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千里萧条,落脚华阴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317 2019.05.18 20:51

  芜草青青,满目芳菲,好一派春光明媚的画卷。只是掩藏在这一片明媚中的废宅荒村,却是怎么也叫人欣赏不来。阡陌良田,横生野草,怎一个萧条凄清了得?

  倒也并非全是凄清一片,时不时有三两条野狗围猎肥硕的灰毛野兔,见了周云舒路过,立时便把凶恶的眼睛警惕的看了过来,口中“呜呜”有声地警告着,作势欲扑,像是在威胁着莫要来抢夺它们的猎物……

  周云舒走了老半天路,本就有些饿了,索性就一纵一抓,只一下就把那被野狗包围着无路可逃的可怜兔子抓在了手上,提着两只尖尖耳朵,估摸了下,怕不得有三五斤重,倒是有口福了!

  周云舒一动,那几只野狗本能的后退,旋即恶狠狠地往周云舒扑了过来!也是,野性难驯,更何况周云舒还夺了它们的猎物?这野狗恁的凶恶,一条往脚踝下口,一条直取咽喉,只是最后一条却是终究有些胆怯,或许是野性还未完全养成吧,只敢汪汪大叫,却是不敢扑将过来。

  周云舒何许人也?如何会将这几条野狗放在眼里?只见他身子微微一晃,便自令两条扑上来的恶狗扑了个空,紧接着没有拎着兔子的左手轻轻一拍,右脚微微一抬,两条野狗“嗷呜”一声惨叫,“嗯呜”有声的远远跑开。剩下那只还在“汪汪”不休的,见此也不敢再叫,跟着一溜烟跑开了。

  周云舒自失一笑,曾几何时,自己竟是会迁怒几条畜生了?不过是因着这荒村废宅触动了心中感伤。不曾切身体会,着实难以想象,兵凶战危之下,所谓的“千里无鸡鸣”到底是怎么个荒凉场景!

  也不知是不是周云舒运气不好,一路走来,至少经过了七八个村庄,却愣是没有见着一户人家!也不知是遭了山贼,还是流亡别处,最常见的活物除了几条野狗,便只剩下时不时地老鸹盘旋,流连不去——那是有人死了无人收敛,吸引着这些食腐的羽类。

  周云舒既然见了,自是不能不理,驱赶老鸹,掘了坑,将这些尸体一一掩埋。虽然弄得满身泥土,更有一身浓郁的腐臭味道,周云舒却是依旧如故。末了又颂了《度人经》、《后土渡亡经》各一遍,才算结束。

  一路走来,掩埋的尸首不多,却也决计不少。待到日暮时分,才有零星的村庄分布着,可见着些许人烟气息,倒是令周云舒因一路所见而沉重的心情略微释怀。见前方有一条澄澈的小河,思及自己衣服上沾着的尸臭味,多少有些不自在,况且前面人烟聚集总不好还维持着自己这一身尸臭怪味,索性便跳到河里,好一番搓洗,待到自觉差不多干净了,这才爬上岸来。真气运转周身,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上来,不多时便见得衣服上白雾升腾,很快就恢复了干爽。

  也不在沿途的村庄驻留,周云舒施展轻身功夫,一路疾奔,到晚霞消散之际才远远看见有一座城墙。他精神一振,略略欢喜,继续施展轻身功夫赶了过去。

  所谓的“望山跑死马”,分明傍晚时分就见到一座城墙遥遥在望,然而哪怕周云舒施展轻功,一步数丈,却也是月上中天,群星璀璨的时候,才真个到了城墙之下。

  借着流霜般的月色,周云舒能够看到还算高大巍峨的古城墙斑驳不已,处处是战火的痕迹。城门上刻着硕大的三个字:华阴县!周云舒自语道:“可算是知道在哪个地界儿了。华阴县,岂不就是在华山附近?也不知是不是有个华山派什么的,有机会倒要去看看。”

  此时夜色深沉,华阴县城自是早就关闭了城门。彼时天下并不太平,可能正是因此,城墙上守备森严,不敢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却也差不了多少。周云舒瞧着暗暗点头,以小见大,可见华阴县主管并非是个庸主。

  周云舒自然不会犯傻去叫开城门,平白的自寻烦恼,却也不愿在城外再陪一宿明月。当下悄无声息的寻了处月光照不到的地方,运起双足,只轻轻一跃,便纵起七八长高,月色下好似青烟一缕,不曾惊动一个守卫,便自悠悠飘入城墙之内。

  七转八转,纵然不熟路径,周云舒却仍是轻易找到了家客店,看在银子的份上,客店老板并不计较周云舒搅了他的清梦,痛痛快快的安排了一间上房,殷勤伺候。

  要说周云舒两袖清风被扔在这个世界,从哪里来的银子?说来却是有些惭愧,却是他收敛的尸身之中,有两具大约是所谓的武林豪客,不知怎的横死郊外,连个收尸的都没有!两锭银子半漏出衣服外面,只可惜并没有行人经过,倒是便宜了周云舒。

  这兵荒马乱的年月,人命便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在这一点上,所谓的武林中人与那升斗小民,着实也没什么区别了。

  周云舒又不迂腐,也没那么多忌讳,除了拾起两锭银子,外带着还捡了一口青钢长剑,虽然谈不上什么神兵利器,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口剑器,对周云舒来说,却是完全足够了。

  言归正传,周云舒草草用了些馒头咸菜便自开始静坐——这年月,可莫要指望客栈里常备肉食,有馒头咸菜已是不错了。自与朱淑娥打了一架之后,周云舒便意识到了自己一身能为,在这个世界上还远远不能自保。这一点,不仅仅是功力积蓄,也在于临敌机变。

  这个年代,可是与地星之上的和平年月迥异,谁知道哪天就着了人家的道儿呢?正因为有这个认识,周云舒练功却是更勤了。只是交手经验这个短板,却并非是自己修炼便能提升,只能待以后慢慢磨练才是。

  才自盘膝坐下,耳朵一动,分明便听到有夜行人踩过屋顶的声音。周云舒摇摇头,叹道:“果然不太平!”也没有好奇地追出去凑热闹,心中却想着暂且就在这华阴县住下,慢慢探听这个世界的消息。至于何以维持生计,周云舒倒是并不担心。他随知非子也曾学过艺医术,不敢称名医国手,小伤小患却还不在话下。

  毕竟不同于地星正史上关于明末清初的情况,这里和尚道士白莲教纷纷扰扰也就罢了,可周云舒分明还从朱慈照拿小屁孩口中听到还有什么十字教、傲什么皮死山神明,什么鸭点蜡之类的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周云舒自然知道那应该是“奥林匹斯神山”、“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之类的,不过小孩子哪里清楚,能把这几个名字大概说出来就不错了。

  周云舒想要问清楚,希望知道更多,偏偏小孩子记性本就不怎么牢靠,周云舒无奈之下也只得作罢。心中隐隐有所明悟,却还要等自己进一步去证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