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暂脱敌手,惨烈伤势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028 2019.06.18 20:23

  话分两头,阿济格如何在张煌言处大败亏输暂且不论,再回来说说周云舒与张芜荻。

  马蹄声声,那是后面追兵的穷追不舍。所幸此时正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刻,并不是每一个练过武功的都能够视黑夜如白昼,至少,紧追在周云舒身后的这批人不行。因此虽然冷箭嗖嗖,准头却是不高,并没有影响到周云舒纵马奔逃!

  只是周云舒的马术着实不怎么样——事实上,在今夜之前,他就没有驾驭过这玩意儿。之所以能够夺马奔逃,所依赖的还是一身卓然身手,让背着张芜荻的他不至于从马背上摔落下来。而纵马狂奔,却是因为之前给马屁股狠狠来了那么一下子,马儿吃痛发狂。否则的话,今夜两人只怕万军阵中,在劫难逃!

  然而现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刚才说了,周云舒真心不懂马术,如何能够跟自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后金勇士相比?这才奔行不到半柱香的功夫,距离就不再拉远,反倒是越发迫近了。

  原来周云舒给的那一下太狠,那马吃痛之下狂奔,但血液却也随着狂奔汩汩流淌,到了此时已然失血过多,速度慢慢就降了下来。

  耳听的身后阵阵马蹄越来越近,再加上感应到背上的佳人气息愈见微缩,周云舒难免有些心慌!此刻张芜荻生命垂危,显然持续奔逃对她的伤势将愈加不利。对方毕竟是因为救自己才落到这个田地,他周云舒如何能够坐视其香消玉殒?便是拼却所有,也务必要救得张芜荻性命!

  只是现在进退两难,逃似乎逃不了,若是回头想要打发了对方,无疑更是痴人说梦。对方不是傻子,肯定会先向着毫无自保能力的张芜荻招呼……那就更是大违初衷。所能做的,除了不放弃,似乎也唯有看老天开眼,给一线生机了。

  总算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身下战马一声悲嘶,双蹄一软,栽倒在地的时候,周云舒发现自己慌不择路,却是刚好来到了树林边上。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周云舒毫不迟疑,从马背上跃起,将背后的张芜荻横抱在胸前,倦鸟投林也似的冲入树林之中,几个起落,就只剩下空林寂寂,像是吞噬一切的怪兽一般!

  干净利落的跳下马背,追来的三四十号黑衣卫高手们似乎并没有什么“逢林莫入”的江湖忌讳。只见为首的那人冷哼一声,说道:“那两个狂徒都受了伤,量他们也跑不了多远,都给我追!有什么动静,只管暗青子招呼!都给老子用心些!”

  余下黑衣卫众人齐声应道:“为大帅效死,敢不用命!”轰然应诺中,纷纷钻入丛林,徇着周云舒张芜荻伤口滴落的鲜血传出的味道追了上去!

  耳听得身后追兵不歇,周云舒情急之下,却是想到了当年跟随知非子的时候,遁甲奇门之术也没少学。虽然在这个世界还从未用过,也不知神效几何。但想到自己所学的武术心法,都有神奇体现,那么遁甲奇门之术当也不会让自己失望才是。能否逃得生天,挽留张芜荻性命,似乎就只能指望这个了!

  该说知非子到底没有辜负他的门生么?虽是逃跑路上随手布置,却也起到了神奇作用!至少,黑灯瞎火的,却是把追兵们的速度限制了老大一截。没过多久,就再也听不到身后追兵们的嘈杂喧嚣,呼喝追踪!周云舒知道,现在暂时算是安全了。这么想着,周云舒心下稍安。当下寻了一处略为干爽的石头上,把抱在怀中的张芜荻给放了下来!

  这个时候,周云舒才有功夫查探张芜荻旳伤势。只是这一查探,却是把周云舒自己给惊了个够呛!佳人鼻息似乎已经停了,素净的罗衫几乎被血渍浸透了。一张俏脸白的发青,双眼圆睁,表情迟滞,呈现出“死人”才有的那种颜色模样。

  总算张芜荻玄功深湛,一缕真气护持着心脉,吊住了最后一口元气!

  周云舒慌忙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疗伤保命的药丸,一股脑儿地全给喂进了张芜荻口中,又是以自身玄功,帮着把药丸送入张芜荻腹中,以内家真气把药力催开。

  可能是药丸确实发挥了作用,又或者是周云舒真气调理,唤醒了张芜荻躯壳中残存的元气。张芜荻那原本似乎随时可能咽下的那口气慢慢稳定下来,脸色虽然还是怕人的苍白,但至少,暂时是把命给保住了!

  只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如果不尽快处理伤口,等药效一过,只怕张芜荻依旧免不了香消玉殒。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周云舒所不愿的。只是要处理伤势,周云舒一时间却又有些迟疑。

  毕竟张芜荻的伤口在腰腹上,淋漓鲜血浸透了衣裳。周云舒再怎么内功精湛,能够视黑夜如白昼,却也不会透过衣服看到伤口的异能。眼下要为张芜荻处理伤口,那就非得褪去她的上衣,才能做下一步处理。就是这个,让周云舒有些迟疑了。

  到底入乡随俗,这个年代可不像是地星那样,女儿家最重清誉。“男女授受不亲”,就是此时周云舒最大的顾虑。

  想想却又觉得自己矫情了!到底人命关天,哪里在意的了那么多?况且,之前也不是没有……只要持心清正,又纠结什么?

  决心既下,周云舒也就不再纠结,他先是四下里确定了一下,随后利用遁甲奇门之术,暂时将这一小片区域遮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然是小心为上。

  做完这一切,周云舒利索的褪去张芜荻上衣,才知道张芜荻到底伤成什么样子了!一条尺许厂的口子,开在张芜荻腰腹。纵然已经封住了四周穴道,伤口此时犹自在渗血!

  周云舒当下便要撕开自己一角衣衫,为张芜荻清洁伤口。哪知触手湿漉漉一片,敢情自己的衣服也被血液侵染。总算没有湿透,让他摸到了一角干净衣摆,开始为张芜荻处理伤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