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各逞心机,一发千钧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250 2019.06.13 21:53

  却说周云舒出声询问那手挽雕弓的昂藏大汉,对方略一颔首,眼神却是冰冷:“我就是,你又是哪个!还不速速放开多尔博贝勒,跪地受降,本帅饶尔等不死。否则,这万军阵中,你们就算是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

  被周云舒一手拉着鼠尾辫子,又以长剑架着脖子的贝勒爷见着阿济格出现,便像是一下子有了依靠,腰杆儿也硬了起来。先是招呼阿济格道:“阿济格,快快救我,回头我向父王给你请功,少不了你好处……”虚头吧脑的说了一堆,见阿济格神色冷淡,眼神越发冰冷,心中没来由的一寒,呐呐地住了口。

  没安生片刻,这厮又转而威胁周云舒道:“大胆泥堪,还不快快放了本贝勒,乖乖俯首,想死不成?你看着万马千军,本贝勒一声令下,便要把你碎尸万段……”

  此言未完,阿济格就忍不住眉头直跳。要是可以,真想就此撒手不管,直接命大军绞杀周云舒张芜荻。偏偏这草包的身份背景却是令他忌惮。而且要想实现自己的某种野望,就不能得罪此时的靠山多尔衮,那么就自然不能不救这草包贝勒。

  也是直到此时,阿济格这位常年征战的后金大将才知道,纨绔子弟什么的,到底是怎么样的货色了,心里一个劲儿的埋怨着自家老上司总能自己找麻烦!就这样的货色,就是把攻略陕西的所有功劳都给他,又能又什么成就?简直不配做后金的贵族!

  这边儿周云舒也是嘴角一勾,微微一笑,把原本还有些提着的心情放松下来。口中却道:“那倒要多谢足下开恩了?不在乎我手中这家伙的性命的话,只管放马过来便是,何必虚言相欺,反倒让某瞧你不起。”

  威胁了阿济格,周云舒又对着贝勒爷喝了声:“老实点儿!”一边手上微微用了点儿力,立时这位贝勒爷脖子上就见了点儿红,被利剑破了点儿皮。

  让周云舒没想到的是,这位真的草包到了一定程度。吃他这一吓,竟然就这么晕了过去!对面阿济格在周云舒答话的时候,就已经暗中示意手下布置,见周云舒剑上用力,心头一紧,忙叫了声:“莫要伤了贝勒!”

  话说张芜荻看似旁若无人般把人质交给周云舒后就自顾自的疗伤。然而心中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放松对外界的关注。周云舒和阿济格的交锋往来自然也是清楚。在那位贝勒爷极其草包的表现之后,张芜荻心中一紧,却是在想此时后金正是气盛之时,个个悍勇。这样草包的人物纵然身份尊贵,可能地位也不见得怎么重要。能否以之威胁到阿济格,着实难说得紧。

  却没想到周云舒立刻紧逼,还以颜色,却是让阿济格情急之下漏了底。一句“莫要伤了贝勒”,便足以让张芜荻把握阿济格心中虚实,心中有底,便能占据主动。眼珠子转了转,心底便生出了七八个主意。

  很快地,张芜荻处理好了伤口,慢条斯理地整理整理仪容,做出一副从容与有恃无恐的姿态!她上前一步,暗中示意周云舒留神戒备,莫要疏忽。自己则是对阿济格郑重见礼,看似有礼实则含枪夹棒地来了一句。

  “张芜荻见过阿济格将军。叔父张煌言,对将军神交已久。怕将军远来寂寞,特筑京观以为将军解闷,又命我等请将军华阴城内一会。我家叔父拳拳之意,将军想来也不忍辜负吧?”

  “哈哈哈……”阿济格却是吃张芜狄这一套!他仰天一阵狂笑,里面充满了悲愤的味道。“张芜荻?哼,我知道你。听说张煌言有个了不起的侄女儿,今日一见果然了不得!多承你叔父厚意,某必有所报!至于华阴城,不用你请,他日本将自会马踏华阴!”

  阿济格的目光森冷的怕人:“至于你,张煌言的侄女,今日还是留下来吧!列阵!”

  一声令下,数万大军立刻动了起来!一声呐喊,真个响扼云霄,饶是周云舒张芜荻沉着心性,也不由骇然。只是转念间,却又报之一笑:“阿济格,要不在乎这厮性命,只管下令吧!”

  “哼,放开贝勒,否则……”

  “唰”的一道亮光闪过,接着是一声凄厉的嚎叫。张芜荻干净利落,自周云舒手中夺过长剑,电光石火间削去了贝勒爷的一只耳朵。垂下长剑,目光清冷:“将军说什么?本姑娘耳朵不好,没听清楚。”

  “你!”阿济格愤懑不已,却不敢步步紧逼,他怎么也没想到张煌言的侄女这般狠辣,一言不合就下杀手。当下自己布置尚未妥档,只得示意麾下暂缓行进,仍就把两人围在中央。同时目光不经意的张望,打下手势示意所有神箭手就位,同时调遣随军高手悄悄靠近,准备暴起发难,救回贝勒爷。

  张芜荻暗中给周云舒传音提点道:“莫要以为本姑娘心狠手辣。你要是没有什么动作镇住对方,便会迎来对方无休止的进逼。届时左右支绌,主客易位,咱们的下场可想而知。反倒是凌厉手段,才能叫对方投鼠忌器,接下来才好谈……”

  微顿了一下,张芜狄继续道:“你莫要以为我先前刺激阿济格发怒,事实上,这老狐狸狡猾得很,不容易对付。给你看到的都是假象,不信你注意一下,是不是有高手混在士卒之中缓缓靠近?”

  周云舒对张芜荻的凌厉手段其实并不意外,有些道理,他只要略一思考就能通透。反倒是为什么张芜荻上来就用一万后金士兵筑成的京观揭开阿济格伤疤,又是假借张煌言跟进一步去撩拨阿济格,心中并不怎么明白。纵然现在张芜荻提点,他也只是似乎明白了,实际上依旧不得其宗。

  顺着张芜荻的提醒,周云舒很快也察觉到了暗中的异动。他不动声色,像是张芜荻的小跟班儿一样,暗中却是蓄势待发。只待时机恰当,便会抢在对方发动之前,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没办法,有的时候,境界高了,就能这么欺负人。

  夜色深沉,张平带着五千兄弟藏身在树林里,眼见着后金大营一阵喧扰之后,灯火通明,便知张芜荻周云舒两个终究是没能藏好行迹,暴露了自身,此刻已经陷入重围。

  好在暂时还没有喊杀之声,尚可自我安慰一番。饶是如此才,张平却也早早吩咐下去,众将士刀剑出鞘,弓如满月,只待后金大营一乱,便要冲杀一阵,搅乱敌人阵脚,为张芜荻周云舒脱困创造机会。

  千钧一发,一发千钧,彼此却都已经蓄势以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