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两个巴掌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213 2019.07.09 22:26

  月色如水,原本分属敌对,大打出手的双方,在数个呼吸间就分出了胜负。一方云淡风轻,像是并不曾费多大力气,另一方却是心冷如霜。非但损兵折将,更是沦为了阶下囚!

  “初墨,熊初墨……可惜了个好名字!”张芜荻制住了白莲圣女,微微一笑:“那么,圣女大人,现在怎么说?”

  白莲圣女熊初墨倒也光棍,虽是落入敌手,生死俱不由人,她却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惶恐不安,对得起这一个“圣女”的名头。“无非成王败寇罢了。落在姐姐手里,小妹无话可说,是杀是剐,悉听尊便……莫非姐姐以为,白莲净世,会有畏死贪生之人?”

  张芜荻一笑:“倒也刚烈!杀了还真有些可惜。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若老老实实回答,放你一条生路也未尝不可。熊初墨,你以为如何?”

  “要是能活着,当然还是活着的好。不过,要是关于我教机密,还请姐姐免开尊口。既省的姐姐在心上人面前折了面子,徒费唇舌,也好免了小妹婉言拒绝,少些折磨……”

  张芜荻听到“心上人”三字,心中一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你知道我们是谁了?问不问是我的事,答不答是你的事。莫要逞什么心机,若是你老实点,我自然不会折磨与你。当然了,你要是回答的不能令我满意,那还留着你作甚?”

  熊初墨似乎看出了张芜荻眼下的确没有杀她的心思,心中还是微微松了口气。她虽然不怕死,但能活着,总比死了强。当下眼波流转,维持着她的圣女仪态。张芜荻制住了她的穴道,不虞她能够摆脱控制,这点小小自由倒也没有限制。

  “小妹认栽。江湖上像姐姐这样的杰出女子,委实是凤毛麟角。”一双掺杂着清冷与柔媚的眸子,似是多情的往周云舒那边一瞥:“还有这位公子,身手也是极为了得,我圣教中也不见得有几人由此身手。”微微停了一下,熊初墨又道:“华阴一战卷起风云万千的张大小姐,张芜荻;周云舒,单人只剑扫平少林的周大侠士。呵,两位如此本事,不用猜,也能知道了。只是没想到小妹如此背运,竟是在这里撞到了两位……”

  摆摆手,想是同为女人的缘故吧,张芜荻并没有表现出素日里的凌厉果决:“不必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只问你,几位夤夜深山潜行,还要排除暴露的可能。我们明明已经避让,你等却依旧要寻上来意图灭口……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样的行动需要如此神秘。以白莲教的势力,这样做,似乎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这个……”熊初墨目光转到被周云舒长剑架在脖子上的卢老太婆,后者不着痕迹的使了个眼神。熊初墨心领神会,微微皱眉:“怕是不能说。姐姐要不问些别的?”虽然成了阶下囚,这位白莲圣女现在却似乎一点儿自觉都没有。言辞之间,熊初墨似乎也少了几分初时的那份小心。

  张芜荻皱起眉头。打从一开始她就知道面前这丫头并不怎么老实。据她所知,白莲圣女熊初墨武功虽然谈不上出类拔萃,但其心性阴狠,更兼擅长奇谋机变。要说她老老实实的配合自己问话,张芜荻自己都不相信,是以从一开始,其实就没有放松戒备,倒要看看这位白莲圣女能玩出什么花样!

  周云舒何尝不是见微知著,更有张芜荻之前的叮咛,自然也一直留神着敌人异动。他功法特殊,自然觉查到了空气中的某些异常,自我防护的同时,也传音张芜荻,告知自己的发现,彼此小心应对,倒要看看对方要玩什么把戏。要是真的闹什么幺蛾子,那也不必客气,杀了就是。

  果然,就在下一刻,这位白莲圣女神色一变,嘻嘻笑道:“不和你们闹着玩儿了。呵呵,小妹运气还真好,竟然在这深山老林,明月当空之际,捉住了二位……纵然是有所折损,那也值当了。话说芜荻仙子绝世风华,不知小妹在姐姐脸上划个口子,会怎么样呢?又或者,向那些心仪姐姐的臭男人……”

  “啪!”一个耳光,清脆响亮,干净利落!熊初墨面纱被抽落,露出了一张红肿的脸孔,五根指印月色下清晰可辨。从那没有挨巴掌的那半边脸,还能看出几分原本的如画模样。

  猝不及防的吃了一巴掌,熊初墨饶是阴沉狠辣的心性,此时也由不住眼泪珠子在瞳孔里打着转儿:“你,你们没中毒……”转过脸去,一双清亮动人的眸子满是怨毒地望着卢老太婆:“你的毒,怎么回事!”

  卢老太婆何尝不是惊愕模样?想象中,这两个年轻人应该都中了自己无形之毒,此时正是毒发之时,应该浑身提不起力气才对!然而,她却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了,因为,就在下一刻,周云舒剑气一吐,登时要了这老虔婆的性命!

  “熊初墨,名字也还凑合!”周云舒提着带血的长剑走了过来:“你好像有不少恶毒手段,想要在芜荻身上施展?”面无表情,声音中自有一番冷意的周云舒说着,反手一巴掌,落在了熊初墨另一边俏脸,又留下了五根指印,以及唇角的一丝血痕。

  “芜荻,怎么发落?”

  张芜荻唇角勾起浅浅笑意,却又一闪而逝。无疑的,周云舒为了做自己打了同为女子的熊初墨一巴掌,张芜荻心中除了点点甜意,并没有觉得过分。就如同那卢老太婆口出恶言,周云舒同样为自己出气一样。不管需不需要,来自心上人的某些发自本能的关怀、维护,最是能让女儿家为之感动。

  “先不着急。白莲教这般神秘的行动,其中必然有重要隐秘!撬开她的嘴,再谈其他。”张芜荻恢复一贯的从容冷静,也不怕熊初墨听见了死不松口:“只是一会儿你可不要觉得我的做法过火……”

  周云舒点点头与张芜荻对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便道:“若是不合适,我可以回避的。”

  唯有熊初墨,两个巴掌下来,再加上张芜狄周云舒的几句对话,简直心灰意冷,十分绝望。几乎可以想象张芜荻会用什么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才会有周云舒要不要回避的说法。若是这些手段施加到别人身上,熊初墨自然毫不介意。但落在自己头上,对一个女儿家来说,该是何等恐怖?熊初墨想想就不自觉的颤栗。

  “等下,我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