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月色下的君子淑女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435 2019.06.23 22:17

  月色里,周云舒眼中的张芜荻更似无限娇美,偏偏有那种“冷艳”的侠女气质,当她用那双剪水瞳子,直视向自己的时候时,那种非同一般的心灵感受,直教周云舒心神颤动。

  张芜荻何尝不是如此?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似乎两人的感情进步都似乎太快了些。只是两人也算是经历过生死,彼此也救过对方的性命。时间虽短,经历却并不少。可能正是如此,两个原本陌生的人,此刻却已经开始有那么种心灵相依的情愫滋生、萌芽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来就不讲道理。尤其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突然萌生的情愫,更是不能以常理推论。在这一刻,至少,周云舒和张芜荻,彼此都有些心动的感觉了。

  “那个……周云舒,谢谢你救了我……”微微有些羞赧的张芜荻呐呐开口,终究还是敌不过周云舒的脸皮,败下阵来。开口答谢,何尝不是因为这种暧昧的氛围令她十分不适,这才寻摸话说?

  “你已经说了不下二十次了!”周云舒一副无奈的样子:“你先救过我两次,算起来还是我欠你更多,那我岂不是也要没完没了的说‘张姑娘,谢谢你’……”

  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周云舒接着道:“咱们也算过命的交情了,没必要这么计较吧?莫非,‘张大小姐’没有拿我周某人当朋友?那周某可真是太伤心了。”说着,两手一摊,模样甚是滑稽。

  “噗嗤”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张芜荻任是再怎么作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此时也是忍不住笑了:“你这人……真是……没个正行!”月色下,张芜荻一笑,便如春花绽放,整片天地似乎都为之明亮了起来。

  “那个,周云舒,可以说说你的来历么?”笑过过后,那丝旖旎尴尬的氛围便消失无影,似乎两个人的距离也为之拉近了。

  “我?”周云舒一愣。这个问题,张芜荻不是第一次问他了,只是这一回,显然是有着不同的意味。绕是周云舒两个世界都未曾品过“爱情”,但没见过猪跑,还能没吃过猪肉?自然心中隐隐有所体会。

  “对呀!”张芜荻一脸微笑。少女的眸子里充盈着某些别的情愫,使得她并不如寻常时的敏锐,并没有留意到周云舒眼神短暂的波动:“我曾仔细观察过你的身手,却丝毫看不出是什么路数……我曾有过些奇遇,什么样的武功路数都略知一二,但你的来路,却是丝毫也判断不出……如果可以的话,我对你的师门很是好奇。”

  “很奇怪么?”周云舒笑道:“天下之大,能人隐士数不胜数,你小小年纪,能见过多少?再说了,有些人隐逸深山,你又如何能够知晓?”

  张芜荻哼了一声:“不愿意说就算了。如果说是太平盛世,自然多的是隐士高人。只是如今这个世道,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周云舒哪能不知?当下笑道:“也没什么不愿意的。家师道号知非子,如今并不在这方世界……”

  “啊?对不起……”张芜荻本能的就会错了意,只道是周云舒之所以不提师承来历,乃是不愿提及伤心之事,连忙道歉。浑然不知她的主观臆想,实则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话说回来,谁在听到这话,不会这么想?

  “非是你想的那样,家师好好的呢,只是不在这一方世界罢了……我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举霞飞升,或许能有再见他老人家的那一天也未可知……”

  “不说这个了。”张芜荻点点头,只以为周云舒伤心过往,不好多说什么,当下就岔开这个话题道:“月色真好,好久没有看过月亮了。”

  周云舒嘴角微微一抽,暗道:“好生硬的转移话题!”不过佳人一番苦心,周云舒自然理会得。只是心中不免有些好笑罢了,他也不至于非要拉着张芜荻说明些什么,当下微微一笑:“人事有代谢,而明月千古。只要咱们有那么份闲情雅致,何时不能赏月?不过,今晚的月色,的确格外动人。”

  月色动人,又或者是因为身边的人的存在而格外不同?周云舒没说,却不意味着张芜荻心中不会有些浮想。情窦初开的少女,纵然素日里再怎么聪明睿智,这时节也免不了思量无限。少女情怀总是诗,张芜荻何能例外?一时间颊上染了彤霞,瞧上去分外美丽娇柔。比之于一向的坚毅果决,这个时候的张芜荻却是另一种美丽。

  只可惜周云舒因为张芜狄的那句“好久没有看过月亮了”,周云舒此时抬头望月,错过了这一份美丽景致。当他低头看美人的时候,伊人靥上红霞已然消退。

  明月皎皎,空里流霜。“芜荻……”周云舒口中吐出这两个字,感觉甚是别扭。而坐在一旁的佳人也是笑了:“算了,别这么叫我,感觉怪怪的……”

  周云舒笑道:“这可怪不得我……”

  “你还说!”没好气的瞋了周云舒一眼,张芜荻双手抱膝:“都怪叔叔,给我起了这么个怪怪的名字。”

  微微一笑,周云舒道:“可以说说你叔叔的故事么?我对他很好奇的。这个年月,似他这样的人,可不多。”

  “问这个干嘛?回头我带你去见他,你自己去问吧……”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张芜荻缩了缩身子。毕竟大伤初愈,失血过多,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补回来的。此时月色清冷,张芜荻也免不了感到一丝寒意。

  周云舒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只是他此刻衣服破破烂烂,兼之就这一套外衣,自是不好模仿某些话本中那样褪下衣服给佳人御寒。当下一拍脑袋:“我却是忘了!你稍等一下。”

  说着,周云舒取来了些柴火,生起了一堆篝火。暖洋洋的火光驱散了寒意,张芜荻笑了笑:“有心了。”

  “说说你的故事呗?”周云舒拨动火光,不经意地随口一问。

  “我啊,我可没什么故事。爹娘早年就给后金鞑子害了,是叔父抚养我长大的。七岁那年,就上了翠华山,败了师父学艺,每年有那么两三个月回叔父家里,其他时间都在山上练功……”

  “十二岁那年,贪吃摘了枚火红色的果子吃,然后……”说到这里,张芜荻好笑的看了看周云舒:“然后就摔倒在山崖下面,醒来的时候,奇经八脉俱已贯通,功力大增……是不是很有意思?”

  周云舒摇摇头,心中暗道:“果然,这才是主角啊!”面上却是微笑打趣道:“福源深厚,莫过如是了。下回还有这样的果子,记得带我一份……”

  张芜荻笑道:“哪有那么多好事都能让我赶上?倘若真是我福源深厚,那我宁愿用所有福源,换得汉家天下太平!”

  周云舒肃然起敬,意识到面前的少女除了现在的言笑晏晏娇俏可人,更是位心忧天下的“豪杰”!当下正色道:“会有那么一天的。就算没有,咱们凭着掌中青锋,也要取回来。”

  张芜荻笑了笑,周云舒的这句话无疑是令她更为欣赏。

  “那么,咱们明早就回华阴那边吧?”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