……”张芜荻笑了:“将军可是以为我等便如三岁孩童?既然来了,那便是生死置于度外。要不,将军撤离关中,我等便让这位贝勒爷平安回家……”

  话没说完,张芜荻忽的掌中剑一扬,就要斩下那贝勒爷的一只胳膊。却在张芜荻下手前的一刻,那阿济格忽的一变脸,叫道:“动手!”

  事实上,更在阿济格招呼动手的前一刻,便有弓弦震动,数十支箭矢呼啸着往周云舒、张芜荻这边儿招呼。也正是听到了箭矢破空之声,张芜荻才要再下辣手,震慑阿济格。阿济格何尝不是因为神箭手就位,混入军中的随军高手也都给出了可以动手的暗号,这才停下了虚与委蛇,直接翻脸?

  只是她这一次显然失算了。在箭矢离弦的同时,那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了的老喇嘛更是一个虎扑,双爪如鹰,像是分筋错骨的手法,往张芜荻身上招呼着。

  只是,在他们动手的同时,周云舒也跟着动了。对方射来的箭矢很显然是出自后金军中的神射手,箭无虚发,直指两人要害,却偏偏错过了贝勒爷。而周云舒剑化流星,摇落满天星辰。流光四溅里已经把来袭的箭矢格开。

  张芜荻一剑落下,但迎着老喇嘛扑来的势子,却是不得不长剑上扬,卷起匹练也似的剑光,招呼了回去!只是这样一来,却是放过了贝勒爷的自由。那老喇嘛对张芜荻的剑势不管不顾,拧身旋步,可真难为他的老腰,竟是转过近乎九十度,反手抓住了早已昏过去的贝勒爷。往怀里一带,就要退回去。

  配合着老喇嘛抢人的动作,七八条手持弯刀的汉子,鬼魅也似的自众兵士中窜出,带着狠厉无皮的势子,往张芜荻浑身上下招呼着。张芜荻无奈,只得再一次转换剑势,应付这一批死士。

  想象中,这样严密的配合,必然万无一失!否则,阿济格这边儿也不会置多尔博安危于不顾不是?只是凡是皆有出人意料之时。阿济格到底低估了张芜狄和周云舒的能为。饶是人质被抢走,张芜荻也没叫对方好过。左手一抓一拽,真气运使之下,只把贝勒爷的鼠尾辫生生扯断,留下大片血淋淋的头皮,和那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那边周云舒才自格开箭矢,张芜荻便已经被算计着落入敌人节奏。他正要回身相助,不教老喇嘛带走人质,便见着了张芜荻狠厉的手段,也是禁不住心底发凉。不过他可不会同情敌人,当下剑如矫龙腾空,往老喇嘛那边袭去。只可惜才有动作,又是数十支来自神箭手的箭矢,让他生生止住了这个动作。

  与张芜荻享受到了同样的照顾,紧接着便是斜刺里七八口雪亮弯刀,紧随箭矢之后,跟了过来!

  冷哼一声,周云舒剑气激荡,映雪流霜中,“叮铃铃”一连串的脆响,弯刀落地,来不及接上一招了结这几个,又有一批高手围了上来。

  再看张芜荻那边,顷刻间把敌人杀得七零八落,脚下横尸十几条,正自往自己这边靠来。周云舒猿臂轻舒,挥手间把激射而来的箭矢揽在臂弯,接着运足真气,齐刷刷原路抛回。只听得“呵啊”数声,接下来射来的箭矢就少了许多。

  毕竟此刻,尚在军营之中。那些后金弓箭手生怕伤了自己人马,不敢放箭,以免误伤。唯有有数的几十个神箭手,能把握住不误伤己方,更能窥准时机,配合随军高手施以凌厉杀招。只可惜周云舒这么一下子就废掉了几乎一半,足以让阿济格心疼的心肝儿打颤了。

  要知道,弓箭手好培养,但神箭手却是后金宝贵的财富。非但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培养,更要其本人具备超卓天赋。如今的后金占据半壁江山,神箭手满打满算也不过数百,阿济格手中更是不满半百之数。骤然折损一半,岂能不心头滴血?

  话说回来,则若在空旷之地,万箭齐发,只怕周云舒张芜荻纵然千般本领,却也决计抵挡不住。此时,老喇嘛已经带着昏迷的多尔博退回阿济格身边,脱离了被周云舒张芜荻威胁的范围,再加上十来个神箭手的夭折,终于让阿济格下了狠心,命令道:“众将士,拿下这两个狂徒,死活不论!”

  一声令下,群情涌动。周云舒、张芜荻心叫:“不好!”,就已经被无数大军里三层外三成围了起来!

  周云舒还剑入鞘,身手却从后金兵士手中夺过两只长矛,递给张芜荻一只。又从张芜荻手中拿过她抢来的一面盾牌,两人背靠着背,长矛盾牌在手,周云舒在前开路,张芜荻在后掩护。两人配合着往外一路杀去。

  只是很快的,周云舒便发现自己着实不擅长长矛,反倒是张芜荻各种军中兵器都有涉猎,一杆长矛,舞的是风雨不透,水泼不进。有鉴于此,两人默契的换了位置,张芜荻手持长矛在前拼杀开路,周云舒弃了盾牌,一手持剑,替张芜荻拦下隐藏在人群中时不时鬼魅般冒出的随军高手以及防不胜防的冷箭,一边不时地夺来各种兵器,或是投掷出去,杀伤一大片,换取足够施展的空间;或是提供给张芜荻,让其自在挥洒,不必顾虑兵器折损……

  两人像是心有灵犀般配合无间,纵然后金大军甚众,到底能够同时攻击两人的却是不多,一时间两人倒是不愁应付不过来!反倒是他们两个简直是所向披靡。经行处敌兵矛断戟折、死伤枕藉!

  只是后金军士剽悍力战,又是恃众凌寡,毫不退却。厮杀良久,周云舒还好,一身真气生生不息,张芜荻却是渐渐的气力不济,真气耗损严重。照这样下去,怕是决计冲不出后金大营,只得饮恨当场!

  话说在后金大军绞杀周云舒张芜荻的时候,藏身树林的张平显然也看见了。略一思量,看准了机会,便令众将士换上后金军服,自右翼突入,凿传后金大营。凡见营帐,便举火烧之。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制造混乱,给张芜荻周云舒创造脱困时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