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血战不休,再挫后金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400 2019.06.09 20:34

  诚然,慈不掌兵。对于一个合格的将军来说,这也是最基本的素质。一个优秀的将领,是不能够被种种情绪左右,以至于感情用事,最终遗恨无穷。只是道理虽是如此,但人非草木,张煌言何能至此?

  也就是现在后金鞑子未退,张煌言也只能强压下这种悲痛。只见他依旧指挥若定,击退后金大军一次又一次的攻伐。只是随着战争的延续,他的眼珠子里血丝却是越来越多!

  大战犹酣,直到日落西山,算下来后金已折了近五千人马,兀自前仆后继奋勇抢攻。然而华阴城中除了精兵数万,更有近十万百姓,可以说,除了城墙算不得高广巍峨,却也足以当得上是坚城一座!

  得益于张煌言明里暗里的宣传引导,华阴县内十余万军民百姓一个个都知道后金鞑子便如同地狱爬出来的恶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若是此城一破,那就真的是无人能得以幸存。说是背水一战,人人均有敢死之心,也不过分!

  也正因为如此,虽然张煌言的主张是只要将士们还能战,百姓就不需上战场。然则也架不住丁壮之夫奋起执戈,协助守城,妇孺老弱担土递石,共抗强敌。华阴城虽小,得益于万众一心,张煌言指挥得当,将士们悍不畏死,却是不曾放过一个后金人踏足城内。一寸河山一寸血,虽不中,也不远矣!

  慢慢的,夕阳西坠。晚霞更是给沙场染上了一层红艳艳的血色!厮杀呐喊,没有一刻稍停;羽箭齐飞,须臾不得减缓!得亏是前几日雨下个不停,浸湿了火药,使得远道而来的阿济格的火炮无法施展,否则,张煌言这边的伤亡可就真的难说了。

  暮色苍茫城内城外攻城守城的双方都点起了万千火把,把战场照耀得如同白昼。兵戈不休箭如飞蝗,血色染红了城墙,尸骸铺满了护城河。眼看着这一天的攻城将要无功而返,忽听得后金大军中有人大声传令:“众勇士听着:阿济格大帅有令,哪一个最先登城墙便擢赏三级;第一个破城者封万夫长。破城之后,三日不封刀!”

  后金大军顿时士气高涨,高呼着“万胜”口号,一个个浑不顾自身疲惫,个奋勇争先。一时间守城将士压力大增,数段城墙几次易手,最终却还是被夺了回来。张煌言冷笑道:“这帮狗鞑子,这是要拼命。哼哼,想要趁天黑之前破城,有张某人在,岂能让你如意!”

  张煌言对左右亲兵吩咐道:“去几队人,把那些家伙事儿搬上来,天马上要黑了,夜寒露重的,咱们请鞑子暖和暖和。”

  原来张煌言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一直未雨绸缪着,攒下了许多杀手锏。这会儿说的“暖和暖和”,便是要借助火攻。张煌言早就准备了一批黑油,又暗中寻摸了数百公斤的磷粉。

  众所周知,磷粉燃点极低,张煌言把这些磷粉装在罐子里,沉入水中,以免磷粉自燃。要用来对付敌人的时候取出,和罐子一起借着投石机抛出去,放上几根火箭,便能熊熊燃烧,难以扑灭!

  这时候再把黑油用上,须知黑油不易点燃,但有白磷燃烧的焰火,那就足够引燃黑油,烧起熊熊大火!两者叠加,便是一片炼狱火海,也是张煌言给阿济格准备好了的接风洗尘的见面礼。虽然迟了一些,想来对方依然能够感受自己的诚意,为之欣喜!

  很快地,白磷黑油都被散在城外,几只火箭发出,围绕着华阴城墙燃起了熊熊大火!不少攻城的后金兵马也没跑掉,一个个身上起火,运气好的烧了几个燎泡,就跑到了火场之外。运气不好的可就惨了,黑油沾身,贴着肉烧,更有那被烈火包围着的。那滋味,绝非人所能承受,更不适合记录下来……实在太过惨烈,堪称惨绝人寰。就是张煌言这边的将士们,也不禁升起了寒意。

  张煌言之策效果好的简直超乎想象!后金大军被阿济格重赏所拔升起来的士气荡然无存。火烧火燎的后金士兵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乱窜,一时间阵型大乱。饶是那阿济格急得跳脚,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等到火势稍小,张煌言见良机难得,正要招呼部下,带上华阴城仅有的三千骑兵出城冲杀一阵。奈何阿济格并非庸手,第一时间就令麾下一万铁骑严阵以待,一边儿鸣金收兵,却是没给张煌言丝毫可乘之机。

  此时,天已经近乎全黑了。对于攻城一方来说,却是不宜再战,阿济格捶足顿胸,今日数千儿郎算是白折在了华阴城下。更可恨的是张煌言这厮泯灭人性,不当人子,竟然使出火攻!

  他却是忘了,后金人攻城略地,向来无所不用其极,区区火攻,又算的什么?就是屠城,也不止干了一次两次,哪里来的嘴脸指责别人?只是受害的不是自己,阿济格自然选择性的遗忘。这一回却是切身之痛,才知道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传令下去,让那几个读过书的包衣奴才,把张煌言纵火焚城,泯灭人性的事情写成文章,传书天下。本帅要他身败名裂,成为无恶不作的魔头。若是做不成此事,当心他们身家老小!”一通发泄之后,阿济格终于还是想起了自己收下的几个包衣奴才,这个当儿,却是正应该他们发挥所长,为主子解忧的时候了。

  一通发泄之后,阿济格又吩咐下去,让白天没有参战的将士们布防军营外面,并且摆出一副困乏模样,外紧内松,小心张煌言劫营。又命令那一万骑兵巡守,绝不让一个华阴城内的人逃出包围。他心中自有盘算,依然认定张煌言大军盘桓城外,毒蛇一样盯着自己。今晚的布置,大半倒是专门针对张煌言的大军所设的陷阱!

  一番布置完成,听见那聒噪的声音传来:“哟,这不是咱们百战百胜的阿济格大元帅么?怎么着,今儿还没打下华阴城?本贝勒可是等着看看华阴城里的女人,到底与咱们盛京的女人那个味道更好呢!”

  身后跟着四个喇嘛的多尔博浑然没有自觉,一屁股坐在主位上,教训道:“我说阿济格元帅,你呀,就该全军压上。料那小小华阴成,如何能够抵挡?在瞧瞧你,损兵折将,却是什么都没捞到……你总不会是浪得虚名吧?”

  “这样吧,明天让本贝勒指挥,也好叫你看看我的本事……”

  阿济格的脸色越来越黑,终于忍不了他的放肆,招呼了一声:“多尔博醉了,来人,扶贝勒爷回去休息!”立刻就有两名亲兵近来,行了一礼,就要把多尔博带下去!

  多尔博脸色一沉:“阿济格,你放肆!”

  四个跟随的喇嘛上前半步,拦住要把多尔博待下去的亲兵,却禁不住阿济格凌厉眼神,下意识的又退了半步,任凭亲兵架走多尔博,这才垂着头跟了出去。

  忽视了外面多尔博不忿的叫嚷,阿济格一拳砸在几案上,恨恨道:“竖子,欺人太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