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黠矣慧矣,玄妙心思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14 2019.05.27 20:44

  “是么?”白衣少女不置可否的一笑:“或许吧。不过你能出现在这里,那些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笑靥浅浅,一时间竟有种风轻云淡、落落自在的味道。落在周云舒眼中,竟是乍然间有一种经“惊艳”的感觉。虽只是一瞬,却也足以吹起一丝微澜。

  白衣少女的意思很明显,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至少立场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所谓“英雄不问出身”,有心守土报国,出身来历自然不重要了——虽不排除是假意如此,实则打探消息以为后金通风报信的可能,但若真是那样,问不问清楚,又有何分别?

  尤其是在白衣少女的感应里,这位姓周的“大夫”,却是个绝对的武林高手!她师出名门,早年又有奇遇,自负自己一身武功,除去那几个已经成了“武林神话”,也不知如今是否还活在世上的“老不死”之外,便是罕有敌手。

  偏生那日在城中惊鸿一瞥,察觉到这位周大夫的一身功夫,技击之道不清楚,但内功精纯浑厚,似乎不下与自己,只是看起来似乎尚不能收敛自如,也正因此才叫自己窥破了虚实,从而引发了极大的兴趣!第一次试探,被人逮着左一句“麻子”,右一句“大姐”给起了个够呛,什么也没试探出来。随后跟叔父张煌言谈及此人,叔父那里也查不到这人的来头,才有了今日再来的一番接触。毕竟这么个不明不白的高手在这里,总是不能让人安心,还是问个明白的好。

  所谓的“英雄相惜”,短暂接触,固然对周云舒的性子还有谈吐十分看不惯,但偏生少女心中却是莫名的认同了起来。所谓的“试探”、“摸底”,认真想来,其实何等无稽?只是那份好奇,却是更加的深了,只是会开出什么花,结什么果,却是谁也不知了。

  话说的有些远了。可能周云舒自己也不曾察觉,正是因为一日之间入了先天,一身真气尚未打磨圆满,才在这位白衣少女眼前漏了行藏,引发好奇,从而有了两段交集。心虚之下,见这位少女绝口不提那日傍晚的得罪,他也乐得装糊涂,就这么陪着少女闲侃,权当解闷。

  只是在白衣少女突然吐出那么一句别有深意的话,令周云舒刹那间“心动”之后,才自微微凛然,收起了那一份游戏心态:这白衣少女可真不像是先前表现的那般蠢萌蠢萌的模样,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也似的,只是转换之间,偏偏一派自然,丝毫不见做作。便知自己到底小瞧了对方,设非是心机深沉,假面欺人,那边是这位少女的确涉世未深,只是冰雪聪明,源出天性了——周云舒凭着直觉,却是认同后一种可能,自己先前倒是小瞧了人家。

  拱拱手,周云舒微笑道:“姑娘所言甚是。是了,还未请教姑娘,怎么称呼?相逢即是有缘,在下姓周,草字云舒,这姑娘是知道的了。至于师承嘛,却是来自一位道长,只是闲云野道,想必不曾入得姑娘之耳,便不说也罢,海涵则个。”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周云舒也不遮遮掩掩,只是他这番话说了其实跟没说,原也没什么分别,倒是让这位白衣少女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深深地看了周云舒一眼,白衣少女展颜一笑,眸子里透着慧黠,说道道:“我姓张,至于名讳,咱们非亲非故,女儿家可不能随意吐露,周先生想来能够理解,海涵莫怪。”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却又挂上了几分俏皮,更是慧黠可人。

  周云舒愣愣神,点头称是,一时间却是找不到话说。只是对面这位白衣少女却是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在报了自己姓张之后,便再无后话。只把一双漆黑的剪水瞳子,放在周云舒身上,微笑不语,显然是对他这个人颇感兴趣。

  周云舒饶是脸皮厚实,却也架不住这么个妙龄少女盯着他。静默了一会儿,见对方少女依旧兴致盎然的样子,一时无奈至极。干咳了一声,终于下了“逐客令”,说道:“姑娘还有事?”

  白衣少女侧侧头,笑道:“没有啊。”

  “那……”

  你是不是想说:“既然没什么事交代,也么还不走开?”白衣少女扑闪着明亮的眸子,似笑非笑,说话却是促狭得很!

  按照套路,作为一个君子形象,那么周云舒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出恶言了。只是谁说周云舒就是那谦谦君子了?被噎了一口,周云舒却是含笑点头:“姑娘果然冰雪聪明,一言道破周某心中所想。”

  只是今儿个白衣少女却并没有像那日傍晚一般给气着,或许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点儿不痛不痒的讽刺远远及不上对其容貌的贬低?白衣少女张姑娘依旧好整以暇,却道:“话是这么说,理也是这么个理儿。”张姑娘顿了顿,接着道:“只是,这里似乎并不是周大夫你的小药馆,本姑娘想待多久,却又碍着你什么了?与你又有什么相干?”

  周云舒怔了怔,旋即点点头:“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当下便道:“倒是周某失言了。既然如此,张姑娘,咱们后会有期!”说着,他便站起身来,左右盟会已经散场,他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张姑娘微笑不语,只觉得这人当真颇有意思,好奇心更甚。看着周云舒一步步走远,她却并没有再跟上去,同样提起长剑,却是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周云舒何尝不是对这位张姑娘甚是好奇?看上去固然单纯,实际上慧心独具,绝非好相与的人物。短短两次接触,他对这位张姑娘的判断却是改了好几次。总之,这是一个慧黠、活泼,机敏可爱的小姑娘,周云舒对其自然也从嫌弃慢慢滋生了好感。

  当然了,最吸引周云舒好奇的,却是这位张姑娘呼吸悠长,神气相合,却是个一等一的武功高手——比之深山竹林遭遇的那位前朝公主朱淑娥,也是不相伯仲。今日武林会盟,据周云舒观察,似乎并无一个武功修为能出其右。一个十六七八的少女,却有这般不凡的武功造诣,其师承来历可就大堪玩味了。

  如今得了对方姓氏,再结合对方对自己的试探以及言谈时表现出来的对会盟的武林人士根底都有所了解,那么无疑与张煌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却是错不了的。至于别的,来日方长,自有机会慢慢了解,不是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