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云舒问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霏霏细雨,少女白衣

云舒问道 筱筠清梦 2287 2019.05.26 23:26

  群情激烈,义薄云天,如是云云……

  然则跟周云舒却是没有多大的关系。他来参加这个会盟,一则是凑个热闹,见识见识;二则随波逐流,也顺便看看这个世界的江湖人物,是否有能教自己眼前一亮的角色,如是而已。作为一个安安静静的“看客”,周云舒却并没有自己闹出什么动静,然后主导盟约什么的——人贵自知,他又不是玄幻主角,没那么大的脸让整个世界都围绕着他自己转。

  有意思的江湖人,当然还是有那么些个,最出彩的,无疑是与张煌言有着某种默契的华山派,很是出了把风头。当然,其他的人也不差,三教九流,或许眼界上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胸襟豪情,却总是不差——周云舒自问自己出身,也算这三教九流之一,当然免不了一番好评,至于多少偏向,却也不至于。否则,何以有“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类的俗语流传?

  当然了,来这里的几乎都报了一腔热血,杀敌报国,有死而已,自有一番风采;那些蝇营狗苟、畏死贪生之流,大抵也不回来参加这般活动——当然了,某些别有用心之辈另说,毕竟只是小众,却也不必多提。

  言归正传,周云舒冷眼旁观,却并没有多大的热情去结交朋友。一来性子疏淡,并不喜欢自寻烦恼。大伙儿目标一致,同生共死则以,寻个由头做那泛泛之交,却也不必;二来却是无名无号,江湖人交朋友同样免不了看看出身来历,他总不能先找机会露一手非凡身手,然后再跟人交朋友吧?这又不是争夺武林盟主,他又不是开屏的雄孔雀,自然不会做这般没意义的事情。

  当然了,最主要的,可能还是他没有多大的闲暇去与人交流,因为,似乎又麻烦已经找上门来了……

  说是麻烦,其实还是自找的。所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错非他自己那日嘴贱,祸从口出,招惹了某位姑娘,当不至于今儿个报应临门,被人堵在了这里。

  细雨霏霏,杜鹃烂漫如血。

  此时的武林会盟已经接近尾声,快要散场的当儿,周云舒本打算撑着把桐油伞,悠然漫步彳亍,体会这古时候“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微妙意境,却不妨在他正要起身的当儿,迎来了这么一位“朋友”!

  华山派招待朋友们不薄,除了挡雨的棚子,还有桌椅板凳,火炉热茶,一样不缺,委实周到的超乎想象。彼时周云舒无朋无伴,正是独占一桌的时候,倒空了壶中热水,正要起身,就见着一口鲨皮长剑,坠着碧玉流苏,“啪”的一声,落在自己的桌子上面。

  素衣白裳,像是不染纤尘;娥眉浅浅,更有三分刚毅,却是个英气十足的二八少女,俊俏佳人,女侠范儿十足。这位“女侠”毫不客气,一拉凳子坐了下来,伸手往茶壶一拿,取过一只干净茶碗,一倒……很遗憾,没有茶水出来,“女侠”眉头一皱,那种十足的“江湖气息”便一下子消散开去,只余下几分俏皮的味道。

  周云舒可没有觉得什么“俏皮”、“可爱”什么的。虽然没了那一脸麻子,也不是三十来岁的“中年少女”,旁边也没有十一二岁的“黄毛丫头”,但周云舒在对方乍一出现的当儿,就认出了这人是谁。毕竟是自己嘴贱,自寻招惹,多少有那么点子心虚。

  和风细雨,山外青山。白衣少女索性不在装模坐样,面色一肃,道:“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周先生,周大夫,咱们可是又见面了……”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周云舒俗人一个,纵有几分道性,毕竟还不到家,此时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茫然的问道:“姑娘认识周某?恕周某眼拙,敢问……”

  “哼哼……”白衣少女冷冷一笑,道:“真佛面前不烧假香,姓周的,你少给姑奶奶揣着明白装糊涂,今儿个你却是要给本姑娘个说法,哼哼……”莫道少女初出江湖,经验浅薄就好糊弄了!女孩子毕竟心细如发,有心留意,自然注意到了周云舒在见到自己的时候眼神的变化,那必定是认出了自己,如何会让他蒙混过关?

  所以说千万莫要忽略了女孩子在这方面的敏锐——这一点,想必谈过恋爱的朋友们大多都有体会,也就无需赘言了。只是一时间这位白衣少女其实也不知道要拿周云舒怎么样,只是想出一口恶气,见周云舒此时打马虎眼儿,火气就一下子上来了,再顾不得白衣胜雪的“仙子”形象,连“姑奶奶”都爆了出来。

  然而周云舒何许人也?不待这位曾经被他一口一个“麻子姑娘”的白衣少女说完,就微微一笑,气度甚是闲雅:“抱歉,姑娘。佛前周某不会上香,毕竟周某向道,却不崇佛。”耍了个嘴皮子,周云舒来了感觉,继续道:“咱们素昧平生,不知在下何处开罪了姑娘,上请言明,若真是周某过错,自当赔礼。”

  “翩翩君子,温润如玉”这一刻的周云舒,当真把这“君子风度”发扬光大,纵然白衣少女,也挑不出周云舒哪里不对,不由心中更是愤愤——她总不能说是周云舒那日如何言语无理,出口轻薄吧?毕竟她那时候乔装易容,并不是如今面孔。更何况,那等事情,说来多少有些羞耻,教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如何出口?

  定定的看着周云舒这张并不是十分英俊但也耐看的脸,恨不能给砸个稀巴烂,省的气人!只是白衣少女终究非是常人,很快收敛情绪,随即笑了笑,一如梨花盛放,周云舒眼前立刻明亮了。

  “你是谁,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白衣少女眼神清亮,浑然不似方才被周云舒弄得气急败坏的模样,倒像是换了个人也似的。没等周云舒回答,她又言道:“很奇怪,这里的几千号豪杰,个个都有来历。唯有你,来历莫测,查之不到,便好似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突然出现,实在很令人好奇。若你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偏偏你不止有一身惊人的医术,武功上也大是可观……这样的人,不应该没有来历的……”

  周云舒依旧保持着“君子式”的微笑,心中却是凛然。他虽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但若非是对自己一直留意,也未必就能看出自己底细。那么,这个少女自己也看走眼了,对方终究还是与张煌言那边有什么联系……心念电转,周云舒口中却道:“这却有什么稀奇的?如此乱世,多的是我这样原本躲在深山老林的人,不是么?姑娘此言,未免有些自以为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