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马俊谋划,釜底抽薪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144 2019.06.22 21:13

  “嘿!我说马将军,瞻前顾后可要不得!”王林嘿嘿笑着,漏出一口黄牙:“咱们早早的就到了米脂县,然后一直陪着这写鞑子往回走,眼看着这粮草辎重都要送到华阴城外了,还不出手。马将军,俺老王是个粗人,你就跟哥哥交个底儿,你到底咋想的?”

  马俊神秘一笑,说道:“王英雄,莫急。你听我说,这批辎重粮草,咱们是绝对不会让给鞑子的。这点你应该信我才是。”

  王林哼哼唧唧道:“俺老王要是不信你,就不来问你了。张将军,你跟哥哥我交个底,到底是怎么盘算的?也省的咱心里选悬吊吊的不是?兄弟姐妹们心中有数,回头也免得因为误会,出了乱子不是?”

  一番话,软硬兼有,却是绵里藏针,果真不愧是在绿林道上厮混的老狐狸!马俊琢磨着事到如今,也没必要再保密什么的了。就算这两千号人里面有人有什么别的想法,也难以众目睽睽之下把消息泄露给鞑子……他本来就打算今天就要发动,也就不怕被后金鞑子知道,然后将计就计来对付他们了。

  这么想着,马将军就是微微一笑,道:“王英雄莫急,听我一一道来,再帮马某参详参详,看看是否有疏漏。”

  王林点点头,一脸憨厚的笑道:“俺能有什么能耐参详?将军只管说来,也让俺老王看看怎样拾掇这些后金鞑子。”

  马俊不再卖关子,侃侃言道:“在我想来,阿济格这厮狡诈如狐,定然目标不止华阴一城。张将军让咱们截断粮草,但要是鞑子破了其他城池,咱们截断粮草也没什么意义。那鞑子自能从别的地方补充。时间久了,张将军孤立无援,又缺少粮草,那就不败也得败了,这却不是咱们想要见到的。

  所以,我想的是,咱们截下这批粮草辎重,却不能够毁之一旦。这里距离华阴城不远,咱们把这些粮草辎重缴获了藏起来,假如咱们最不想见到的那种情况出现,那咱们想办法帮助张将军突围,还可以借助这批物资,继续跟阿济格拼下去!

  当然了,这只是最坏的情况。如果张将军此刻占了上风,阿济格溃败的话,那就更好说了——咱们一路也见到了,从这里一直到延安府,鞑子每座城池的守卫都不多,大伙儿大可以在截断这批粮草之后,一路向北,拿下延安府!

  王老哥,你该也听到了消息,先帝崇祯陛下三子第三子定王朱慈炯已经在蜀中建制,励精图治,均田亩,薄徭役,又训练军队,鼓励耕种。眼下已经把控巴蜀全境,可见也是明君气象。大明江山,未必不能因他复兴……

  到时候与咱们与扼守华阴的张将军遥相呼应,再有定王大军出蜀中,呼啸而下,届时收复陕西指日可待,咱们可就成了光复汉家河山的功臣了!说不得谋个一官半职,也是光宗耀祖不是?”

  大饼画的不错!也罢老狐狸的王林忽悠的心潮起伏。毕竟江湖草莽,能有多少军国见识?听马俊说的似乎很有道理,虽然心中觉得或许没那么简单,但就算折个一半,也足以令他心动不已了!最重要的是,成了一切都有,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何乐不为?

  “这个……”王林心潮澎湃,大是激动。想了想,到底是老狐狸,心中还保留着一份怀疑。哪怕千肯万肯,也要不动声色,遂反问道:“照你这么说,收复陕西易如反掌,为何以前不做?”

  瞅着这姓王的眉毛飞舞,分明心动不已,偏偏故作镇定,马俊心中哂笑不已:“也就如此了。若不是收复中原眼下少不得江湖人的力量,哪个吃饱了撑的跟你们一帮子没什么眼光的人打交道?既不听号令,又没什么谋略见识,一个不合适就要散伙。得亏自己耐性好,又能说道,不然,这两千好人早就散了各行其是了。”

  只是心中不耐,面上却是不能有半分显露。这江湖人可不是麾下训练有素的士兵,只能温言委婉相说,否则只会适得其反。说得不好听点儿,就是太过矫情!当下微笑道:“我的王英雄啊,以前阿济格十万大军在延安府虎视眈眈,哪个敢动?就是现在,也要阿济格战败,咱们才好行动啊。”

  王林恍然道:“原来如此!俺是个粗人,将军客莫要与我一般见识。不管怎样,咱们先做完手头的活儿,这批物资先截下来再说。马将军有何计划?”

  马俊笑道:“就在前方十里,有一个葫芦口,两边是高崖绝壁,出入口都极为狭窄。乃是这帮鞑子押运物资必经之路。咱们就在那里设伏,必然成功。”

  王林草莽出身,自然比不得马俊熟谙地形,却也知道真如马俊所说,那么鞑子必然跑不了!当下喜道:“好,就这么干!”

  马俊又言道:“不止如此,王英雄。咱们要想完成谋划,就必须注意保密。至少,这批鞑子,那是一个活口也不能留,所以到时候还请诸位英雄费心。有什么毒烟迷药的,尽管招呼。只是毒液什么的却是不行,毕竟粮草咱们或许将来也用得上。”

  “好说,好说。”张平乐呵呵的笑道:“那粮草辎重咱们截了,却又运往何处?总不能留在原地等鞑子再来捡回去把?”

  马俊笑道:“放心,我知道不远处有一个隐秘山洞,非熟谙地形的人绝难发现。咱们把物资藏在哪里,再抹去路上痕迹,那就万无一失了。”

  “果然好主意!”张平一拍手:“就这么干。那么,俺去跟朋友们招呼一声?”

  马俊点点头,道:“也好,我也去。一会儿咱们吃点东西,就前往葫芦口设伏。”

  眼前清风明月、沙白水碧,正是溪水旁一处幽静隘口。水声潺潺,凉风习习,一天星月恰与浅水丛石互衬得分外出色。周云舒与张芜荻并肩而坐,颇有种“神仙璧人”的味道。

  只是这神仙未免太潦倒了些,两人衣衫都有些褴褛。只是相偎而坐的两人,却是并不在意这个,只是享受着这短暂的闲适与温馨。

  月下佳人,分外明艳动人,像是无独有偶,也正自睁着一双澄波眸子,一径的向周云舒打量着。透过那双像是会说话的眼睛,交织着无限的悬疑、好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