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 武侠

    类型
  • 2019.05.13上架
  • 62.03

    连载(字)

326位书友共同开启《云舒问道》的武侠之旅

执事书友20180922225545778 弟子筱筠清梦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风流云散,换了人间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689 2019.05.12 18:55

  云舒姓周,与那道家先贤庄子算是本家。虽梳了道髻,穿了道袍,但实际上,还是个假道士。

  之所以说是假道士,乃是因为他没有道士证——没有国家认证,自是更不可能在什么宗教管理局备案什么的了。

  云舒的师父同样是个假道士,在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上的破落小道观里,一窝就是好几十年,看惯人间岁月变迁、地覆天翻,却愣是不舍得动弹地方,就在那天晴漏光天阴下雨的茅草屋里窝着。

  老道士自己有个道号,叫做知非子。说起来也算是云舒命大,得遇知非子老道士——那一年冬天,风大,雪更野!一个不足月的婴儿,被冻得发僵发紫,掩埋在皑皑雪中。也不知是哪个狠心的家伙干出来的事儿!亏得老道士有些异于常人的能耐,愣是察觉到了雪中那一缕微弱气机,找到了当时差一口气没咽下去的可怜婴儿。

  老道士毕竟是老修行,仁慈恻隐却是有的,自然不忍这么个小生命就这么消亡。也不知他使了什么神奇的手段,这个雪地里冻僵了,眼看就活不成了的婴儿,竟是被他救了回来,还能顺顺利利长大!

  知非子膝下无儿无女,作为一个“假道士”,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门人弟子。闲云一朵,野鹤一只。他收养了周云舒之后,也算聊遣寂寞,也就顺理成章的也将之收做了徒弟,赐下了周云舒这么个名讳。

  师徒俩相依为命,日子虽然清贫,却也算不得苦。靠山居住过的农家人都知道,如今清平盛世,只要不是懒惰,那就决计饿不死!何况老道士会的把戏不少,更有渊深莫测的智慧知见,一边教导周云舒经史子集,三千道藏,一边还能支持他顺利挤过独木桥,拿了个学士学位。

  前面说了,知非子老道士的道观虽小,而且破旧,不遮风不挡雨的,自然没什么藏书典籍。偏偏学识渊博的不可思议,经史子集,三千道藏俱在其脑中装着。周云舒自幼便跟着老道士把那些个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背了个通透!只是其中微言大义,却不是一个二十年生涯的年轻人所能参透,哪怕有明师指点,却也不求甚解,也算人间憾事一桩。

  间或也要练习道门养生功法——当然没有培养出什么力能扛鼎飞檐走壁之类的神奇技巧,但周云舒却是自觉自己身体有着奇妙的变化,只是碍于某种束缚,不显于外罢了。看了不少网络小说,再加上老道士知非子渊深莫测的样子,周云舒心中难免也会颇多遐想。

  可能天生近道吧,再加上周云舒心中的某些遐想,他并不觉得道门经典晦涩枯燥,也不觉得每日子午二时打坐练功乏味,反倒是觉着颇为有趣,颇有些沉迷其中的意思。

  常言道:“聚少离多区圜事,风流雨散世间情。”老道士本就年岁不低,垂垂老矣,好日子自是不多。别的不说,那咳嗽的毛病却是一天比一天厉害,像是要把心肺都咳出来也似的。

  生离死别,素来是人间最为凄恻的场景,然则这却从来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在周云舒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这一天便猝然来临。

  这一天,恰是岁尾,腊月三十!老道士令周云舒静心凝神打坐,他却忽的将手一指,点在了周云舒眉心。周云舒来不及反应,便有无量讯息冲入脑海,一时间光怪陆离,旋即失去了意识。

  敢情老道士知非子这是借心灯传法的法门,将无穷讯息烙印在周云舒心灵。这法门妙就妙在以心印心,那些周云舒道行不够接受不了的,自然会沉浸心灵深处,他日能为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老道士知非子当然不会是普普通通的衰朽假道士!他传道完毕,手一拉,虚空中便破开一道口子,隐约可见一方大千宇宙,无数星辰。知非子咯了口淤紫的血块,道了声:“能不能成,就看造化了!”一道青色流光,没入周云舒胸口,随即知非子手一扬,就将周云舒抛入了那道虚空裂缝之中。

  做完这一切,老道士连声呛咳,口中咯血,却喃喃自语道:“最后一个心愿了了。青璇,我该来陪你了。”他侧身北望,整个身躯却在慢慢消散,道化。最终一道虹光划破天际,勾连宇宙最深处,消失的再无痕迹。俄顷,大雨三日,绵绵不绝。

  自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周云舒犹自混混沌沌,脑海中像是要炸了一般生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忆起了师父知非子给自己心灯传法的那一段儿。只是此刻他却浑然没有兴奋欢喜。

  唤了几声“师父!”,才自发现已不是他所熟悉的地方。左右打量半天,只见得青山隐隐,绿水迢迢,目之极处,浑不见半点儿人烟。再看看头顶蓝天白云,绝非二十一世纪的地星所能见到的,一种预感告诉他,自己多半已经不在地星了。

  念及此处,未免有些惶惑不安。周云舒颓然无神地躺在地上,不想动弹。这番变故来得毫无心理准备,纵然周云舒跟着知非子十余年,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子“道气儿”,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惊慌失措。从未如此清晰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却丝毫不能给他“美”的感动。

  周云舒也尝试着呼唤师父知非子,只可惜总是没有回音,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了。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周云舒也就慢慢平静了下来。他本来就是个天生的修道种子。所谓“随遇而安”,既然到了这个地方,那还是且先放下心中疑窦,安定下来,再做打算。

  静下心来之后,周云舒开始梳理查找知非子以心印心传给他的讯息,希望能有些线索。诚然,知非子留给他的信息堪称无量,只是念在他周云舒此时根本无能承受,九成九的都已封印,唯有极少的一些信息留给了他。偏偏这些讯息里面,几乎都是一些有关修行的东西。至于别的,近乎没有。无奈的叹了口气,周云舒整理心情,看看天色尚早,不如先出得这里,找个有人烟的地方,先了解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再说吧。

  唔,倒是有那么一句话,是师父嘱咐的:“身正道直,与世而移,和光同尘。”周云舒苦笑一声:“师父,弟子知您神通广大,只是您就不能先招呼一声么?这会子,我又该何去何从?”

  主意既定,周云舒手搭凉棚,只是四下里山峦起伏,浑不知东西南北。他也就随意找了个方向,一步迈出,周云舒忽的心中一动,似乎这方天地别有不同,那一套道门养生术似乎脱去了那种冥冥之中的束缚。

  心念起处,周云舒盘腿而坐,将那道门养生术心法运转周天,蓦然间便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气机自天地乾坤侵入自己身体四肢百骸,在经脉中游走一番之后汇聚丹田。在这股气机浸润下,浑身上下暖洋洋的,舒服极了——这种感觉,像极了武侠小说中所谓的“内功”。

  “莫非师父所传的真是神功妙法?只是在地星之上,却又怎的不见神效?罢了,回头有机会的话,再问问师父吧。”气机牵引之下,像是一瞬,又像是百年光阴。直到周云舒只感觉丹田气海无处不填满了那种沛然气机才算罢休。再度睁开眼,只觉得天地又自不同,分外明晰。又试着运转几次周天,那种充盈气机增长却是微乎其微,若不留心,几乎不能感应。

  “到底是我贪心了。想来之前元气贯体,应是得益于在地星上的十年苦功吧?再要精进,还得苦练才是。只是这一片天地显然不同于地星,别有玄妙之处,那么我这一身功夫,在这个世界上算的什么层次呢?万幸也曾苦学过剑术,想来配合着这刚练出来的,唔,姑且叫做真气吧,自保应是无虞吧……低调点儿的话,大概……能吧?”周云舒不自信的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