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重逢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070 2019.07.06 18:47

  微微一笑,少女眉眼间的英气敛尽:“是啊,我来了。我若不来,咱们的周大侠今儿个可就要栽个大跟头了!呵,您可真厉害,单人只剑,横扫少林……周云舒,你什么功课都不做就这么打上少林,嫌命长了……”

  终究还是对周云舒的莽撞不满,这回运气十足,下一次呢?多大个人了,江湖险恶,事事谨慎,怎的就没有长个记性?黄衫少女本想重逢时温婉一些,只是终究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语气中忍不住三分揶揄,七分责备。

  也无怪乎黄衫少女说话刻薄。源自那一份不舍的依恋,让黄衫少女对周云舒的安危十分在意。大凡女孩子家,哪一个不会因为心上人受了伤害而担惊害怕?黄衫少女纵然是巾帼奇女子,这一点上也是同样不能例外。

  事实上,那天黄昏,周云舒踏着斜阳一步步远去,张芜荻一时伤感,随后就在暮色斜阳里若有所悟,突破了武道境界,先于周云舒,步入了“神意”之境,也就是道家口中的练气还神。

  随后几日,在张煌言派人觐见定王之后,定王很快的响应,派出十万川兵自剑门蜀道入陕。定王自领定北元帅,封张煌言定北副帅,陕西以北战事,悉可一言而决,表现出了十足的信众。张芜荻知道自己叔父的安危再不成问题,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一时间没什么事情的张芜荻,便开始思恋起了接触没多久,却深深烙印在她心中的那人,莫名的就像去找他,一起游历江湖,该是多么诗意的事情?要是顺便做几桩大事,岂不更美?

  这么想着,张芜荻日夜兼程,硬是先于一路登山望水的周云舒七八天来到少室山下。只是出于心中某些想法,张芜荻当时并没有站出来跟周云舒见面。小姑娘心眼儿不大,可是记得周云舒曾经嘲讽过自己没什么江湖经验,乔装打扮却能被他一眼看出破绽。

  小姑娘心气儿不低,她索性也要看看周云舒自己是怎么行走江湖的。要是比她还不如,回头自然少不得一番笑话,既是趣事一桩,也能扬眉吐气——她倒是没有想过周云舒直愣愣的就去挑少林寺山门去了。

  心中好气又好笑,怀着对心上人的担忧,他也一路跟上。周云舒境界未到,未能察觉到隐藏在寺中的“神僧”这么位“神意”境界的高僧,但张芜荻自身也破入这个境界,彼此间相互感应,却是心照不宣。

  也正是因为张芜荻的存在,令那神僧不敢轻动,才有当日周云舒大展神威,大破少林的光辉战绩。直到后来,看周云舒牢牢占据上风,张芜荻放下心来,索性潜入寺中,与那位神僧来了场“亲切”的“论道”,险胜一筹。

  等她颇为自得地出来的时候,才听到周云舒那句“三日之后,再来造访!”,知道有变故发生,奈何周云舒那时已经跳下山崖,她见不着人,索性循声追了过去。

  不用说,后来嵩阳镇,乃至整个嵩山地界附近关于少林寺被神秘高手挑了的流言,就是张芜荻放出去的。

  少女本意是提醒周云舒,那日既然能够施展手段暗算,那么下一次定然也会摆下杀招。既然如此,不如招呼些江湖散人一同上山,至少,少林寺僧人的某些阴暗手段的施展总要顾忌三分。只可惜,媚眼终究还是抛给瞎子看了,张芜荻心中气苦,也就没了兴致折腾。

  只是在今日跟着周云舒上山,任凭少林寺什么伎俩,在那位“神意”高手被自己赶跑之后,便决计无法在自己眼皮底下害了周云舒性命。至于受些伤痛,张芜荻固然也会心疼,但受叔父张煌言影响,张芜荻却是认为只要人不死,那就当买个教训,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得不说,这也是张芜荻迥异于这个时代女子的特质,也是周云舒为之吸引的一大原因。

  闲杂事交代二三,便回正题。却说周云舒看着面前的黄衫少女,心中的喜悦,甚至让他忘记了伤口的疼痛。面对张芜荻的毫不客气地数落,他反倒是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德性!”翻了个白眼,张芜荻含瞋带喜:“你的事,咱们待会儿再说,死不了吧!”

  “皮肉伤,没什么大碍!”周云舒微笑着,然后……嘴角流出一丝殷红。

  “方丈!”圆融圆方,还有那已经恢复行动的圆松自重重打击中回神,口中悲呼一声,却又顾忌着周云舒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黄衫少女。到底是被打怕了,三位僧人虽然悲愤莫名,却也不敢冲上来搏杀,僵在原地……

  抛了一只玉瓶给周云舒,张芜荻哼了一声:“叫你逞强!赶紧服下,自己调息疗伤,这里就交给我了。”

  周云舒嘿嘿一笑,抓过玉瓶,却又揣进怀里:“不必了,我有。”

  “叫你服下你就服下,哪来那么多废话!”

  周云舒一愣,这丫头,怎的这么大的火气?那边儿张芜荻却已经转过身去,对圆方几位僧人冷哼一声:“几位,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少林寺仅存的三位僧人,自张芜荻惊艳出手,一记飞刀便取走了方丈圆寂性命,便知这是一位绝不逊色于周云舒的高手。更何况,到了现在这步田地,少林寺跟灭了还有什么区别?一口气松懈下来,便再也提聚不起。现在这仅存的三位已然没了丝毫斗志。

  “阿弥陀佛!女檀越,我少林寺自问不曾得罪尊驾还有……这位周施主。”说话的是圆松和尚:“这位周施主三日前却打上门来,要覆灭本寺,究竟是何缘由?还望告知。本寺千年古刹,如今却跌落尘埃,总要让我等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便是死,也好过做个糊涂鬼……”

  既然没了站心,那就要果断服软。所谓挨打要立正,看张芜荻似乎并没有一网打尽的意思,圆松几人松了口气的同时,自然也要问个缘由,然后是该讲道理还是认怂,总有个台阶好下……不得不说,这些大和尚,没一个是简单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